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歡聚時代CEO李學凌植入了人體芯片,真替他捏了一把汗

王吉偉 2018-10-23

歡聚時代CEO李學凌植入了人體芯片,真替他捏了一把汗

真膽色!歡聚時代CEO李學凌成國內首個植入芯片的人

昨天,YY的CEO李學凌植入人體芯片的事件,上了熱搜。

據悉,在線直播平臺歡聚時代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學凌,今天在朋友圈發文稱,已在身體里植入一個芯片(早期版本)。

李學凌在朋友圈描述了植入芯片的過程:很高速地彈射出去,啪的一聲就打進去了,沒有一點的疼感。根據描述,他植入的這枚芯片,可以測量很多跟血液里面成分相關的各種東西。李老板成為國內第一個公開植入人體芯片的正常人,并因此成為國內第一個生物黑(Biohacker),確實是不想上熱門都難。

歡聚時代CEO李學凌植入了人體芯片,真替他捏了一把汗

現在說到人體植入芯片,已經不是太神秘的事情。可植入人體芯片是一種很小的芯片,很容易就能植入人體皮膚下面。每個芯片都記錄個人的資料,只需用特定的機器就可以顯示芯片中的內容。

想象一下,不用借助遙控器及手機,你就能輕松控制各種家電;上下班一揮手就能打卡;回家后一抬手,門就能自動打開;食指一動,就能在屏幕上顯示身體健康狀況;被匪徒搶劫只要一個意念就能報警;甚至你還能與其他植入芯片的人進行社交。而這樣智能的場景體驗,只需要在身體植入一枚芯片即可,所以很多人愿意嘗試植入芯片。

從技術上講,人體芯片是一種利用無線射頻識別技術開發出來的可以植入人體的芯片,里面裝有芯片、天線和信息發射裝置,對應身體之外不同的接收裝置。

歡聚時代CEO李學凌植入了人體芯片,真替他捏了一把汗

幾十年來,人體芯片技術不斷革新,體積越來越小,植入方式也越來越先進。目前公開的最早植入芯片記錄于1998年,英國倫敦雷丁大學的布凱文·沃維克教授,把一枚芯片植入前臂,并通過計算機跟蹤自己位置。2002年,美國應用數據公司推出了名為VeriChip的芯片產品,可通過手持掃描儀掃描芯片讀取信息。2017年7月,Three Square Market公司的員工“集體植入芯片”,五十多名員工自愿植入芯片。

人體芯片發展到現在,植入人體更容易,且能實現的功能更多。植入芯片最瘋狂的案例,當屬去年瑞士近幾年的大規模人體植入芯片。從2015 年開始,截至2017年底,2年時間,已有 3500 名瑞典人選擇在體內植入芯片,這個比例占到瑞典人口 0.035%。

他們植入的芯片,就跟一粒米大小差不多,可以用來付火車票、刷門禁、支付某些印表機和販賣機費用。植入方式也很簡單,操作人員只需要按下注射器按鈕,不到2分鐘時間就能完成芯片植入。從李學凌的朋友圈曝光來看,他應該也是用的這種方式,植入全程無痛無感。

歡聚時代CEO李學凌植入了人體芯片,真替他捏了一把汗

人體芯片給人們帶來了便利性,卻也為這些人帶來了很多擔憂,因為沒人愿意因為芯片而承擔個人資料泄的露風險。像瑞典那些人體內的芯片,已經成為他們電子錢包,資料泄露也就意味著財產損失。

事實上,后果可能會更嚴重。目前技術而言,基本沒有不存在漏洞的芯片,只是遲些時間被發現而已。如果黑客找到這些植入人體的芯片漏洞,就能方便的入侵其中。

歡聚時代CEO李學凌植入了人體芯片,真替他捏了一把汗

被竊取資料還在其次,如果黑客利用這些漏洞做一些對人體有侵害的行為,甚至可以通過芯片控制人體使其做一些不法行為,這些人能夠擺脫嗎?如果像《黑鏡》劇情那樣,黑客入侵人體芯片并操控將其變成傀儡,那將是人類的悲哀。

希望相關機構在研發人體芯片的同時,更要高度關注芯片安全。至少,應該有一個芯片被入侵后的安全解決方案,保證植入芯片的人的安全。

歡聚時代CEO李學凌植入了人體芯片,真替他捏了一把汗

想到這里,真的是為李學凌捏了一把汗。而植入芯片這個事情,絕對需要大毅力與大氣魄!李CEO,不愧為身價幾十億的中國富豪!為其膽色點贊!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王吉偉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自媒體、專欄作者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