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華為這次是給所有企業擋了子彈

智能相對論 2019-12-09

原標題:華為這次是給所有企業擋了子彈

圖片來源于網絡

文|ihahe

來源 | 智能相對論(ID:aixdlun)

網絡上的群情激憤實際上是把對老板和公司的不滿借機發泄到了華為身上。

華為事件無非情理法三項。李洪元拿到的賠償是其上司通過秘書給的,是違規,但情理上說得通,主管花錢消災;于理卻不合適,華為離職的有幾個是2N的呢,給了李,對其他人來說是不是不公平;于法,導致沖突,華為員工舉報,司法介入。

有人懷疑是不是前上司設計李,當然李也多了個心眼,帶了錄音筆,自證清白。但其前上司目前并沒有起訴李要拿回這筆錢,那李拿的這筆錢是不是不合適呢?

這像一而再,再而三要錢的戲碼。

1、只說華為是帶偏節奏

李是受害者,華為同樣也是受害者。華為每年離職入職的員工萬數,像李這樣小有把柄的也不奇怪。

一邊拿著放大鏡看別人,別人也會拿放大鏡看你。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這個道理。這固然不是強調要捂著耳朵眼睛過日子,講的是要有同理心。不能別人有錯要一棍子打死,自己有錯裝好人裝無辜。

孔子也說,人非圣賢,孰能無過,他還說,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所謂圣人,果然令人嘆服,幾千年前就能說明白的事,現在還有人不明白。

比如李還要見任正非,還有一大篇的管理方法甚至要申請專利(這個好像申請不了)云云,這相當于有潔癖。任何組織肯定是有問題的,問題大小不同而已。就如同車里的小零件壞了,但不影響行駛,每次去修呢耽誤時間,所以湊整或者是車子有一定問題了再去一塊整修。而坐在車后面的乘客和開車的司機誰更了解車子的狀況呢?

圣人心態在網絡里表現出要求別人像機器一樣精準,什么錯都不能犯,對自己呢,十全萬能,只有指責別人的份,沒有自己的錯。

而且網絡上有沉默的螺旋(The Spiral Of Silence)一說。這是一個政治學和大眾傳播理論。理論基本描述了這樣一個現象:人們在表達自己想法和觀點的時候,如果看到自己贊同的觀點受到廣泛歡迎,就會積極參與進來,這類觀點就會越發大膽地發表和擴散;而發覺某一觀點無人或很少有人理會(有時會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即使自己贊同它,也會保持沉默。意見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見的增勢,如此循環往復,便形成一方的聲音越來越強大,另一方越來越沉默下去的螺旋發展過程。理論是基于這樣一個假設:大多數個人會力圖避免由于單獨持有某些態度和信念而產生的孤立。

也即,當圣人標準強壓華為的時候,任何挺華為的聲音都會被淹沒,任何理性的分析都會扭曲為為虎作倀。還有大部分人的意見無法說出來從而讓輿論一邊倒。甚至上升要抵制華為。

有趣的是,在抵制各種“貨”的時候,往往一群人跳出來抵制某國行為,但不拒絕其產品,要抵制的是“蠢貨”而不是日貨美貨。沒錯,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時候,圣人的劍開始拐彎了。

有句話說,人們買東西花的每一分錢,是對喜歡的這個世界投的票。直說就是花錢也是一種價值觀輸出,與自己價值觀沖突的時候自然就要抵制。

如今,這群人連華為都要抵制了,但他們何嘗不是當年把華為吹捧得不要不要的人?任正非早就有預防,說別過度消費愛國情緒,用不用華為手機與愛不愛國沒直接聯系。姜還是老的辣,吹捧不摔,重錘不壞,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2、弄不好,錢是刀

為何李的事鬧這么大?關鍵抓住了一點:無罪。有人說,華為內部對于腐敗問題(包括李洪元這種華為認為用非正當手段獲取公司利益的行為)處理手段是非常兇悍并且不留情面的。

試想華為2018年收入達到7212億人民幣,相比之下整個長沙市2018年的公開預算收入才1544.95億元,一個華為頂好幾個長沙市;上海市2018年的公開預算收入也才7108.1億元。完善的財物制度才會讓華為高效運轉。而且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對財務管理肯定異常敏感。

比如華為原消費者業務中國區銷售主管滕鴻飛因受賄和涉嫌刑事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騰鴻飛還曾受頒華為“藍血十杰”榮譽稱號。

眾多企業對內部的腐敗同樣毫不留情。

滴滴出行通過其風控合規部微信公號“滴滴清風”發布公告,公布了2019上半年內部反腐敗、反舞弊事件的相關情況。

公告顯示,滴滴在2019年上半年查處30余起內部違規事件,有29人因嚴重違規被解聘,其中10人因涉嫌違反法律法規被移送司法機關。

今年8月1日上午,兩名萬達高管尹建武、金震因涉嫌利用職務便利謀取私利被朝陽警方帶走。萬達審計接到相關投訴,4月開始調查此案,共牽涉區域公司、集團公司20余人,集團高管個人非法所得金額高達千萬,被公司定性為是一起惡劣的高管窩案。

這些案子怎么沒被炒起來?主要是案發實錘了,而李的案子主要有轉折。并且偷換了無罪等于無責的概念。

3、為什么華為不道歉

華為如何道歉?站在管理者的角度,道歉就否認了內部員工的做法,那么隊伍還要帶不帶?從這個層面,李絕處于相對弱勢,因為相比十幾萬員工的利益,孰輕孰重?其次,華為錯了么?沒看出來,只可能在處理這個問題上規則化了,沒那么溫情。

曾經有人問曹德旺,說你捐了那么多錢為什么不拿捐的錢給工人漲工資,曹德旺回答說公平。也即捐款和漲工資是兩碼事,是最大限度維持公平。

他說他并不是不想給員工漲工資,而是怕漲工資擾亂行業的規則,畢竟同一行業的公司,不僅僅是福耀一家,如果因為他漲了工資,導致別的公司的員工,都想跳槽過來,這對整個行業的發展來說,就是不好的。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漲工資容易,降工資難!

同樣,維持最大程度的公平是組織要做的事,在針對具體的個人可能就顯得不夠人性化和溫情。或許針對服務時間長的員工要辭退的話,做一個額外的基金進行補償,的確會更人道。但目前沒聽聞華為有類似的制度。

同時我們注意到,李本身超過40歲,40+年齡的人失業后競爭力不強,或許這種現實也讓李那么糾結錢的問題吧。

4、為什么觀眾會被身份帶入

心理學上有個說法,叫“虛體自戀”。內心不自信的人,必須借助他人的喜歡和認可,來判斷自己是否有價值,是否值得被愛。一旦這種喜歡改變或失去了,內在價值感就會坍塌。

在這件事上,李的遭遇似乎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從而感同身受。

與強大的組織相比,個體處于絕對弱勢。我想,多數人對于訴訟程序和律師并不了解,同時又親身體會到公司老板(或者各種老板)刁難、克扣等事情,此事爆發,主要兩個點:第一被刑拘;第二沒道歉。其中李還有扮演公司好員工、想為公司謀發展的形象。

所以后來華為回應,這不是經濟問題。但多數人估計無心聽進去,并因此把對以前公司或者老板的不滿全加權到了華為身上,此刻,華為在為天下的老板和公司擋子彈。

在這波輿情中,渲染李的弱者形象,其實是拉同情分,要籍此把大家網住。但事實是公司的賠償已經結清,李要求額外的賠償由主管支付,李的基本目的其實已經達成,雙方爆發是李繼續要求的年終獎似乎是沒戲,李起訴,華為員工報警。

關于2N差額,這里面就有個問題,有人講李不去仲裁是因為主管同意給。問題這個主管有什么權限能影響到華為的策略?而且是在李拿到N+1后?從管理的角度、財務制度都很難再補充賠償。甚至,在李以前結束8年合同,拿過N+1賠償再入職,如果不認同這個規則,其實那時可以選擇離開,但大概率是找不到同等待遇的工作。所以在最后合同不續簽之后,要求2N,薅點羊毛的心態不奇怪。

這是所有求職者都會遇到的現實問題,在公司管理松的時候薅點羊毛,在管理緊的時候又怨聲載道,只是這次李薅得有點大。

設想,同樣作為公司的離職員工,李拿了2N(無論什么原因和手段),自己沒拿,會不會覺得不公平。我們被帶入了李被處罰的身份認同,如何卻沒有被帶入因為李獲得2N導致的不公平的身份認同?這一點,這次輿情拿捏是很巧妙的。

5、李的無罪不等于無錯

所有人在討論事件正確與否合法與否,忘了個人的感情因素。人不是機器,人是會對外界的刺激有反應,比如李洪元的上司在受到要挾之后,其上司沒有憤懣之心不可能,繼而因為審計的暴露出的資金問題,最后給李的錢是其個人承擔的。當李洪元再度起訴華為要年終獎的時候,華為相關人員報案,隨后這個事情鬧大了。

這有點典型的:法律有利講法律,規則有利講規則,好處要兩頭占。

如果你是華為的管理者,怎么來處理這件事?滿足輿情的所有要求不現實,訴諸法律是最好的辦法。

華為歡迎李繼續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尚未解決的問題,看起來有些過于冷酷刻薄,但可能是最好的方案,法律面前多說無益。華為關于此案的聲明說此事非經濟問題已經說得很明白,在經濟上華為與李沒瓜葛。

但李與其前主管還是有瓜葛的。這筆錢其實是其前主管的。那么為了這筆錢,甚至不管來源是誰就拿得心安理得也算厲害。

但李還去問了交個稅的事,如果華為交了稅,自然承認這筆錢是華為公司的,所以李很在意這個。最后情節有些復雜,我們無法討論,但至少說明李對這筆錢也有些擔心。

此事最后超越了李洪元的控制范圍,其在隨后的采訪中甚至表示要聽全國人民的。這個有點托大,全國人民關注點也不止是他這事,在某種程度上,他失去了251天的自由,但也得到了2N的賠償差額和國家賠償。那替他出錢的上司呢?

至于李持續舉報的關于業績造假問題,理論上,公司收入不會造假,但可能給代理商壓貨,導致訂單和出貨數量有差異。

李的部門在華為算個偏門,還是傳統老式集成商的做法,如果要說是慣例,也屬于潛規則。李洪元自2016年持續舉報,估計也讓團隊不安,試想你的工作團隊有個人要破壞現在的模式,但無法建立新的模式,你怕不怕?

這就是說吃了規則的紅利又來砸鍋,就會有矛盾。此句無關正誤,只說影響。李要鬧大,別人還要吃飯,他與團隊的矛盾會大不大?從團隊的角度,也不會留下李,除非李勝利了。

李在華為目前這個規則下,盡最大能力實現了自己利益最大化,卻不是一個很好的方式。有句話說利令智昏,或許就是那么一瞬間對利的渴求,成了雙輸的局面。其拘留還有國家通過納稅人的稅款賠償,華為的損失,誰能賠,或者誰又在乎呢?甚至那個出了30多萬的主管,誰有關心了他的感受?

與擔心司法相比,我更擔心網絡大潮,司法失誤還有糾正的機會。但被網絡大潮淹死的人,誰會為其負責,誰又會覺得自己有責任。

此文不站誰,只站理。

*此內容為【智能相對論】原創,未經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

【完】

智能相對論(id:aixdlun)

?AI新媒體;

?今日頭條青云計劃獲獎者TOP10;

?澎湃新聞科技榜單月度top5;

?文章長期“霸占”鈦媒體熱門文章排行榜TOP10;

?著有《人工智能 十萬個為什么》

?【重點關注領域】智能駕駛、AI+醫療、機器人、AI+硬件、物聯網、AI+金融、AI+安全、AR/VR、開發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人機交互等。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華為
  • 智能相對論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人工智能領域的冷峻觀察、深度思考與專業評論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