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小黃車押金退完需100多年,網友高喊別讓戴威跑了

上峰說 2020-01-14

原標題:小黃車押金退完需100多年,網友高喊別讓戴威跑了

共享單車曾風靡一時,被認為是繼網約車之后,又一座金礦。在互聯網巨頭的推波助瀾下,它們達到輝煌的頂點,旋即又跌入冰點,一些共享單車企業燒錢數百億,最后僅殘存一堆廢鐵,并給環境造成了影響,給城市管理增添了麻煩。

隨著潮水退去,共享單車哀鴻遍野,一些共享單車企業人去樓空,ofo小黃車也名存實亡,最近,小黃車創始人戴威已辭去公司職務,讓尚未退押金的用戶為之一驚。有網友甚至喊出:“別讓戴威跑了”!

小黃車黃了

風流都被雨打風吹去!今天,共享單車使用率越來越低,剩下來的少部分企業,似乎也看不到希望。共享單車雖然解決了最后一公里接入問題,但風口過后,共享單車的熱度大為衰減。城市車多,騎車不安全;馬路上塵埃多、空氣差;受天氣影響,下雨不能騎,太熱、太冷不方便騎……隨著燒錢結束,補貼停止,大部分用戶放棄了共享單車,或者說他們使用共享單車的頻率大為下降。

用戶成挨宰羔羊

曾經,小黃車投放了2000多萬輛自行車,大街小巷那一抹黃色,十分吸人眼球。大量資金蜂擁而入,推動小黃車刮起一股旋風,日訂單量曾超過3000萬單。艾媒咨詢的數據顯示,2018年5月,小黃車的月活躍用戶達2937.7萬。而據公開的數據顯示,最輝煌的時候,小黃車市場份額超過60%,日活躍用戶接近3000萬。

現在,街上的小黃車數量越來越少。問題爆發后,這些真金白銀買來的產品,最后成了一堆廢鐵,被環衛人員送到垃圾場。從2018年下半年到現在,ofo進行多次挽救,都沒有成功。管理層混亂,多方擠兌,小黃車滑入深淵,無藥可救。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數據顯示,2020年1月2日到8日,ofo新增6條被執行人記錄。此前,法院已查明,該公司已無可供執行財產,創始人戴威等被限制高消費。

小黃車創始人戴威

最新消息,ofo小黃車創始人戴威已不再擔任公司要職,并辭去了公司法人代表。這條消息,迅速引發了網友關注。他們并不在乎戴威,而是在乎手上的押金沒法退。網名為“小萌的橙子”說,戴威退出ofo法定代表人及高管,“這是要告訴我,等了一年多的199元押金永遠退不回來了嗎?”他認為,這么多資金挪用,監管漏洞太大,ofo公司居然沒有人為此擔責,這讓他想不通。另外,雖然199元并不多,但創業公司對用戶薅羊毛,沒有承擔應有的社會責任,這是不能忍受的。

退完押金需100多年

ofo小黃車的押金退不回,有超過1600萬人在線上排隊。1月12日晚,ofo發布退押金政策提醒,稱會按順序退款,建議線上申請。不過,按目前的排隊人數,一天退幾百個人,要等到猴年馬月?

一位ofo用戶告訴筆者,她已申請退押金1年多了,最近登陸一看,發現排在她前面的還有近1176萬人。還有用戶悲憤、悲觀地說,他充值之后一次都沒騎,發現周邊小黃車已不見了,這199元的押金,有生之年可能退不回來了。

小黃車堆積如山

退款速度越來越慢,從2018年底一天退幾千筆、一兩萬筆,到現在,一天僅能退幾百筆。2018年12月18日,ofo退了幾千筆, 20日退了2萬多筆。當時的退款速度,很多人覺得還有希望。如果平均一天能退1萬筆,按1600多萬用戶來看,5年左右便可退完。

然而,隨著問題持續發酵,局勢陡轉直下,到后來,一天僅能退幾百筆,這讓用戶幾乎看不到希望。要知道,這么龐大的用戶群,按現在這個進度,需要100多年。

翻身無望,玩起新花招

ofo并沒有放棄自救,不過,僅限于營銷方面的自救。最近,ofo又有新的套路,用戶在ofo界面購買電商平臺的東西,可返小額押金。筆者發現,ofo打出無需排隊,即可退押金的營銷手段,通過購物,即可返現。去年10月開始,ofo推出“購物返現金,押金可提現”等活動。想退押金的用戶,需先授權將押金轉至ofo返錢賬戶,再到電商平臺購物,購買成功后,才能提取相應的押金以及現金獎勵。

小黃車時代已經過去

用戶發現,自己被ofo綁架了,這種方式就意味著押金不能直接退,被迫通過購物去換取,必須花大量的錢購物,才能拿回押金。更讓用戶生氣的是,有人發現,通過ofo的APP指定購物,價格貴了不少。也就是說,為了退押金,吃了更大的虧。文/徐上峰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押金
  • 上峰說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堅持價值分析,趣味與思想兼備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