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任正非為頂住壓力不做小靈通,曾加重他的抑郁癥

上峰說 2019-10-18

原標題:任正非為頂住壓力不做小靈通,曾加重他的抑郁癥

小靈通曾紅火了好幾年,很多企業憑借小靈通大賺了一把,UT斯達康、中興通訊等,成為小靈通的受益者。但是,華為沒有進入小靈通領域,堅定認為這是落后的技術,不會有未來。但華為當時拒絕進入小靈通領域時,究竟面臨了怎樣的阻力和壓力?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

任正非接受美聯社的采訪紀要,近日在華為心聲社區披露。美聯社記者問華為當時是否就做小靈通進行了決策,如何看待小靈通這一業務?任正非說,小靈通的出現,在中國是一個怪胎。小靈通原本是家庭電話,中國電信把它作為社會電話,是臨時性的產品,用來彌補當時沒有移動電話的缺陷。他說,“東一榔頭、西一棒子”,注定是失敗的,方向的正確對華為很重要,只有方向正確,才有可能成功。華為會把戰略力量,投入到有希望的領域。

放棄很賺錢的小靈通

小靈通原本是日本企業做的一個標準,采用微蜂窩組網,頻率信號很弱,接打電話會出現掉話,使用體驗并不好。但就是這樣過時的技術,在國內曾經轟動。為什么小靈通有那么多缺點,卻能在國內爆發?

一是便宜。早期,手機是雙向收費的,還有漫游費,很多人買得起手機,不敢用手機。打電話往往都是讀秒,到了50多秒的時候,趕緊掛掉。而小靈通的資費很便宜,每分鐘通話只有0.1元左右。因此,小靈通用戶每個月只要一二十幾元資費,就可滿足通信了。對一些低收入人群來說,這相當合算。另外,世紀初,手機還比較昂貴,小靈通基本上不要錢,入戶就可送小靈通。

小靈通曾紅極一時

當然,小靈通在中國紅火一時,也是機遇使然,當時的電信改革,讓小靈通覓得了市場機會。之前,我國電信市場是壟斷的,就中國電信一家,為了打破壟斷,引入競爭,成立了中國聯通,后又將中國電信的移動業務拆分出來,于2000年成立中國移動,形成三強競爭的局面。移動業務分離出去后,中國電信隨即就遇到了麻煩——移動業務爆發式發展,而自己又不能經營移動業務了,完全處于被動,內部人心惶惶。于是,沒有移動牌照的中國電信,就想到小靈通,以打擦邊球的方式,變相進入移動業務領域。

中興通訊就是憑借小靈通,迎來快速發展的幾年。盡管中興通訊今天的營收,大約只有華為的1/9(上半年,中興通訊實現營業收入446.09億元,華為實現銷售收入4013億元),但是,15年前,兩家企業相差不大。

既然小靈通的貢獻如此巨大,當時并不強大的華為,為什么沒有進入小靈通領域?這與華為的戰略相關,成立以來,華為持續聚焦主航道創新,幾年前,華為曾經做過一個捕魚的瓦格尼亞人形象廣告,來闡述“不在非戰略機會點上,消耗戰略競爭力量。”盡管華為此后沒有再提這句話,但在我看來,這句話是對華為高度濃縮的概括。

聚焦戰略力量

盡管華為今天已涉足較多的領域,但這些業務都是圍繞基礎通信、聯接的延伸,華為依然有清晰的主航道。正是因為聚焦主航道,華為在研發上才能確保充足的彈藥供給,持續對準同一城墻口沖鋒。憑借聚焦,華為在底層技術上確立了優勢,這是華為做好其他領域的根本。

“我認為,戰略是要從長遠來看問題,到底這個社會的需求是什么,這點是很重要的。”任正非接受美聯社采訪時說,“小靈通是一個沒有前途的產品,會消耗大量精力,將來怎么把戰略力量聚焦到有希望的領域?”

華為

不過,在華為內部,當時卻經歷了一番斗爭,也面臨巨大的壓力。因為,當時華為并不是很強大,在為生存而戰,而做小靈通又很簡單,閉著眼都賺大錢。那時候,華為內部很多人都給任正非寫報告,要求做小靈通。

任正非說,他當時每看一次報告,內心就經歷一次折磨,加重了他的抑郁癥。“外部的壓力,我們一點都不害怕,反正堅決不做,”任正非坦言,真正的壓力來自內部,“如果說不做,萬一華為公司真的由于我判斷失誤栽跟頭,死掉了怎么辦?”這種糾結與折磨,經歷了8年,直到國內3G發牌,華為才放下心來。

從2000年開始,到2008年,是華為糾結的8年,但華為頂住了壓力,不在落后技術做戰略投入。回過頭來看,華為的戰略眼光,是高瞻遠矚的。因為,集中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做小靈通這種落后的技術,長遠來看,是沒有未來的,到后來必將被拋棄,所做的一切都沒有價值。文/徐上峰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華為
  • 上峰說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堅持價值分析,趣味與思想兼備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