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周鴻祎與齊向東:在政企安全的大路上,各走一邊

智能相對論 2019-09-11

原標題:周鴻祎與齊向東:在政企安全的大路上,各走一邊

作者丨陳選濱

來源丨智能相對論(ID:aixdlun)

9月3日,360政企安全新戰略發布會在北京召開,正式宣布與奇安信徹底“分家”后,360的政企安全戰略進入3.0時代。

在會議上,周鴻祎與往常一樣身著紅色T恤,顯得意氣沖沖,坦言道:“今天我把原來不喜歡、不認可的一些業務賣掉,把原來的投資以及授權的品牌收回之后,我們將給公司注入新的戰略、放入新的目標,并招募和組織新的團隊。”

這段發言顯得尤為尖銳,不難想象,周鴻祎所說的“不喜歡”“不認可”的背后多少指向了此前出走獨立的奇安信。

同樣的,作為奇安信的董事長,齊向東對于360所提倡的“安全大腦”戰略也持以質疑、不認同的看法。

在8月21日的首屆北京網絡安全大會(BCS 2019)上,他就直言:“安全大腦的作用不能被泛化。......空有泛化的安全大腦不能解決安全問題。”

兩個曾經攜手并肩作戰的戰友在政企安全上表現出了兩種幾乎是背向而行的觀點,周鴻祎的360提倡開放、廣泛的“安全大腦”戰略,齊向東的奇安信講究內聚、自主的“內生安全”概念,可謂是大路朝天,各走一邊的節奏。

360與奇安信:各有專攻的聯盟關系

“況且,奇安信不是新公司,我們在2014年開始籌劃做政企安全時,注冊的就是奇安信。”

齊向東在BCS 2019上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停用“360”的品牌,獨立使用奇安信的品牌,對其業務沒有什么影響。

雖然是360內部孵化的企業,奇安信在業務上并非傳統模式上依賴于母公司,反而在其專攻的政企安全市場上獨領風騷。

據數據顯示,奇安信集團2018年的營收達到23.94億元,同比增長64.20%,是當前國內最大的2B網絡安全企業。

如此的局面,可追溯至早前周鴻祎與齊向東在業務方向上的分歧,于是雙方在2016年簽訂了《關于360企業安全業務之框架協議的執行協議》等相關協議與備忘錄。

為此,在以后的業務方向上,周鴻祎主攻to c的個人安全軟硬件與服務業務,齊向東專注to b的企業安全軟硬件與服務業務,達成了以“360”作為品牌背書的聯盟合作關系。

然而,隨著360轉讓奇安信的股權之后,這種合作關系基本宣告結束。齊向東的奇安信無法再使用“360”的名義作為品牌背書,而360也不再受限于協議而止步于企業安全市場的邊緣。

周鴻祎與齊向東徹底“分家”,360與奇安信也隨之走向分離。

曾經的伙伴,為何非要走到分離的地步?

實際上,to c的360與to b的奇安信在各自的市場競爭都處于領先地位,兩者的曾經合作無疑是一次強強聯合。

面對當前這樣的情況,難免會產生疑惑,360與奇安信是否真的走到了必須分離的局勢?

首先,“智能相對論”從戰略角度來看,周鴻祎與齊向東的互懟,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360與奇安信在企業安全業務上的分歧,短期內不存在合作的可能。

周鴻祎的“安全大腦”戰略希望通過將大數據、AI、云計算、區塊鏈等新技術融合一體,通過對數據的廣泛采集與智能分析來感知網絡安全運作狀況和態勢,并預測可能發生的攻擊。

這樣的路徑是一種廣泛合作、開放平臺的生態做法。

正如周鴻祎對外強調的,“360政企安全3.0新戰略將執行以‘共建、分享、賦能、投資’構建安全大生態的發展模式,不做網絡安全產業的破壞者和顛覆者。”

對此,齊向東則認為,這樣的做法太過于泛化、虛,是to c的業務模式,并不適用于to b的政企安全市場。

在BCS 2019上,齊向東便對其“內生安全”概念做了進一步解釋,“內生安全更聚焦于攻防過程,指的是不斷從信息化系統內生長出的安全能力,能伴隨業務的增長而持續提升,持續保證業務安全。”

兩種戰略路徑,周鴻祎的“安全大腦”講究開放性、前瞻性與理想性,齊向東的“內生安全”則專注于聚合性、傳統性與實操性。

以一個不完全恰當的比喻來看,把政企安全看做是一場堡壘攻防戰。

周鴻祎的期望是通過獲取情報,判斷敵人的來襲方向,直接出兵在城外阻擊敵人。在這個過程中,情報即數據,是安全戰的關鍵,所以周鴻祎倡導平臺式的開放,未來希望與更多的安全企業或互聯網企業合作,來增加獲取數據的渠道。

齊向東的做法則是通過鞏固堡壘的城墻,完善防御系統,穩扎穩打,只要敵人攻不進來,那么這場安全戰就是屬于防守方。所以,他的側重點在于企業內部系統的部署,聚合內部力量以排外。

當然,不管是周鴻祎的“安全大腦”戰略,還是齊向東的實“內生安全”概念,都需要得到市場的檢驗。

基于這一點,兩人的“分家”就有了非常必要的理由。

因為兩人在理念上的不同,各自檢驗無疑是最好的方式。但是,若是保持原來的關系,360受限于協議不能跨界政企安全市場,奇安信也困于獨立性等問題遲遲達不到上市的目標。

兩者都需要更大的舞臺,合作之下反而是束手束腳的無奈,那么分手無疑是一種彼此的解脫與幫助。

畢竟,市場帶給他們的壓力也在與日俱增,更現實的理由催促他們必須走的更快。

一方面,盡管奇安信在2016年至2018年的營收不斷翻倍,實現高速增長,但其一直處于虧損狀態,2018年凈虧損1.57億元。尚未盈利的狀態需要其加快上市融資的步伐,增加投入,布局市場,立足未來。

另一方面,據360的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在2019年上半年360的互聯網廣告及服務收入為人民幣46.97億元,同比下降1.16%;互聯網增值服務收入為人民幣4.82億元,同比下降24.60%。

擺在360面前的是一個嚴峻的增長的壓力,to c的業務似乎已經觸達了天花板,在越來越多的殺時間App面前,流量危機加劇。

對此,360急切需要找到下一個增長引擎,在搜索、硬件等市場反饋不佳的局面下,周鴻祎看中了未來的政企安全市場。

從4月份的股份轉讓,完成360與奇安信的品牌分割,到9月份360正式宣布政企安全新戰略的開展,周鴻祎與齊向東在分道揚鑣之后,又相聚于政企安全的賽道。

這一場相愛相殺的戲份在外界的討論與周齊兩人的互懟中不斷加碼,吸引各方的焦點。

即便如此,在談及360與奇安信的未來關系時,周鴻祎否認與奇安信未來存在競爭關系,并稱雙方將繼續深化合作。

對此,齊向東也表示,與360談不上競爭關系,不禁令人感到詫異。

360與奇安信不存在競爭關系?

與業務模式上的互懟不同,兩人在市場競爭問題的觀點出奇的一致,360與奇安信在未來不存在競爭關系。

這是逢場作戲的體面?或是,未來的兩者確實不存在競爭?

若是理性分析,若是從市場的角度討論,短期內兩者的競爭關系確實很弱;若是從戰略角度討論,長期內兩者也確實具有合作的機會。

首先,從市場與產業的角度來看,據《2019中國網絡安全發展白皮書》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的網絡信息安全市場的規模達到608.1億元。

同時,奇安信總裁吳云坤在接受第一財經的采訪時也表示,過去15年間,企業在網絡安全領域的投資增速在15%-20%,當前隨著國家的重視,國家在網絡安全領域投資的增速已經達到30%,主要體現在云計算、大數據、移動、IoT等新興領域。

可見,政企安全市場隨著物聯網、大數據等新興產業的崛起和政府的有意推動將越來越大,留給奇安信與360的增長空間依然充足,短期內兩者不需要進入短兵相接的局面。

此外,齊向東在BCS 2019上也表示,在政企安全市場上,客戶的需求是極度專業的,市場的范圍很廣泛,各個公司能占到10%的份額就不錯了,不存二八定律。

其次,從周齊兩人的戰略核心來看,兩者未嘗沒有融合的可能。

“智能相對論”簡化來看,“安全大腦”與“內生安全”的出發點不同,但最終的目的是相同的,安全始終是兩者堅守的唯一。殊路同歸的理念,便意味著在某些方面必有合作的機會。

在BCS 2019上,齊向東談及數據層面,認為泛化的大數據解決不了一個系統的安全問題,需要場景化的具體數據。這些數據對保護奇安信的客戶安全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可見,內生安全并非完全的封閉式的向內,數據情報依舊占據重要地位,而360的“安全大腦”正是致力于未來如何通過大數據、云計算等新技術來獲取數據與分析數據。

這是兩者在數據層面的相合點。

而致力于打造開放性安全平臺的周鴻祎也多次言明,自己并非要顛覆行業,而是激活升級,尋求開放、共建、賦能、合作的機會,讓全產業受益。

那么,在未來的發展中,內外融合并非不可能,周鴻祎與齊向東的理念或許也會在某個節點走向統一。

結語

此時,若是對周鴻祎與齊向東的“分家”做個總結,智能相對論更愿意將其看作是兩個行業大佬在發展分歧上必要爭個高低的孩童心性。

而360與奇安信的分離無疑是兩家行業巨頭在政企安全市場上對各自理念的不同嘗試與探索。

有了分歧,有了探索,才有在不同發展方向上的經驗。或許,未來國內的政企安全市場的發展也將受益于此!

【完】

智能相對論(微信id:aixdlun):AI新媒體,今日頭條青云計劃獲獎者TOP10,澎湃新聞科技7月榜單top5,著有《人工智能 十萬個為什么》,重點關注領域:AI+醫療、機器人、智能駕駛、AI+硬件、物聯網、AI+金融、AI+安全、AR/VR、開發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人機交互等。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智能相對論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人工智能領域的冷峻觀察、深度思考與專業評論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