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知識產權保護的“通天河”與“擺渡人”

Alter 2019-04-26



先講兩個和葫蘆娃相關的事件:

1、4月22日,上海市版權部門發布了“2018年度上海十大版權典型案件”,一家游戲公司因山寨“葫蘆娃”,向版權所有方上海美影廠賠償50余萬元。2、4月23日,上海美影廠正式起訴北京完美創意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曾在微信公眾號的美容針廣告內容中,擅自使用葫蘆兄弟和“爺爺”的形象。

兩起侵權事件被媒體捧上頭條,并非是偶然之舉。在第十九個世界知識產權保護日之際,圍繞知識產權保護的呼聲再次熱鬧起來,除了對加強立法和懲戒制度的呼吁,也開始出現對知識產品保護的實現路徑、技術體系的討論。在一連串侵權事件的持續發酵下,知識產權保護已然從“推演”走到了“實戰”階段。

卻也揭露了一個殘酷的事實:像葫蘆娃這樣的知名度頗高的IP,尚需要借助法院起訴來解決,知識產權的保護仍是一件知易行難的事。

知產保護的“通天河”

在知識產權保護這條路上,中國可能還是個小學生,產權保護的意識已經逐漸覺醒,但在知識產權保護上的力度還遠遠不夠。

可以佐證這一觀點的有兩份“成績單”:

一份是去年年底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世界知識產權指標》年度報告,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受理的發明專利申請量超過130萬件,連續7年位居世界首位,超過了美國、日本、韓國以及歐洲專利局的總和。

一份是最高人民法院剛剛發布的《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8年,人民法院共新收一審、二審、申請再審等各類知識產權案件334951件,審結319651件(含舊存),比2017年分別上升41.19%和41.64%。

資深的游戲玩家大多明白這樣一個道理:一個新的游戲模式從誕生那天起,就注定會走上“一直被模仿,隨時被超越”的不歸路。游戲也只是知識產權的一個側面,侵權現象的泛濫卻是不爭的事實。

小到一家淘寶店鋪的“盜圖”問題,辛辛苦苦設計、拍攝的商品展示圖,可能被競爭對手直接復制過去,選擇向淘寶運營投訴,卻面臨著取證難、處理周期長等隱性成本;大到全民級綜藝的節目,幾乎每季都會曝出歌曲侵權事件,并不是節目組不知曉版權保護的道理,對于一些年代稍遠的節目,很難找到高效的溝通渠道。

“山寨無罪,抄襲有理”的意識無法被扭轉,知識產權保護永遠都是一場貓捉老鼠的游戲。一面是發明專利申請的體系化,一面是司法保護案件的高增長,第三面卻是無休止的侵權事件。

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對于文字、音樂、圖片等著作權的保護,一是侵權的成本遠低于專利,二是在確權、追溯上的技術障礙,難度不亞于一條橫亙在眼前的“通天河”。

老問題有了新答案

黑洞照片版權事件的持續發酵,可能是著作權等知識產權保護的轉機。

國家版權局已經將圖片盜版納入了“劍網行動”中,聯想到音樂版權保護的良性循環,大概率會引發知識產權保護的一系列變革,結束粗獷式的局面。然而解決海量版權保護的關鍵還在于技術手段,確切地說要翻越三座大山:

1、解決確權的時效性問題。確權是知識產權保護的源頭,通俗的說就是對知識產權的所有權注冊,不僅需要精確地記錄作品的原始所有權歸屬,還需要記錄相關作品的后續交易。目前線下渠道的版權注冊需要長達幾個月的時間,線上渠道也需要10個以上的工作日,時效性已然是版權保護的制約因素之一。

2、解決用權的供需對接問題。知識產權的保護儼然不是“鎖在柜子里”,用權是實現知識產權價值的關鍵環節。比如2017年國內著作權登記數量超過274萬件,同比增長高達36%,可如何促進知識產權的交易,仍然是未解的難題。

3、解決維權的效率性問題。維權是知識產權保護的核心一環,卻有著最為棘手的問題:一是侵權界定難度大,往往需要逐級查閱授權說明才能界定;二是權利溯源的難度大,知識產權涉及的領域太多,圍繞單一產品的產權歸屬頗為復雜。

傳統的應對之策是開發信息加密技術、水印加載技術、CA認證技術等,結果似乎不盡如人意。但在硬幣的另一面,2014年崛起的電子簽名,2016年走紅的人工智能,以及2018年逐漸落地的區塊鏈。

電子簽名的可信時間戳具有不可更改性和不可后補性,只需要拿出知識產權的電子原文,與對應的電子簽名文件進行驗證,即可證明對知識產權的所有權;區塊鏈讓全球用戶可以在同一平臺上進行知識產權交易,滿足了需求方和權利人之間的點對點交易;同時將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的融合,有可能在確權、用權、維權的過程中找到最優解。

知識產權保護的老問題有了新答案。

e簽寶要做“擺渡人”

較為現實的問題是,電子簽名、區塊鏈、人工智能的組合拳尚處于發展中,還需要一定時間的市場教育和技術攻堅,比如建立版權確權信息與版權內容分離存儲和管理的網絡體系、推動知識產權的數字化等等。


不過,在4月24日舉行的“企業知識產權風險與防范主題論壇”上,e簽寶首席法務官林子英在演講中提出了基于時間戳+區塊鏈的知識產權保護新方案。面對待解的知識產權保護亂象,市場上終于出現了“擺渡人”。

誕生于2002年12月的e簽寶,可以說是名符其實的長跑型選手,經歷了2003年興起的CA認證系統,2006年后的電商崛起,又趕上了2014年移動化和SaaS,本身就是電子簽名在中國市場從孕育到爆發的活歷史。

就技術上而言,電子簽名的底層以密碼學為基礎,目前主要采用PKI技術,并有著向標識秘鑰演進的趨勢。在解決知識產權保護的理想方案中,電子簽名可以說是距離最近的玩家,有著市場先發優勢的e簽寶,也早早鉚釘了三個賽道:

其一,技術安全。

早在2015年的時候,e簽寶就開始了區塊鏈方面的布局,并將區塊鏈技術應用于存證、出證等方面。而區塊鏈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等天然特性也提高了e簽寶在數據存證、出證的安全性與可信度,降低了對中心化系統的信任成本,與原本的公鑰密技術相結合后,可以為用戶提供實時、可靠的確權方案。

其二,牌照資質。

不管是電子簽名還是知識產權保護,市場教育的本質都是解決信任問題,而牌照資質幾乎是不可或缺的。據公開資料顯示,e簽寶是國內首家擁有CA牌照的互聯網電子簽名平臺,不僅帶動規劃了電子簽名市場游戲規則,也為知識產權保護多了份雙保險。

其三,應用場景。

知識產權保護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將以2B業務為主,很難用一個標準的場景去統一所有的業務,也就需要在應用場景上的先發優勢。從去年開始,e簽寶等電子簽名巨頭開始向教育、旅游、電子商務、物流、金融、醫療、銀行、地產、公共服務等多個行業滲透,不排除提前蓄勢的可能。

有技術、有牌照、有場景,距離知識產權保護新方案的落地,可能只剩下時間問題。特別是從行業的大趨勢來看,要解決知識產品保護的弊病,橫跨擺在眼前的“通天河”,需要的恰恰是e簽寶這樣的“擺渡人”。

結語

國內的知識產權保護還要很長的路要走,但也并非沒有好消息。

黑洞版權事件的“深水炸彈”,已然掀起了圍繞知識產權的滔天大浪,特別是國家版權局的表態,e簽寶等電子簽名巨頭的聚焦,著作權等知識產權的保護已經不再撲朔迷離。在知識產權保護的長長鏈條上,終于有人邁出了新的一步。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Alter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知名科技自媒體。微信公眾號:Alter聊IT【spnews】聯系微信:imhefei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