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一份矛盾重重的報告,如何彰顯搜狗的焦慮?

曾響鈴 2019-09-12

文|曾響鈴

來源|科技向令說(xiangling0815)

AI浪潮下,語音輸入的便捷性大大提升了用戶的體驗,也成為輸入法產品競相追逐的領域。

不過,最近接連發布的三個關于語音輸入法市場競爭態勢的報告,原本應當成為我們觀察行業的重要參考,但它們相互之間卻出現了諸多矛盾,讓人費解。

“權威”的央視市場研究機構CTR發布的《2019年手機輸入法語音輸入功能市場研究報告》(以下簡稱CTR報告)顯示,搜狗、訊飛和百度為首的三大輸入法占據了近95%的市場份額,其中搜狗市場份額76.9%獨占3/4,日均語音請求5.84億次, 超過了百度與訊飛兩家頻次之和;

而全球知名的新經濟產業第三方數據挖掘和分析機構艾媒咨詢(iiMedia Research)發布的《2019上半年中國第三方手機輸入法專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艾媒報告)則稱,今年上半年,搜狗輸入法和百度輸入法用戶份額排名前二,占比分別達45.5%和41.0%,百度輸入法月活增長速度最快,語音輸入用戶規模達2.71億穩居行業第一,日人均語音輸入次數最多,已成國內最強的語音輸入法;

另一家“權威市場分析機構”賽諾市場研究也發布了《2019年語音輸入法簡析》(以下簡稱賽諾報告),稱訊飛保持語音輸入法的領軍地位,語音輸入的認知度高達90.35%,遙遙領先于搜狗、百度等其他輸入法。

在所有報告中,大家都認可搜狗、百度、訊飛三足鼎立的市場格局,但在市場占有率尤其是語音輸入這件事上,這些報告各自有各自的“第一”法。

毫無疑問,總有人在說謊,至少是刻意混淆視聽。每一個數字的由來無法證偽,報告的機構們各自都會有自己的說辭,但是,從報告自身的邏輯,以及與外部獨立機構數據對比等等角度,過于夸張的論斷總能現出原形。

什么樣的報告統計方式最為科學?

做一份市場研究報告,用最簡單的話說無非分為三個步驟:用一種方式選出統計學樣本,然后按照某種方式統計出數據,最后再加一些機構的評價。

三份報告中,看起來,CTR報告調研了更多的人,結果似乎更為可靠。

不過,僅從統計學的角度看,當n≥30或者至少n≥3(k+1)時(k為解釋變量的數目,即報告需要描述的指標數量),樣本量就已經足夠充分,三大報告最低樣本量都已經到2000左右,相互之間數量差異給結果帶來的影響已經可以忽略不計。

此時,影響統計結果的,就是樣本是如何選擇得來的、如何計算,以及樣本是否匹配統計區間的問題。

1、樣本是如何抽樣和計算來的?

CTR報告在其首頁最下方標注了調研以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發布的我國網民結構為樣本配額設置,這是明顯的單一來源隨機抽取的做法,且沒有寫明計算模型:

而艾媒報告則在首頁稱數據來自艾媒資訊商業情報數據庫、北極星互聯網產品分析系統、草莓派數據調查與計算系統(Strawberry Pie)等多個來源,在計算模型上采用了市場調查、行業深度訪談、桌面研究等方法,并使用了艾媒資訊旗下各大數據計算系統和相關計算模型:

而賽諾報告自稱為“簡析”,所以這方面并未有任何提及。

統計學中有個很簡單的道理,樣本量低的時候,增加樣本量就是增加準確度;而到樣本量增加到一定程度,樣本的選擇方式、計算模型對結果準確度的影響越來越大,直至成為決定因素。

在樣本量超過閾值時,足夠科學計算模型的支撐下樣本才能最大化還原市場的數據結論,從這個意義上看,CTR報告空有4000樣本量卻在數據來源上單一以及對計算模型的“含糊”,都使得報告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2、樣本和統計結論的時間區間如何劃定?

你不能拿A時間的樣本,去得出B時間的結論,這是基本的常識,甚至不需要統計學思維。

僅從標題上看,CTR的報告就有些“怪異”,這才2019年9月,報告就寫了是“2019年”全年的報告,而艾媒報告則“聰明”一些,指明了僅適用于2019年“上半年”。

怪就怪在,CTR去年的報告是給2018年寫的,發布時間是2018年年底的幾天,合乎情理,為什么到今年就要在9月急匆匆總結全年,其公信度再次打了折扣:

與之對應的是,賽諾報告則只是2019年的簡析,看起來飄然世外只是在2019年期間說2019年的事,倒也不算提前搶跑。

外部對比,數字足夠科學&符合正常認知嗎?

一份報告固然可以給出某些驚世駭俗的結論來彰顯其價值,但與外部獨立權威第三方的數據差別過大,或者明顯背離大眾普遍認知,顯然也不具備可信度。

CTR報告稱,搜狗、百度、訊飛三家占到95%的市場份額,但在具體分配上,搜狗高出百度近10倍,高出訊飛近8倍:

然而,按照互聯網廣受認可的專業市場調研公司艾瑞網數據,搜狗、百度、訊飛三家的最新的月裝機量數據卻與此出入甚大:

一二三名的排位上,搜狗的確領先訊飛百度,但很明顯在數據上遠遠沒有達到8倍、10倍的地步,且百度輸入法是以較大比例超過訊飛輸入法的。縱然艾瑞網的數據未必一定準確,但CTR的報告也未免顯得過分夸張和讓人無法信服。

與之對比的是,艾媒報告則與艾瑞網數據(這二者有競爭關系,按道理不會相互勾連)則更為接近,第一名仍然是搜狗,但與二三名的差距在較小范圍內:

數據沒有完全對應上,未必準確,但大面上艾媒報告顯得更加理性一些,CTR的報告顯得過分夸張了,有些急不可耐突出搜狗“第一”地位的感覺——然而,誰也沒有否認搜狗市場占有率第一的地位。

在這三份報告中,賽諾報告對訊飛的市場占有率情況避而不談,總體而言,訊飛第三的位置也是公認的,與搜狗、百度有一定的差距。

除了市場占有率數據,搜狗自稱語音輸入日均語音請求5.84億次, 超過了百度與訊飛兩家頻次之和,這方面沒有艾瑞網類似的外部機構做參照,但搜狗輸入法在語音上對百度、訊飛的領先,也明顯有違行業和大眾的普遍認知。在CTR發布報告后,一些網友發出質疑(截圖來源:科技時代報):

雖然網友們的言論有些地方過分偏激,不值得全部采信,但至少,這些集中的大眾認知展現,表達出CTR報告與大眾普遍認知的背離,也同時表達了百度、訊飛輸入法在語音方面受到的認可程度。

邏輯自恰,都做到了嗎?

一個市場研究報告,每個數據剖根究底很難,但報告本身至少得邏輯自恰,如果自己前邊說的和后邊說的存在矛盾,那公信力也就蕩然無存了。

也即,即便我們拋開各種數據的真實性不討論,分析一個報告是否可信,至少可以從報告是否做到了前后一致來著手。

例如,艾媒報告中,百度在語音輸入上領先行業,既有用戶規模,也有每日語音輸入次數:

這些數字無從考究可信度有多高,但至少,柱狀圖與同一個報告前文中搜狗、百度、訊飛的用戶份額情況沒有太大出入,只是百度語音輸入在其用戶比例和使用中略高了一些,乘以一個合理的倍數到這里排到了第一。至少,報告本身前后邏輯的一致性沒有明顯的問題。

而反觀CTR的報告,如果報告前半部分提到的搜狗市場份額高出百度近10倍,高出訊飛近8倍,到了后半部分談語音的時候,語音輸入日均請求頻次,為何搜狗又僅僅高出訊飛、百度1倍多一點:

順著CTR報告的邏輯,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訊飛、百度的用戶語音使用情況遠遠好于搜狗,所以才會在市場占有率遠低于搜狗的情況下,語音使用實現了“追趕”。然而,同樣是CTR的報告中,又提到搜狗用戶每天使用語音輸入法功能的時長最長:

問題來了,市場占有率遙遙領先,用戶的語音使用情況又最好,按道理日均請求上應該再拉大差距,從8倍、10倍到9倍、11倍等等才對,為何差距反而大大縮小,只在一兩倍之間了?

最后再來看賽諾的報告,通篇只談用戶的語音輸入比例,訊飛的語音用戶比例最高,對應報告后半部分用戶語音認知率也最高,這二個指標本來就是內在一致的,有認知才會有使用比例,至少報告自己沒有出現邏輯對不上的情況。

輸入要顛覆自己,領頭羊先要摒棄陳舊的競爭思維

一份行業研究報告,不僅有數據,更應該洞察未來。

對語音輸入來說,技術才是決定未來的東西,只是羅列眼前的數據(還不一定對)不如去探討未來的技術潛力。

技術比拼,看的是潛力而不是眼前的功利,技術不說謊,好用的最終才能最終贏得用戶。

百度與訊飛是AI賽道上的競爭對手,與此對應的是,艾媒報告和賽諾報告也各自強調了輸入法三巨頭的語音技術能力情況,艾媒報告如下:

賽諾報告如下:

而反觀CTR報告,卻對具體的語音能力行業對比情況避而不談,只是在不斷強調數據、比例、市場占有。

這原本沒有錯,但正如CTR報告自己所說,語音輸入已經滲透到工作生活的各個場景之中,用戶的需求也日趨多元化。輸入法作為“遠古”互聯網產品,在這個浪潮下正面臨極好的重塑認知機會,改變過去單純的工具產品定位,帶來更多商業模式空間。

艾媒報告中,給到了AI介入輸入后帶來的輸入法應用革新:

其中,類似凌空手寫、智能聊天助手已經可以脫離手機、PC的范疇,為輸入法打開更廣闊的智能終端應用空間。

無論如何,輸入法的新故事與新希望,是顛覆自己創造全新的產品形態,這就需要領頭羊們拋棄過去陳舊的競爭思維,不再糾結市場占有率,而更大程度去創新。輸入法的競爭,很可能要新開辟一條賽道,而不是在原有賽道上爭個高下,這或也是市場占有率排名二三位的百度、訊飛積極投入語音輸入的原因所在。

而CTR報告對原本已經處于市場占有率榜首的搜狗輸入法過分地夸贊,在9月份就推出一個2019全年的市場報告,且中間或還存在著種種邏輯不匹配之處,某種程度上可能反應出了搜狗的整體焦慮。

8月初,搜狗公布2019年Q2財報,總營收為3.036億美元,歸屬于搜狗的凈利潤為2130萬美元,而去年同期為3820萬美元,一方面絕對值低,另一方面同比也出現了大幅下降。財報發布當日,本來就不太景氣的搜狗股價又應聲下跌11.6%。

搜狗或正陷入增長停滯的泥潭,這個時候不論對內、對外、對投資者都需要“穩定軍心”的素材,CTR的報告在9月出爐或許是最好的安慰劑,這也無口厚非。只是,輸入法與AI融合后,走向未來需要更多領頭羊產品做出擔當,切不可把安慰劑當麻醉劑使用,蒙蔽了自己追逐技術、追逐未來的初心。

*此內容為【科技向令說】原創,未經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

【完】

曾響鈴

1鈦媒體、品途、人人都是產品經理等多家創投、科技網站年度十大作者;

2虎嘯獎高級評委;

3作家:【移動互聯網+ 新常態下的商業機會】等暢銷書作者;

4《商界》《商界評論》《銷售與市場》等近十家雜志撰稿人;

5鈦媒體、界面、虎嗅等近80家專欄作者;

6“腦藝人”(腦力手藝人)概念提出者,現演變為“自媒體”,成為一個行業。

7現為“今日頭條問答簽約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傳播顧問。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曾響鈴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曾響鈴,作家,資深評論人,[移動互聯網+ 新常態下的商業機會]作者,[網紅經濟學]作者之一,《商界》等多家雜志撰稿人。微信號:xiangling0815 重點關注SaaS/智能硬件/互聯網金融/O2O/新媒體運營等。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