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The Daily的三個死因

12月3日,新聞集團宣布,將于2012年12月15日停止發行首份iPad電子報《The Daily》應用的單獨版本。該項業務的技術和其他資產,包括員工,將被轉移到新聞集團旗下的《紐約郵報》部門。此時距離《The Daily》上市還不到兩年時間。

新聞集團2011年1月發布《The Daily》,并對其寄予厚望,但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內,其表現不盡如人意,虧損數百萬美元。在美國,《The Daily》應用程序每周訂閱費為99美分,每年39.99美元。新聞集團董事長默多克曾表示,相信《The Daily》是在數字時代使新聞采集業務生存下去的模式。

消息傳出,美國多家媒體均對The Daily的失敗進行了解讀。

以下文章來自Forbes.com,由虎嗅編譯:

失敗是比成功更好的老師,The Daily 22個月的生命充滿了教訓。在新聞集團做出決定關閉The Daily--這個iPad原生出版物的過程中,我跟一些相關人士聊過,聽取了他們的想法,看看到底是什么做錯了,做點什么不同的事可以延長其生命。接下來,我說點自己的想法。

1、默多克的錢,默多克的問題

請記者并不便宜,去問問紐約時報,它都負擔不起現有的人力成本了。而The Daily一開始就請了100多號人。這個規模是普通日報人力的三倍。

為什么一開始就要這么大?其實,可替代的方案是:啟動得更精簡些,然后逐步增大規模,這是成功的數字媒體比如赫芬頓郵報、 Buzzfeed、Gawker等等的戰略操作。

答案很簡單,那是默多克對The Daily的獨特看法,The Daily 從一出生就打上了這種觀點的烙印。其實在新聞集團內部,一開始就有些不同看法,覺得應該更簡省一些,但是他們沒有說動默多克。

結果就是,即便The Daily在夏天解雇了50個人,它每年還是要虧1000萬到2000萬美金,當公司需要剝離其出版資產時,這成了一個巨大的目標。

2、蘋果平臺上的近視

The Daily是蘋果iTunes商店里訂閱收入最高的新聞產品。這個信息說明什么呢?說明就算在iPad上當了第一,仍然賺不到錢。

從一開始,分析師計算The Daily需要聚攏50萬個用戶才有可能賺錢。在夏天裁員時,這個數字現實中還不到四分之一。The Daily等了一年才上Android平臺可能會讓蘋果高興,但是這個舉動極大地制約了潛在用戶規模。

3、被郵報干掉

The Daily跟紐約郵報(譯注:1977年,默多克在紐約購買了《紐約郵報》后,一改報紙原來的風格,開始增加暴力和性的有關新聞,以及丑聞和案件的報道,并通過渲染和夸張的語言來吸引讀者)共享一些DNA,看看它的標題、以及它對八卦小道的偏好就知。這不是巧合。The Daily的主編Jesse Angelo,就來自郵報,后來又作為郵報新的發行人回去了。事實上,在這份報紙被稱為The Daily之前,它曾被考慮的一個名字是國家郵報。

近親關系很多時候是一種詛咒。The Daily確實擁有新聞主義的進取心,比如今天出版的、與變節的孟諾教派主教Sam Mullet的6000字獄中專訪。但是這些內容沒有得到應有的價值,可能因為它顯得與這份報紙的其他內容格格不入,甚至毫無關系。

郵報可以承受得起折衷(一份可以承受每年虧損6000萬美元的報紙還有什么承受不起的),因為它還在地理、社會意義上擁有某種標志身份,可以讓它聚焦。郵報是專注于紐約的、關心藍領的、保守的,如果它不是這樣,早都會讓人困惑了,而The Daily沒有這么一個先天的專屬頭銜。

過于像郵報的另一個風險是,它鼓勵新聞集團的高管把這兩個的關系視作非此即彼。當然,并沒有明顯的證據表明,關閉The Daily是干掉郵報的替代方案,但是接近公司的人認為事實就是這樣的。與郵報更大的精神距離可能并不會解決The Daily的市場問題,但是它可能有助于緩解The Daily與郵報在內部的政治競爭。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