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云從的99層地基

鋅財經 2019-10-09

文/楊潔 編輯/單一

2015年,從中科院走出的周曦萌生想法,企圖用AI技術突破商業應用開始,云從就面對著強大的競爭對手。

例如2011年,清華畢業生印奇和同學創立的曠視科技;2012年,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后研究員朱瓏歸國創辦的依圖,以及幾乎同時期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湯曉鷗成立的商湯科技。

由于資本關注,一批帶資入場的AI公司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市場的容量很大,但在實際的場景落地中,走得卻沒有那么快。

中國計算機視覺行業

通過短短幾年的攻城略地,中國計算機視覺行業形成了“四超多強”的格局,曠視、商湯、云從、依圖成為行業四大獨角獸,分別完成了多輪的“融資”競賽。

“九死一生。”云從科技高級副總裁楊樺這樣告訴鋅財經。

這家從中科院重慶研究院走出的創業公司,在經歷了風口、競爭、和資本追逐之后,成為備受矚目的AI公司之一。

2018年10月云從完成B+輪融資,其估值已經漲至230億元,在以銀行為主的金融戰場,云從科技占據了80%的市場份額,服務約400余家商業銀行;在安防領域,其服務對象涵蓋31個省市區。

中國人工智能風起五年,這些玩家們也慢慢悟出一道鐵律:技術落地才是AI公司價值的證明,從學術界到商業世界,各家都在金融、安防、交通、新零售等領域搶奪市場,證明價值。

各家的偏好和步調不盡相同,在云從的規劃中,商業化落地一直都是重中之重。

“生死時速”

近兩年來,云從創始人周曦鮮少接受媒體采訪,大多數時間,周曦都投身于一線,專注技術與產品的研發。

在鋅財經的采訪中,“戰略性強,善于規劃”是周曦被多次提及的領導風格,“技術一定要落地。”楊樺回憶,這句引領人工智能行業商業化的鐵律,周曦從創始之初就一再強調。

倒也并不奇怪,在2015年云從成立的當口,商湯,曠視,依圖等企業已經開始在安防,銀行等領域混戰,并相繼有產品落地。

在起步上,云從并沒有占的先機。如果創始人和企業沒有往前多看一步,這家缺乏創業經驗的團隊,必定會在對手的擠壓下尸骨無存。

云從創始人周曦

2011年,周曦回國,在中國科學院重慶研究院成立智能多媒體中心,從事計算機視覺相關研究。

周曦告訴鋅財經,在當時的階段,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的這個分支中,語音識別已經到了系統化的階段,而圖像識別處于實踐的階段,但天然的,圖像應用場景更加廣泛,是重要的跨行業入口。

看準了圖像識別的方向,周曦帶領團隊開發出了國內首個刷臉支付原型系統、智能攝像機、人臉屬性分析等系列人工智能系統。

2014年,研究中心的幾十號研發人員已經不能滿足業務需要,并且在運營管理,業務方面也存在巨大的缺口。

幾經思索、討論,周曦團隊決定成立人工智能公司,2015年4月15日,云從科技正式成立。

得益于人工智能概念的升溫,市場涌現出了大量的需求,在當時,曠視已經有諸多C端產品落地,并與螞蟻金服合作,轉向To B;商湯投入大量資金和資源,建立起幾十萬人的數據庫,逐步提高人臉識別準確率。

但新一代技術公司該怎么走,也是他們共同要思考的問題,周曦認為在這個領域,過了技術先發者的窗口期,各家識別的準確率比行業高出1%,沒有實質意義。

與行業結合,落地,形成產品甚至是解決方案,才是當時人工智能公司規模商業化的核心。

而在中科院時期,云從科技承接過國家級別的人臉識別項目,與此同時,2015年的“3.15”晚會上,曝光了諸多銀行無法識別假身份證的系統漏洞 ,基于兩方面的考量,銀行理所當然的成為云從切入行業的第一個選擇。

成立于2015年的云從科技

據云從聯合創始人姚志強講述,云從科技的第一張業務訂單,是幫海通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做遠程開戶的身份認證系統。

為了做成這第一單業務,時任云從科技研發總監的李夏風等10位核心技術人員在海通證券的機房里奮戰,餓了吃外賣,困了就睡在機房里臨時支起的折疊床上。

所有人進入戰斗模式,經常為具體方案爭得面紅耳赤,不過,要將實驗室誕生的研發技術形成一套面向大型 B 端客戶的商用解決方案,對于當時的云從團隊來說,仍然困難重重。

技術過于超前,對方的主管部門并不了解,“人臉識別技術能帶來什么效益?”“如何利用人臉識別技術提升工作效率?”各種疑問接踵而至。

在為海通證券搭建完系統后,問題卻出現了。由于消費者在做人臉識別時,用的手機不同,導致系統識別率也有所差異,再加上用戶量上漲,系統測試也不穩定,工程化的能力還不成熟。因此,項目的整個團隊全體全天24小時蹲守在上海。

“如果搞不定,都不要回重慶。”強壓之下,經過10天10夜的奮戰,系統調試上線成功,這個消息讓這家初創企業歡呼不已。

“太累了,我們當時只想大睡三天。”李夏風回憶,為此,他甚至拒絕了周曦開辦慶功宴的建議。

云從科技的第一炮打得很響。

當月海通證券遠程開戶身份認證量就超過了50萬,平均每天有超3萬的用戶利用云從科技的系統進行開戶。有了這一成功案例,云從科技的產品得以開始在金融業特別是銀行里全面發力。

頭炮打響后,云從科技20余名核心骨干召開了公司第一次會議,議題為確定公司未來產品的方向。

“壞故事”開局

即便克服了當時的難關,但依然沒人能看清這家企業將駛向何方。

20余個核心骨干分成兩撥吵作一團,吵架的原因是,銷售團隊在推廣過程中,公司的產品跟研發速度跟不上市場的需求;而研發團隊認為沒有需求不知道做什么產品。

在當時,面對龐大的市場,那時的云從科技還并不知道市場需求到底是什么。

通常來講,傳統銀行機構觸及AI的動作要緩慢很多,一般銀行對某項技術感興趣,就會把十幾家人臉識別廠商拽過來做技術測試和篩選。

另外,計算機視覺公司落地點不同,必定會在相同行業進行競爭,此類問題,無法避免。

在2015年,曠視科技在互聯網金融領域發力,曠視上線了面向金融和征信領域的人臉識別在線身份驗證平臺FaceID,為用戶提供從端到云的身份驗證,與銀行、信用卡中心等進行合作;自2012年起做安防業務開始的依圖,也于2015年獲得第一個金融客戶。

當時的爭論點在于,需求很多,但是有的是真需求,有的是偽需求,無法分辨。”云從高級副總裁楊樺解釋。

爭吵以后,云從科技團隊得出結論,盡可能以工商銀行、農業銀行等大客戶的需求為主,然后再以大客戶的經驗去覆蓋小客戶,提高成功率。

在當時,云從科技的兩條原則是:一是研究內容要集中,先做好人臉;第二是行業上要集中,只做金融和安防。

人工智能進入銀行業

很快,云從科技也啟動了某國有大型銀行的業務,第一個“壞故事”,卻為云從開了一個好頭。

楊樺告訴鋅財經,這一單前前后后做了四五個月,系統通過了層層考驗,卻在招標環節碰了壁。

原來,此次招標要求的諸多資質,剛成立幾個月的云從科技并不具備。“我們的標書做了60多頁,以為很詳細了,可是發現別人都做了300多頁。”

在走向市場過程中,從技術思維轉變為產品思維,是團隊面臨的重要挑戰。

對行業的認知不足便是第一個難點;另外,云從清一色的科研團隊陣容,也意味著在銷售、市場推廣等環節的經驗空白。

這一次碰壁也讓團隊認識到,一定要把腳伸到泥里,把技術跟傳統的產業深度綁定。

楊樺回憶,為了盡快接觸到銀行客戶,云從派出了創始團隊中的劉君擔任北區客戶總監(現已升任為行業客戶部總監),只身一人從重慶前往北京建立銷售團隊。

時至今日,云從位于北京的辦公室也不在 AI 公司扎堆的中關村,而是位于客戶附近。

盡管云從在客戶端的初期拓展層面有諸多短板,但憑借高于競爭對手的技術指標,云從依然獲得了首批銀行客戶。

不久,西安銀行找到云從科技,表達了合作的意向,在這個項目中,團隊吸取了之前失敗的教訓,以西安銀行為范例,摸底了銀行的業務需求,形成可復制推廣的標準化產品。

2015年9月,云從科技正式與西安銀行簽訂戰略協議,從柜臺、自助機具、網上銀行到機房的運營等,拿出了標準化的解決方案。

以此為基礎,云從科技在技術,和服務上,奠定了自己的優勢,并占據了國內銀行業的大半市場份額。

與銀行領域的合作,是云從思維轉變的一大開端,云從的下一個挑戰是跨出安全區,闖入商業化的遼闊疆土。

云從科技人臉識別軌跡系統

在2016年下半年,云從的業務開始正式涉足安防板塊,最初的業務是在廣東公安廳試點,做人證靜態的大部檢索,即通過天網拍到重點人員照片,從人口庫中檢索具體信息。

相同的競爭持續上演。

當時廣東省公安廳用的是德國和日本的系統,都是老牌做人臉識別的廠商。“核心的業務系統最好是用國產的系統,但是當時國內缺乏可用的系統,破案需求又大。”姚志強說。

廣東省公安廳開始拿云從科技的系統和國外的作比對,云從科技比國外的系統領先了一個數量級,且命中率達到50%以上。

獲得公安系統的肯定后,公安系統開始采用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進行抓逃、布控、人口管控等業務。

綁定頭部客戶,并在行業落地,是云從探索出的一個成熟的打法。

除了金融板塊和安防板塊,云從科技機場板塊的業務也于2016年底開始慢慢發酵。2017年下半年,云從科技正式開始進軍機場領域,并計劃計劃打造機場“大腦”,即可以對接機場大數據的管控平臺,同時延伸出一些新的機場業務。近兩年,也逐漸在新零售等領域逐漸。

開始“狼性”

云從的商業化摸索還在繼續。

進入了快速發展的軌道,云從科技進入技術和商業雙驅動階段,楊樺認為,是否進入一個行業,一是看是不是有足夠大的市場;第二個,則是市場有沒有相應的需求。

在剛剛過去的人工智能大會上,周曦也提及,在AI最開始的階段,技術公司大都只有一個技術點,但任何一個單一的技術點不足以解決一個需求的閉環,AI會從從一個點走到一條線,逐漸會形成一個面,孵化出更多線。

2019年人工智能大會現場

隨著人工智能行業進入落地期,曠視科技于8月28日在港交所遞交 IPO 招股書,正式公開了其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的計劃,這預示著中國人工智能市場將邁向更為成熟的一級市場。

如果說過去五年,各家都在尋求商業化落地,那么今年開始,行業可能會正式進入下半場。

隨著行業的變化,云從本身也開始步入了一個新階段。

目前云從科技已經有1600名員工左右,隨著人員的增多,整個組織體系的搭建顯得尤為重要。

在楊樺看來,企業隨時都有可能會因為一個決策性的失誤,或者行業的變化,會帶來一些災難性的東西,就像在大海里行舟,要隨時保持很大的壓力。

在經過團隊討論比較之下,云從科技開始學習華為,決定向華為學習總耗資20億元引入的IPD體系。

楊樺介紹,這半年云從科技最大的調整是聚焦與搭建技術中臺,建立和完善組織體系,讓中臺變成為前臺源源不斷提供支持的核心;中臺不再悶著頭搞研發,而是與前臺相結合,研發時就考慮到用戶和市場的需求。

在楊樺的辦公室,背后的小黑板隨處可見“搭建 ,“組織體系”,“戰略”等字樣。

“越來越多的業務會爆發起來,再靠土法煉鋼,會吃力,需要有新的方法論去牽引現階段的云從,”楊樺解釋,“我們成為一個更好的公司去打基礎,在學習的過程中不斷的優化。”

而對于外界的IPO疑問,姚志強告訴鋅財經,上市是一件順勢而為或順水推舟的事情,目前還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業務。對于曠視的上市,他認為,對于AI行業是個利好消息,曠視上市成功,會改變一部分人對AI行業的看法;另一方面也會帶動更多的企業看到人工智能的機會。

在AI獨角獸的無限游戲中,各家已經分化出不同的模式,曠視科技的業務場景上升級為城市大腦、供應鏈大腦、個人生活大腦等三大IoT場景業務群,正在積極需求上市;商湯科技在智慧城市,手機,自動駕駛等領域落地的同時,開始反向輸血,投資版圖擴張;依圖的主要技術落地集中在安防和醫療兩大領域。

AI開始在各行各業落地

人工智能行業還處在蓄能的階段,更多的傳統企業對技術充滿了很多的期待,而迎來真正的成熟期,這是一個需要大量時間的工程,在這個過程中,企業要做好坐冷板凳的準備,并且需要有一定的抗風險能力。

“現在有些房子很矮,但殊不知,它的下面建了99層樓的地基。”楊樺說。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鋅財經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專注80后企業家,聚焦新經濟。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