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非典”逼出了電商,“肺炎”后在線醫療上位?

信海光 2020-02-12

躲疫蟄伏,只能提筆,為抗疫盡綿薄之力,這是我的第十八篇“擼文抗疫”文章。

疫情肆虐,餐飲業、航空業、旅游業等傳統行業遭受重創,但也有因此受益的行業,比如這次涌現出的“在線四大天王”:在線醫療、在線教育、在線辦公、在線娛樂。

在二級市場,相關板塊、個股更是暗流涌動,尤其是在線醫療領域,因為與疫情的超高度相關性,表現尤其亮眼。

這從BAT互聯網巨頭公布的部分數據、信息可以清晰看出。

疫情爆發后,百度于1月27日開通了肺炎類問題免費咨詢通道,提供7*24小時的免費咨詢服務。2月7日,百度針對疫情形勢嚴峻的湖北地區,擴大“問醫生”線上咨詢免費服務范圍,由此前的肺炎類癥狀免費咨詢,擴大到全部科室的病癥咨詢,而全國其他地區的用戶,仍享有肺炎類問題的免費咨詢服務。此后,繼湖北地區所有咨詢全部免費后,百度又馬上宣布再次擴大全免范圍。針對10個疫情嚴重的城市(溫州、重慶、長沙、信陽、南昌、杭州、寧波、臺州、南陽、駐馬店),也提供全科室免費咨詢。截至目前,半個月不到的時間里,百度App“問醫生”累計咨詢量已突破400萬次,服務頁面總訪問量現已接近2億,創下行業記錄。

同樣,阿里也于1月24日晚間,定向針對湖北地區居民在支付寶App上線互聯網醫生免費義診服務 。截止1月28日13:00,已有超過160萬人訪問在線義診。支付寶在線醫生平臺某醫生表示,目前一天的接診量大概在160個。而在用戶地域分布上,97%的訪問量來源于湖北省,其中64%的用戶集中在武漢市。

而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冠肺炎疫情,騰訊也火速升級“全國新型肺炎疫情動態”專區,并已在微信“支付”頁面向全國用戶增加“醫療健康”服務,也是用戶暴增。

為什么一場災難般的疫情,卻忽然火了互聯網公司的在線醫療?

究其根本可以從三方面進行觀察,最直接的原因當然是用戶需求。疫情爆發之初,全球醫療界都頗感突兀,普通民眾更是對疾病一無所知,無知則恐懼,恐懼則求助,但疫情情況下卻偏偏沒法出門,在為了安全“自我隔離”這種恐懼、幽閉的環境下要求解求助,互聯網自然成為距離最近、最簡便、最安全的方式。

另外一大原因就是政府的大力推動。對于新興產業來說,政策因素對發展之重要已是眾所周知。2018年9月,國家衛健委印發三份互聯網醫療新規文件:《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試行)》和《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范(試行)》,這本來是對互聯網醫療、互聯網醫院和遠程醫療做出明確的規范和指引,但“合規化”依舊成為壓垮原有商業模式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所謂此一時彼一時,隨著疫情的到來,在線醫療優越性陡顯,來自政策方面的支持度也相應大增。單是近期,衛健委就兩次發文表態要大力開展互聯網診療服務。比如2月7日,國家衛健委發布《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關于在疫情防控中做好互聯網診療咨詢服務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確各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要充分發揮互聯網診療咨詢服務在疫情防控中的作用,讓人民群眾獲得及時的健康評估和專業指導,精準指導患者有序就診,有效緩解醫院救治壓力,減少人員集聚,降低交叉感染風險。2月8日,衛健委再次發文《國家衛生健康委加強疫情防控中互聯網診療咨詢服務工作》,對發揮互聯網診療咨詢服務的作用進行強調。

第三大原因則是互聯網平臺企業的能力積累使然。實際上仔細觀察可知,在這次疫情中因互聯網醫療需求受益最大的,還是以BAT三大巨頭為主,其背后有頗多必然原因。

比如以百度App“問醫生”為例,它甚至連個單獨的App都不是,只是百度App的一個子產品,但卻短時間內就吸引到數百萬累計咨詢量,這是為什么?

其有幾個特點值得關注:其一,所謂互聯網+醫療,本質還是建立在互聯網上,是基于互聯網連接的一種服務與需求。而這恰恰是百度這種巨頭平臺公司的內在屬性,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加速和拉近了需求與信息、服務間的連接,百度們正是背后的最大推動者,在關鍵時刻,也自然的成為最大受益者。

其二,在線醫療本身就是一個普惠性的服務。如果說平時用戶需求還可說多種多樣的話,在疫情期間,這種需求實際上比較單一,更適合百度、騰訊這樣用戶基數較大的平臺發揮。尤其是百度,有事不決問百度本來就是網民的日常上網習慣,疫情焦慮之下,作為求知問解的第一選擇,網民下意識就會去百度搜索,匯合成大數據就是在百度上高達10億的關于肺炎內容的日均搜索量。大量的需求也催生了服務的產生,比如除了“問醫生”免費渠道的開通,百度同時也迅速利用AI和大數據能力推出了新冠肺炎自測工具來滿足用戶需求。

與垂直類在線醫療平臺相比,巨頭所擁有的入口優勢幾乎就像掌握了“核彈”。因為馬太效應的原因,越是疫情這種特殊時期,威力越明顯。百度“問醫生”的2億訪問量幾乎是個天文數字,但如果考慮到它背后倚靠的百度App這個超級移動互聯網入口的用戶量級和日常訪問量,其實一切并不奇怪,根據百度財報披露的信息,截至去年9月份,百度App單日活躍用戶就高達1.89億,至于百度的整個移動用戶規模則在10億以上。

巨頭旗下在線醫療的火爆,實際上是向各大垂直在線醫療產品提出了一個嚴峻的問題,含辛茹苦數年,辛苦耕耘細分市場,但隨著在線醫療逐漸普適化,后續該如何和巨頭們競爭?這是一個疫情之后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對他們來說,疫情帶來的不止是商機,也是危機。

在疫情和巨頭的推動下,在線醫療在普適性和普惠性方面實現了大擴張,再加上在線教育、在線辦公、在線娛樂(此次主要是短視頻)的火熱,很容易令人聯想起17年前非典后電商行業的異軍突起,當時也是一場疫情改觀了中國互聯網業的競爭格局。

但如果仔細比較的話,兩場疫情與互聯網公司之間關系還是有很大不同的。最大的不同就是,在非典期間,電商業的崛起實際上是自發和無心插柳的,但此次“四大天王”的集體爆發卻明顯是互聯網行業的有備而來。十七年間,中國互聯網基礎設施一直在加速建設之中,在很多領域,資本和基礎設施建設甚至跑到了需求前面,需要主動去培育市場和需求,這從近年來爆發的一場場燒錢大戰可以看出。所以當疫情一旦來臨,已有的互聯網設施會飛速撲上去對接,這應該就是需求與服務之間的天然吸引力。

還有一重動力也不能忽視,那就是公益驅動力。中國互聯網經過二十多年發展,已經成為經濟中幾乎支柱性產業般的存在,幾大互聯網巨頭更是在規模上凌駕于一般傳統企業,所謂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又或者是由于與用戶連接更密切,在危難時刻,互聯網公司總是表現出高度的公益熱情,而體現在疫情中,就是類似百度這樣推出大量免費服務來為民眾乃至合作伙伴一解燃眉之急。這在在線醫療、在線教育和在線辦公領域表現尤為突出,甚至導致服務器擠爆的現象,巨頭公司們不得不緊急擴充服務器。

毫無疑問,疫情總會結束,而疫情之后,互聯網業在整體上將因在疫情中起到的重大作用深受其益。這不但是因為互聯網以服務的模式滿足了人們疫情期間的大量日常需要,還因為互聯網尤其是平臺經濟在疫情期間表現出極大的組織動員能力,疫情期間,平臺經濟在組織社區生活物資分發、跨地域救援物資調配、救援資金募集、政府指令和疫情信息充分傳遞方面的表現,都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具體到在線醫療市場,當然也會因疫情而改觀。最大的改觀就是前文所提到的在普適性和普惠性方面的大擴張,在此之前,互聯網醫療雖然也算是風口,但終歸只有少數人嘗鮮,但一場疫情就像一場免費的市場啟蒙風暴,為互聯網領域引入無數新用戶,他們將成為推動未來互聯網醫療市場實現大爆發的決定性力量。

另外,需求的劇增必然產生新的矛盾。所以,一方面,會有更多資金投入到互聯網醫療的基礎設施改善方面;另一方面則是加大對科技含量的投入,拓高向上的天花板,這包括人工智能AI、區塊鏈Blockchain、云計算Cloud、大數據Data在互聯網醫療領域的更多應用,也包括5G與在線醫療的加速結合,尤其是后者,實際上不止是在線醫療的進步,而是把整個醫療推向智慧醫療時代。

5G網絡技術具有大帶寬、高速率、低時延的特點,突破了4G的壁壘,使圖像、音頻的傳輸再也不用擔心卡頓的問題。未來,憑借大寬帶、高速率、低時延、海量鏈接等特點,醫療將突破時空限制,變得更為普適、普惠,“看病難”等社會問題甚至都可能迎刃而解。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信海光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信海光微天下--在這里,分享我的見與識!微信ID(gongzhonghao001)微信最值得收藏的公眾號之一。獨立思考,自由閱讀,每日放送,經常會有最新的科技產品通過微信互動贈送給讀者體驗......一個專欄作家、資深記者、互聯網玩家的公眾號,很多地方有假話,但在這里說的一定是真話。歡迎收閱!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