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WeWork IPO受挫,給創業公司在追求“速度為王”的同時帶來了哪些思考?

人稱T客 2019-10-15

找人 找項目 找商機 上“軟交會”——B2B連接平臺

人們善于學習成功的經驗,同樣,失敗的教訓也是需要汲取的。

與很多創業公司因成功IPO,估值大漲,走上高光時刻而占據媒體頭條不同的是,WeWork此次獲得眾多關注則源于其戛然而止的IPO和CEO被迫離職。

回顧WeWork的IPO之旅,截至其正式撤回美國上市申請已有近一年時間了:在去年底開啟IPO之路,今年8月遞交招股書說明書時,公司本可以通過上市集資至少30億美元。這項計劃卻遭遇了滑鐵盧,據悉,因估值和商業模式遭到投資者質疑,WeWork的母公司We Company不得不在10月1日正式宣布撤回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招股說明書,尋求推遲IPO。

其實 WeWork 的IPO慘敗,只是一系列 IPO 未能給母公司帶來預期結果的最新一例。簡而言之,目前的情況是,投資者和員工希望大舉退出,而該公司則面臨著破產的前景。

在眾多報道中,我們發現,WeWork問題引發了人們對創業公司高估值的思考,以及對孫正義投資帝國激進策略的市場評判。不過,于該公司而言,這些也只是題外話,歸根結底還是要從自身找問題。

該公司失敗的 IPO,對其它沒有盈利能力的獨角獸企業來說,就像是“煤礦里的金絲雀”。對于Peloton、Uber、Lyft、Sunnova和SmileDirectClub,這些股價都出現了相對于上市首日的下跌的企業而言,WeWork的問題應該引發他們對大規模裁員和動蕩的未來可能隨之而來的擔憂。

另外,WeWork和其他科技公司IPO的失敗同樣引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么私人公司在內部控制方面表現得如此糟糕?具體來說,他們沒有對數據質量、審計、法規遵從性和必要的財務實踐給予足夠的重視。

而這,或許正是WeWork等IPO失敗企業需要自查、自省的關鍵問題。

下面是一名創辦/聯合創辦了6家公司的從業者對于此問題的看法,我們認為對于創業公司而言非常有啟發意義,特分享給大家~

WeWork 的內控問題

縱觀WeWork的IPO之旅,從公司首次提交S-1文檔開始,與公司內部控制相關的問題就變得很明顯。這些文件顯示,該公司給了CEO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一個有問題的商業運營控制水平,而WeWork也在迅速消耗其現金供應,盡管收入不斷增加。

諾伊曼的有表決權股份和商業慣例(包括在他死后將重大權力移交給他妻子的規定)引起了市場極大的關注

這導致該公司的估值從1月份估計的470億美元暴跌至S-1申請后的100億美元。持續的反對聲音最終導致諾伊曼辭職,同時放棄了他的多數投票控制權。不過,對于此次已經被撤回并無限期推遲的IPO而言,這一切似乎都太微不足道、太遲了。

普遍的擔憂

WeWork在科技界并非唯一一家在實施健全的內部控制方面存在問題的公司。科技初創企業面臨的許多問題,都源于《薩班斯-奧克斯利法》(Sarbanes-Oxley Act)對私營和上市公司影響的不同。該法第404條要求上市公司提供內部控制報告,確認其財務的道德性和負責任的管理情況。

許多私營公司愿意遵守這些指令,但該法案沒有在法律上要求私營組織提交這些報告。而且因為內部控制政策會影響底線,許多公司會忽視這一領域而專注于盈利能力。研究發現,中小企業受到評估成本的影響尤為嚴重。例如,在很多公司中,由于涉及的時間和成本,他們甚至沒有考慮公布內部控制報告

所以,這樣看來初創公司應該在一開始就建立起控制基礎設施的第一塊基石——即使它們很簡單,比如觸發對1000美元以上項目的支出審查,或者自動發送一封電子郵件提醒團隊每月更換密碼。通常情況下,這些溫和的“成本”會在以后產生回報。

初創企業文化也可能導致糟糕的內部控制。在一個小團隊工作和不斷變化的環境中可能會使制定基本的內部控制程序變得更加困難,比如將財務責任(如簿記和審計)分開,制定標準化的財務文檔,或者需要額外的批準才能進行某些交易。

在我的第一家、第三家和第四家公司,為了節約成本,我們很早就合并了會計和審計。在每一家我咨詢過的A輪前創業公司中,要求額外的開支限制批準都是事后的想法,因為領導層認為這是官僚政治,是對創業速度的侮辱。這種漫不經心的做法在我最近的一次創業中結束了,在那里,從一開始,我們就圍繞著檢查和平衡設計系統:內部文件有明確的托管權,我們每月進行財務和知識產權審計,每天對銀行支出進行核對,我們的報銷流程需要原始收據。

“速度為王”是你短期內可以奉行的信條,但它可能會產生災難性的長期影響。對利潤的關注可能導致內部控制退居二線。缺乏組織性也很容易導致科技初創企業失去對現金流的跟蹤,研究機構SmallBizTrends估計有82%的企業失敗與此有關。

更糟糕的是,糟糕的內部控制會增加欺詐的風險。

正如Nathan Edwards 在《創新企業》欄目中所寫道的那樣,糟糕的內部控制的危害范圍從鼓勵不道德行為的風險,和罰款結果,到基本的源于過于復雜的電子表格的會計錯誤,這可能導致夸大利潤或虧損和超額支付的稅收。缺乏對交易的控制可能導致不適當的記錄收入,盜竊的庫存和現金,購買過多的庫存等等。Edward舉了一個例子,在其任職的一家創業公司中至少一個執行者最終進了監獄,另外兩個被法院制裁,究其原因是這些違規行為的核心沒有受到控制,但即使是適度的內部控制也能輕易制止。

你能做什么?

WeWork和最近其他失敗的IPO應該成為一個警示——不管你的初創公司是否在考慮IPO。如果沒有適當的內部控制,你們公司的長期繁榮就會受到威脅。

管理層應該采取偵查和預防措施來保護公司的財務狀況。我可以從第一手經驗中得知,獨立審計師——與公司財務總監無關——是必須的。從第一天開始,高管們就應該采取實際行動來理解季度財務審計。

即使是備份計算機數據或完成交易需要輸入密碼這樣的基本步驟也可以減少欺詐和錯誤。實施書面的行為準則將鼓勵道德行為,并規定欺詐的后果。像內部審計這樣的檢測控制將有助于發現任何錯誤,同時確保程序到位,及時糾正任何問題。

如果你是一家私人公司,無論你的規模大小,你都需要看看你目前有哪些內部控制措施。在我現在的公司,我們檢查了關于費用、償還、收入和知識產權的書面記錄,以找到我們自己的“空白”,并填補它們——就像你應用“SWOT分析”來發現管理團隊技能的空白一樣。認識到缺陷不僅對未來的上市計劃至關重要,而且對保持財務狀況良好和建立信譽也至關重要。

的確,糟糕的內部控制導致的IPO失敗不會使這些公司抬不起頭。但不幸的事實是,許多私營公司沒有適當的程序。除非這些機構的決策者采取措施改善流程,否則預計未來會有更多科技公司IPO失敗。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人稱T客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科技媒體資深老兵,專注于企業軟件和企業移動信息化領域研究,公眾微信號:人稱T客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