•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10天三發聲明,水滴籌的責任邊界在哪?

萬能的大熊 2019-12-11

原標題:10天三發聲明,水滴籌的責任邊界在哪?

關于水滴籌的文章可以說是鋪天蓋地,關于這個問題的討論我卻覺得一直有失偏頗。在更多的討論中,水滴籌都被定義成了一個慈善募捐機構,從而背上了一個非常嚴苛的審核機制。在去分析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分享一個小時候做的閱讀理解故事,可能會讓整個事情變得更加清晰一些。

從一個故事說起

阿根廷著名的高爾夫球手羅伯特·德·溫森多有一次贏得一場錦標賽,領到支票后,遇到一個女子,她說她的孩子病的很重也許會死掉,而她卻不知如何才能支付起昂貴的醫藥費和住院費。然后羅伯特·德·溫森就把自己的獎金支票給了她,后來有一個人找到她說,這個女的是一個騙子,都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羅伯特·德·溫森說:“你是說根本就沒有一個小孩子病得快死了?”這人說,是的,溫森多長吁了一口氣。“這真是我一個星期來聽到的最好的消息。”溫森多說。

我并不是說虛假的籌款多么正確,我只是提醒大家一下捐款的初心,如果沒有人真的這么慘,本質上還是一件好事。至于說我們能不能保證每一筆捐款都真實,我覺得可以追求,但很難要求。畢竟任何一個行業,我們恐怕都沒有辦法保證一個百分百的真實。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這件事對于大部分有需要的人是好是壞?其中如果混雜了一些不真實或者虛假的部分,我們能否接受這種“損耗”?接下來才是,我們應該如何督促平臺實現一個更好的監督。用一個簡單的成語表達就是,不能“因噎廢食”。

我看了水滴籌的三次聲明,承認了自己管理上的缺漏,作為水滴公司一個非盈利的業務版塊,我覺得他們實際上也在不斷改變策略試圖更好的解決真實性的問題。比如一開始出現了個別籌款造假的情況,現在他們就派人去掃樓,由真實的工作人員在現場核實,造假的可能總會變少吧。但人性莫測,為了完成KPI,這些掃樓的人又做了一些包裝案例的事情,接下來我覺得大概就是要嚴格一下管理和流程,就好像銀行一樣,開戶可能要錄個視頻驗證做一下真實的意思表示,我覺得這也是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在事務的發展過程中,我覺得也應該允許這樣的修正。

商業屬性和公益性的矛盾

其實很多人在一個概念上有所混淆,那就是把水滴籌的個人社交大病籌款和公益募捐混淆了。在我小時候,經常會看到一些公益機構的募捐,不過能夠在公益機構發起募捐還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基本都是很大的事情,對于普通人來說可以說是可望不可及的。而水滴籌的出現,則是試圖用系統性、社交性的方法解決了一個普通人的求助難題。因為這種求助的發起是基于求助人的社會關系的,所以我覺得用公益募捐的標準去要求水滴籌并不合適。舉個簡單的例子,平時紅白喜事、親戚得病,我們去看望的時候,都會給些錢,至于說這個人是不是有錢,夠不夠治療,其實并不是核心關鍵,這就類似是一個份子錢。而水滴籌其實是介于公益募捐和親戚份子中的一種形態,我覺得這個形態需要有一個清晰的界定,而不是簡單的定義為賣房賣車后再求助才是合理。

比如之前德云社那位相聲演員的籌款,在我看來非常合理,第一房子是公房不能賣,第二家住很遠,去醫院也需要車輛,所以車也沒有賣。第三收入低,所以發起一下求助,親戚朋友和一些粉絲就捐了錢,最后就被異化成了德云社的大咖、有車有房還籌款。讓一個社交求助平臺背負了公益系統應該承擔的責任,但實際上水滴籌平臺也并沒有享受到公益系統的政策和待遇,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更認為水滴籌還是一個企業發起的求助平臺。因為是在做模式創新,所以有一些缺漏不可避免,但我覺得也應該去判斷一下,這里面可能有問題的求助有多少,實際幫助的人有多少,來判斷這個商業模式的真正價值所在。

從水滴公司創始人沈鵬的公開信中,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做這個業務的初心,從水滴互助、到水滴籌、水滴公益其實都是在建立一個門檻更低的全民保障系統,以及對用戶進行保險的前置教育,而后期推出的水滴保險商城,也是一個更規范的網上保險平臺,對于保險行業的產品的透明化其實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為什么背鍋的總是企業?

這次水滴籌引發的輿論風波還是超出我的想象的,我并不覺得這件事情對公眾利益有這么大的傷害,畢竟這不是一個賣慘的平臺,我看到的大部分朋友圈分享的籌款鏈接,分享語基本都是這是我的朋友、同事、親戚之類,希望大家來幫助。一般都是有背書的,而鮮有純粹賣慘的情況。即便是在暗訪中,不愿意做眾籌的人主要原因也是覺得丟面子,這也足以證明這種個人社交籌首先是基于親戚朋友,其次基于親戚朋友的朋友,而非一個廣泛性的募捐。我覺得大家更多的還是處于對這種模式的不了解以及樸素的正義心態產生的惡感。如果你把它當作一個個人社交大病籌款工具來看待,而不是一個慈善平臺來看待,可能就會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其次水滴公司在其中也確實背負了責任,不過我認為最大的責任還是沒有講清楚這種個人大病社交籌款求助的方式,對這個行業缺少定義和規范,而非審查責任。因為審查責任在任何時候都不可能百分百的解決,只是一個概率問題。所以引發社會這么大的反彈和反響,還是因為大家沒有理解這種模式和慈善募捐之間的區別導致的。而一些業務員的違規操作,則加深了這種誤解,尤其是在他們還有提成的情況下,大家更想當然的認為這些都是募捐得來的錢的抽成。這些誤解的造成,其實體現的也是水滴公司在對公眾發聲和宣傳方面的不足。

當然,只低頭做業務確實是沈鵬的最大優點,但作為一個行業開創和領軍的企業,我覺得也應該承擔起對行業理念普及和解釋的義務。因為這不僅僅是一個商業問題,還是一個大眾關切的問題,大家希望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解決了問題,大概的問題求助比例,這樣才能對個人社交籌款行業有一個更好的判斷和認知。這也有助于這個行業更好的發展。畢竟,信任才是這個行業最為重要的基石。

十天三發聲明,積極進行整改,可能是水滴為自己發展過快同時沒有相匹配的宣傳而付出的代價。但總體看了,我覺得水滴籌還是一個非常好的工具,可以幫助到很多困難的人。而且我也闡述一下我自己的看法,并不需要賣車賣房慘到家才可以求助,我覺得求助的本質就在于能夠幫助人們不用賣車賣房才能解決自己的困境。我想這才能叫幫助,對求助的人,我更希望大家能用力所能及的一點付出讓他們能活的更有尊嚴。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水滴
  • 萬能的大熊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宗寧 知名自媒體人,微營銷專家,硬件領域意見領袖,微營銷第一社群大熊會創始人。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