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工信部定調:中國需要什么樣的區塊鏈?

鋅財經 2020-01-07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鋅鏈接(ID:xinlianjie)

文:趙雪嬌 編輯:獨秀

12月20日,2020中國產業區塊鏈峰會在武漢舉行,在中共武漢市委網信辦、武漢市經濟和信息化局的指導下,鋅鏈接、武漢多牛世界時尚創意產業園及江岸區科學技術與經濟信息化局共同主辦此次峰會。

在現場,工信部電子五所區塊鏈主管相里朋分享了“中西部城市的區塊鏈機遇”。

相里朋認為,中國發展區塊鏈,首先,要走在理論最前沿,滿足自主知識產權,基于國密和國際算法,支持隱私授權保護和千萬級并發等技術要求。其次,要占據創新制高點,不僅有關鍵技術的創新突破,更要為實體經濟賦能。最后,要取得產業新優勢,不僅要打造具有中國特色的產業鏈條,更要走得出去,要立足中國,放眼世界。

以下是相里朋演講實錄,有刪減:

產業區塊鏈成為經濟新引擎

近幾年,國際地緣政治格局變化加劇,發達國家增長中樞下行,拖累全球經濟發展。全球經濟“迷茫期”已有十年,并將長期延續。

為了破局,國際各主要經濟體均選擇大力發展數字經濟,但各有側重。

我國更是直指大力發展數字經濟,尋找了一條獨特的道路是主動擴大消費內需,但是難點在于無先例可循。

數字經濟是人類通過數字化的知識與信息的識別—選擇—過濾—存儲—使用,引導、實現資源的快速優化配置與再生、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一種經濟形態。數字經濟的三個特點是:數據化、平臺化、普惠化。

數據是數字經濟的基礎,信任是數字經濟的基石。

近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文章,明確提出,將數據作為新生產要素,是數字經濟的基礎,其核心內涵發生了變化。

從《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在原始資本中,只包括土地、勞動、資本、知識、技術、管理。而今,將技術添加進來,主要原因是數據成為獨立的新生產要素,具有乘數效益。數據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數據有必要資產化,進行資產交易,配置相應的貨幣資源,以支持數據成為新生產要素。

區塊鏈是數字經濟的戰略性支撐技術,更是構建信任機器解決方案。

產業區塊鏈可以支撐數字經濟的發展,因其符合數字經濟的特性:開放創新、公平共享、安全可控、賦能實體。

產業區塊鏈是一項技術范式,建立對價值轉移的完美協議,實現新的共享機制;

產業區塊鏈是一個賬務系統,是去中介、強監管、用戶共同維護的分布式賬本;

產業區塊鏈是一種產業互聯網升級,是網絡空間中各種互聯網資產的分布式管理系統。

目前,人們正處于一個自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的互聯網科技革命,再次深化的第二次科技革命時代。新技術、新模式應用正朝向融合轉型。單技術、單產品正加速向多技術融合互動的集成化、平臺化、系統化創新轉變。

推動區塊鏈與實體產業深度融合,賦能實體經濟助力轉型升級是產業區塊鏈核心使命。

產業區塊鏈的典型特征包括:密碼數字對象、價值不可復制;數據來源可溯、數據權屬明確;數據整合保障、數據產權清晰;交叉驗證確保數據真實可信;激勵和交易體系為數字資產定價。

峰會現場,鋅鏈接聯合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第五研究所、鋅財經、重慶區塊鏈測試中心、科技鏡像發布了《產業區塊鏈圖譜》。可以看出,區塊鏈技術的發展逐漸回歸產業,生態也變得多元。

近期,鋅鏈接聯合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第五研究所發布的《2019年中國區塊鏈產業園區發展圖譜》顯示,在產業區塊鏈領域,先是自下而上,進而自上而下的應用場景構建過程當中,各地方產業園區的工作起到很大的推進作用。作為地方的產業經濟規劃者之一,產業園區還擔當著行業去偽存真的重任。產業園區也是能量聚集地,通過與地方的扶持政策、產業基金結合,為企業成長賦能。

從中西部地區發展規劃來看,新興產業已成為普遍性選擇,甚至過多突出對新興產業甚至機器人、云計算、智能制造等從實際上還夠不著、摸不到的產業,偏離了實際,背離了市場。因此,要擯棄這種跳躍式的發展思路,在傳統優秀產業基礎上,結合區塊鏈技術賦能實體經濟。

區塊鏈不是新型技術,而是一種新型的應用模式。

中西部地區傳統產業優勢明顯,應該規避技術陷阱,因地制宜、充分發揮自身優勢,發展區塊鏈產業。產業發展有兩大核心點,學科建設和財力投入,區塊鏈有望為中西部賦能實體提供了新的融資渠道。

占據創新制高點,取得產業新優勢

區塊鏈平臺軟件作為一種傳遞信任、促進協作的底層基礎軟件,具有去中介、難篡改、可追溯、多方互信等特性,有望廣泛應用于金融、證券、社會征信、供應鏈、電子政務、5G通訊、工業互聯網、裝備制造等領域,被譽為數字經濟的基石。

全球已有22個國家政府、73個國際組織公開關注區塊鏈平臺軟件的發展,全球創業項目28.92萬個,已公開專利9635項,融資規模超80億美元;國內活躍企業800余家,集中于北上深杭廣等地,區塊鏈硬件、平臺、應用、咨詢的產業鏈條已初步形成,預估2022年產業規模達4.59億美元。

國外典型代表有IBM、Oracle、Microsoft、Amazon、Cosmos、IOTA、EOS、Ripple、Stellar、MOAC等;國內典型代表有京東、騰訊、百度、阿里、迅雷、華為、平安、萬向、微眾、眾安、海航、井通、布比、永旗、趣鏈、秘猿、眾享比特等。

可以看出,國內區塊鏈企業呈現兩極分化趨勢。一類是以BAT為代表的互聯網大廠,另一類是以井通、布比、永旗、趣鏈等為代表的創業公司。

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在區塊鏈發展中都存在問題。

國內外對區塊鏈平臺軟件的研究、探索和應用幾乎同時起步。但國內在底層關鍵技術上整體落后國外3-4年,在中間層整體落后2-3年,在應用層整體落后1-2年。

國外企業側重于BFT共識算法、原子跨鏈、子鏈等底層關鍵技術。國際巨頭將區塊鏈平臺軟件作為核心戰略進行布局,不斷提供人財物力,集聚全球資源打造開源社區,輸出原創技術和開源產品,影響和主導行業發展方向和路徑。

國內企業側重于哈希鎖定、分布式私鑰控制、隱私數據授權訪問等中間層關鍵技術,以及智能合約、強隨機數等應用層關鍵技術。

國內龍頭企業在區塊鏈創新上缺少動力,創業企業又欠缺資金投入創新,且國內產品嚴重依賴國外開源軟件產品。據不完全統計,國內70%的產品是在IBM主導的Frabic上進行改造創新,近20%是在社區主導的Ripple上進行改造創新,雖應用探索多于國外同行,但對于行業影響力不足。

中國需要什么樣的區塊鏈?

首先,要走在理論的最前沿,即要滿足自主知識產權,基于國密和國際算法,支持隱私授權保護和千萬級并發等技術要求。

其次,要占據創新的制高點,即不僅有關鍵技術的創新突破,更要基于技術結合實體經濟,為實體經濟賦能,支持政務、民生、商業場景的創新應用,要具備高質量、高安全、高效率。

最后,要取得產業的新優勢,即不僅要打造具有中國特色的產業鏈條,更要具備能力,走得出去,要立足中國,放眼世界,讓中國特色區塊鏈產品為全球各國朋友,提供簡單易用、安全高效的信任建立和價值流轉服務,讓中國共識成為世界共識。

下一步,工信部電子五所將會貫徹落實重要講話,基于已有基礎,圍繞區塊鏈關鍵技術突破、區塊鏈創新應用等方向,建設區塊鏈創新應用適配驗證環境,開展政策標準研制能力、應用適配驗證能力、系統質量保障能力、技術咨詢服務能力建設,支撐行業提供高質量、高安全、高可靠的國家級區塊鏈平臺軟件及應用產品,助力區塊鏈技術與經濟社會的深度融合,賦能實體產業轉型升級。

支撐政府的智庫、服務行業的平臺

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第五研究所是工業和信息化部直屬正廳級事業單位,建于1955年,是中國最早從事環境試驗、可靠性研究的權威機構,提供從材料到整機設備、從硬件到軟件全方位的質量可靠性服務。

同時,該所為國家部委、地方政府提供政策支撐、產業實施、技術咨詢、測評驗證等服務。

工信部電子五所的定位是,支撐政府的智庫、服務行業的平臺,開展科學研究、技術服務、支撐政府的產品開發和完整解決方案。

目前,該所已經貫穿電子的全行業領域,重點聚焦整個電子產品的可靠性領域。從縱向看,包括產業的原材料、元器件、整機產品、軟件系統,直至大型系統、軟件集成。

在軟件方面,工信部電子五所通過研究數據庫相關的軟件產品,形成基礎性的可靠性保障能力,進而形成行業相關的解決方案,如工業互聯網質量管理平臺,服務于各個領域。

在區塊鏈領域,作為國家重點支撐單位,工信部電子五所正在支撐國家部委開展“十三五”、“十四五”的產業規劃,主導區塊鏈產業政策的制定,協助國家部委、地方政府制定行業監管政策,產業發展規劃,搭建區塊鏈創新應用測評驗證環境,制定區塊鏈質量要求及標準規范,推進國家區塊鏈關鍵技術攻關,培育區塊鏈產業健康發展,保障區塊鏈應用創新和場景落地質量,服務范圍涵蓋從頂層設計到落地實施,從技術咨詢到測評驗證等。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鋅財經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專注80后企業家,聚焦新經濟。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