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青蛙”捕“蜻蜓”,“藍鯨”躍起,誰家在攪弄刷臉支付的深水?

智能相對論 2019-12-09

原標題:“青蛙”捕“蜻蜓”,“藍鯨”躍起,誰家在攪弄刷臉支付的深水?

文 | 陳選濱

來源 | 智能相對論(ID:aixdlun)

在今天,“支付”一詞似乎可以大談特談。

一方面,支付雖然一直是交易的一個關鍵環節,但是在傳統模式下支付手段較為單一,尚不足以拎出來單獨談論。

不像今天,隨著互聯網經濟的興起,支付方式多元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社會曝光度與媒體聚焦性也愈發強烈。

另一方面,支付伴隨著互聯網效益的擴散,已經不僅僅局限于純粹的市場流程,與新技術、新產業的掛鉤結合,價值新增,屢見不鮮。

更有成為當前兩大互聯網巨頭阿里與騰訊比拼角力的重要領域,從線上打到線下,支付的應用不斷在創新方式,席卷零售市場。

以2019年為見,本年度最火的支付方式不外乎刷臉支付,也正是本文想要討論的一個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在10月份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銀聯攜手60余家銀行聯合發布一款智能支付產品“刷臉付”,簡單直白,直指刷臉支付市場。

為此,“國家隊”大舉進軍刷臉支付市場,相比過去支付寶與微信支付兩強之爭,在該市場尚未落座定局的情況下,未來的發展或也將迎來不一樣的態勢。

2019起風的一年:“青蛙”捕“蜻蜓”,“藍鯨”躍出水面

普遍的看法,刷臉支付是移動支付市場之爭的延展。

2015年春節,10.1億次收發的春晚紅包,正式刷新國民對于移動支付的印象,自此微信支付開始逼近支付寶的城圍之下,兩者之爭愈發激烈。

此后,不可避免的市場趨勢出現,微信支付增長,支付寶下滑,兩者達到了一個相近的節點,兩分天下。

盡管,支付寶仍然占據著大份額(超過53%)的移動支付市場,但是微信作為當前全網top 1的App,與騰訊強大的社交體系相持,對支付寶的威脅不可謂不大。

以數據來看,手機端無疑是騰訊的優勢戰場。

此時的阿里,似乎正在有意避開騰訊的鋒芒,以支付為導向,向線下開辟新的戰場。

以刷臉支付的使用流程來看,這也確實是一個擺脫手機的支付方式。用戶在使用過程中不需要攜帶任何移動設備,只要刷臉識別,便可完成支付。

具體的,是刷用戶的哪個“錢包”,那就取決于商家的刷臉支付設備。

2018年12月,支付寶正式推出刷臉支付設備“蜻蜓”,相比之前的刷臉機器,其在體積、價格與使用流程上都做了非常大的改進,更有向中小商家普及推廣的可能。

然而,就在支付寶“蜻蜓”起飛之際,微信支付緊隨其后,于2019年3月正式推出其刷臉支付設備“青蛙”,對標之下,火藥味十足。

青蛙捕蜻蜓,一池塘水再被攪亂。

一方面,不管是“蜻蜓”,還是“青蛙”,兩者都有意降低使用門檻,以開放的模式向市場推廣旗下刷臉支付設備,不需太復雜的流程;

另一方面,在“支付”的核心層面,雙方又進入了補貼戰,只要用戶通過刷臉支付設備向商家付款,商家便可獲得相應的返利,導流之意十分明顯。

“蜻蜓”飛,“青蛙”趕,2019年圍繞著兩大刷臉支付設備品牌,市場之下,是刷臉支付不斷下沉,大規模商用化的過程。

而在10月底,銀聯的入局更是讓市場的風口持續加劇。

在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發布“刷臉付”之后,銀聯與微信支付的刷臉支付終端完成聚合,由銀聯商務發布了旗下刷臉支付設備“全民付藍鯨”(以下簡稱“藍鯨”)。

“藍鯨”躍出水面,在刷臉支付起風的一年,市場的風向也迎來新的變動。

此前,“青蛙”與“蜻蜓”的刷臉支付設備都只是單一的賬號體系,“蜻蜓”刷支付寶,“青蛙”刷微信,涇渭分明。

如果需要交叉支付,那么只能回歸二維碼的形式,由用戶通過手機掃描終端屏幕來完成,不能刷臉,壁壘明顯。

“藍鯨”所做的聚合,便是系統之內嵌入兩套賬號體系,銀聯刷臉付與微信支付,用戶可自主選擇,即一張臉在同一個設備刷兩個“錢包”。

很顯然,強風之下,“藍鯨”馱著“青蛙”出場的局面對于未來刷臉支付市場的走向是一個明顯的信號,終端設備的壁壘會被打破,刷臉支付迎來新的格局。

被撐大的市場風口,“橄欖型”的刷臉支付產業生態

再以近期的市場表現為例,回過頭先說整個刷臉支付的產業生態。

一條相對完整的產業鏈,從上游的阿里、騰訊、銀聯和刷臉支付設備廠商,到中游的服務商與代理商,最后到下游的零售門店與商家,產品研發、推廣、落地三個步驟似乎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但細看下來,也有疑慮。

都在說,刷臉支付很火,但如今在日常的交易過程中,使用更多的還是二維碼支付,結合產業上中下游的表現,大致可以將當前的產業模型總結為“橄欖型”。

上游的廠商不多,僅阿里、騰訊與銀聯有能力在推行刷臉支付,第三方的設備制造雖然歸屬上游,但更多居于幕后,總的來說對于市場風波的影響并不算太大。

下游的商家落地,除了一些大型商超、自動販賣機、高校食堂等有限場景,刷臉實際上并沒有網絡熱議的那樣,顛覆二維碼支付,成為主流,至少目前該模式還有待市場驗證。

那么,作為本年度的風口之一,刷臉支付先在哪里火了呢?“橄欖型”模式,膨脹的地方在于中部,對應的正是刷臉支付的服務商與代理商。

在當前的一些論壇和關于刷臉支付的討論下,大抵都能找到類似的“合作”項目信息,中游服務商與代理商的極力宣傳與滲透,著實讓刷臉支付在大眾視野火了一把。

此前阿里牽頭、微信后入,兩強之爭,雙方都有意以開放、補貼的合作模式向市場推廣刷臉設備。但是,很顯然,如今中游部分“膨脹”的服務商與代理商魚龍混雜,出現了諸多市場亂象,如收取高額加盟(代理)費之類的,讓刷臉支付陷入“騙局”爭議。

可惜,對于部分中間商而言,風口未能吹來大把鈔票,反而順走了錢包,交了一筆智商稅。

未來,隨著“藍鯨”的發布,更多聚合設備或將在市場繼續推出,那么,以代理和服務為中間環節的風口仍有加劇的可能。

不難理解,刷臉支付在阿里、騰訊與銀聯的推廣下,勢在必行。只要線下零售市場仍有刷臉設備的增長空間,對于投機主義者而言,這場風便不會停下,更何況“聚合”恰是一個更好推崇的噱頭。

可以預測,2019刷臉支付起風的一年,仍會持續到2020年,大規模的商用化普及仍需要一定時間來填充當前的零售市場,特別是在今天都在進行新零售改革的重要節點。

跳出市場風口,刷臉支付真的是一個好方式嗎?

若是把注意力從刷臉支付設備轉移,重新的審視一下刷臉支付這項技術,宣傳上號稱顛覆二維碼支付的新式支付手段,是否稱得上是一個好的支付方式?

據智能相對論了解到,湖南部分高校已有支持刷臉支付的自動販賣機落地,主要分布在宿舍區、教學區等學生流量比較密集的場景。

對此,我們對學生進行了刷臉支付體驗方面的采訪:

問:“樓道中的自動販賣機的刷臉支付,體驗效果怎么樣?”

答:“挺好的,(支付寶)刷臉支付會比掃碼優惠兩分錢(笑)”

問:“除此之外呢.....”

答:“(認真)其實,像某些時候沒帶手機的話,還是挺方便的。比如,有時候下樓拿外賣,臨時想買瓶飲料,刷一下臉就好;或者是考研復習,肯定是不會帶手機去的,在教室想要買飲料的話,也能刷一下......”

梳理下來,一個關鍵點,即在圍繞著“不帶手機”的前提下,解決用戶的支付需求,刷臉支付在場景落地方面是得到一定的市場認可的。

然而,在今天的日常生活中,手機與人幾乎是不可分割的組合,不帶手機的情況會有,但是也不會太多。

那么,對此刷臉支付又有多少的應用空間呢?換個角度來看,刷臉支付要走向大規模商用化,必然是刷臉支付設備要入駐到中小商家的柜臺。

而對于中小商家而言,他們的接受程度有多高呢?

“中小商家的話,不好推廣啊......”湖南的代理服務商紛米科技的相關從業人員在接受智能相對論咨詢時說道。

不好推廣,背后或多或少體現了中小商家對刷臉支付設備的態度。

“一張二維碼就可以搞定的事情,為什么需要搞個刷臉支付?”智能相對論在與樓下小賣部的大爺調侃時,再次篤定了二維碼支付在今天移動支付市場的主流地位。

不得不說,客觀的看,中小商家經營費用有限,二維碼支付的低門檻、高效率、高普及程度都足以將其列為首選,當前的刷臉支付與之相比,還是有些差距。

目前,部分媒體和代理商會有類似的看法,即刷臉支付在未來取代二維碼支付,成為主流的支付方式。

但是,客觀來說,前者尚需驗證,后者仍是移動支付市場的中流砥柱。站在用戶與商家兩個層面,多個支付方式對于用戶而言是多一個選擇,是好事;

而對于商家而言便是多一個經營成本,在刷臉支付方式尚未平衡成本與收益的權重之前,這都不足以成為商家更換或補充支付設備的動力。

所以,刷臉支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至少在看到終點之前,好壞的論斷都是過于草率的。

這場風,還須吹久一點。

*此內容為【智能相對論】原創,未經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

【完】

智能相對論(id:aixdlun)

?AI新媒體;

?今日頭條青云計劃獲獎者TOP10;

?澎湃新聞科技榜單月度top5;

?文章長期“霸占”鈦媒體熱門文章排行榜TOP10;

?著有《人工智能 十萬個為什么》

?【重點關注領域】智能駕駛、AI+醫療、機器人、AI+硬件、物聯網、AI+金融、AI+安全、AR/VR、開發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人機交互等。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市場
  • 智能相對論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人工智能領域的冷峻觀察、深度思考與專業評論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