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垂直行業數字化轉型:“沒那么簡單就能找到聊得來的伴”

極客網·極客觀察(朱飛)11月21日 不管你身處哪個行業,都應該看到一個大勢:數字技術在各行各業的應用愈發深入,已成為降本增效的發動機,國家經濟發展的關鍵動力。華為最新發布的華為全球聯接指數(GCI) 2019報告顯示,處在GCI最高分值區間(65分以上)的國家,得分每提升1分,通過有效利用智能聯接(AI、寬帶、云計算和物聯網),其經濟增速高達其他國家的2.4倍。

但即便如此,不能否認的一個現狀是,除了互聯網消費端的數字經濟體驗和規模令人印象深刻之外,其他垂直行業的數字經濟還處于摸索和起步階段。甚至可以說,很多行業的決策者還搞不清楚數字經濟與它們到底有什么關系。即便部分嗅覺靈敏者看到了數字經濟的曙光,但對其具體行業的數字經濟潛力該怎么挖掘,仍然云里霧里。

11月18日至19日之間,華為牽頭舉辦的一場名為“全球數據基礎設施論壇“的大會,一定程度上回答了”垂直行業的數字經濟該怎么發展“這個關鍵問題,值得關注和回味。總體來說,千行萬業的數字經濟不像互聯網數字經濟那么簡單,不是一個“數字中臺”就能解決;但同時也并非無跡可尋,通過對關鍵場景、關鍵技術及發展模式的識別和定義,千行萬業也可以搭上數字化轉型的快車。

關鍵場景:生產交易、數據湖、邊緣

垂直行業的數字化應用千千萬,但歸納起來實際上就集中在三大類關鍵場景,即生產交易場景、數據湖場景和邊緣場景。解決好這三大類場景面臨的技術基礎設施短板,就等于建好了三大數據底座,可以充分釋放數據這一新生產資料的潛力,支撐上層長出各式各樣的應用。

首先看生產交易場景。數字、智能時代的生產交易場景,深度學習的應用將越發普遍,需要采用很龐大的網絡,存儲很多參數,完成大量的計算,同時在這些計算過程中又會生成大量的數據……為了支撐生產交易場景的敏捷響應,數據庫與存儲之間的壁壘必須打破,用一套架構去解決數據讀寫,才能消除網絡和I/O瓶頸,大幅提升效率。

再來看數據湖場景。由于每個應用程序都會產生、存儲大量數據,而這些數據并不能被其他應用程序使用,這種狀況導致數據孤島的產生,催生了數據湖概念。為了消除多樣性應用帶來的數據孤島問題,釋放數據價值,數據湖需要打破數據庫、存儲、大數據壁壘,為各種各樣原始數據建立一個大型倉庫,供多個應用存取、處理、分析及傳輸數據,助力業務實時分析決策。

最后是邊緣場景。垂直行業大多是重生產的行業,很多業務發生在遍布各地的實體場景,數據也產生在各個邊緣節點。這些分散的邊緣節點如何與云發生關系讓數據產生價值,就是邊緣計算要解決的問題。出于實時性、安全性、經濟性等層面的考慮,傳統的云-端架構不再適合,需要增加兼備計算、存儲、網絡、AI和安全在邊緣智能產品即插即用去滿足需求,挖掘大數據的價值。

綜上可以看出,三大關鍵場景對千行萬業發展數字經濟所需的數據底座提出了新要求,即需要一個融合、智能、開放的數據基礎設施,解決好使用數據作為新生產資料的可用性、可靠性、安全性以及效率、成本等問題。在此基礎之上,云、AI、5G等智能聯接技術引領的智能計算才能發揮作用,幫助千行萬業發展數字經濟,迎接智能世界。

關鍵技術:新生產力、新生產資料、新生產工具

這幾年的ICT領域,用技術大爆炸來描述一點都不為過。從ABC(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到ABCDE(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數據科技、邊緣計算)再到ABCDEHI5G(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智慧家庭、邊緣計算、物聯網、5G),各種新ICT技術層出不窮。那么這些技術名詞和發展數字經濟到底是一個什么關系呢?

2019全球數據基礎設施論壇期間,華為Cloud & AI產品與服務總裁侯金龍的總結頗為精當。他說,“智能時代,算力是新生產力,數據是新生產資料,而5G、AI和云成為新生產工具。”一一對應回答了數字智能時代千行萬業所需的新生產力、新生產資料和新生產工具是什么,捋清了其中的邏輯關系。

從中可以發現,對于不同行業的企業或組織來說,要想發展數字經濟,首要解決的問題是具備生產資料——不光是要擁有大量數據,而是要讓這些數據被正確地保存、組織和流動起來,為新生產力和新生產工具的介入做好充分準備。換句話說,如果生產資料在存儲、共享、傳輸等層面存在的問題得不到解決,那么再先進的生產工具和生產力都將無用武之地。

據預測,全球數據量將從2018年的33 ZB快速增長到2025年的180 ZB,堪謂數據大爆炸!海量數據的增長背后需要海量存儲和計算的資源,所以當前業界迫切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是圍繞數據全生命周期(采、存、算、管、用),讓擁有數據的每比特成本最優,每比特發揮的價值最大,然后才是在“智能數據”之上引入先進算力和工具開展“智能計算”,最終實現“數智經濟”。

怎么讓數據的每比特成本最優,每比特發揮的價值最大呢?就正合了2019全球數據基礎設施論壇舉辦的目的——產學研用各界圍繞數據的采、存、算、管、用流程群策群力,探索一條正確之道。值得一提是,論壇期間,各界聯合成立了鯤鵬智能數據聯盟大數據、智能邊緣兩個產業推進組,并對此前成立的數據庫產業推進組進行了階段性總結,切實行走在具體難題一個個解決的正確之路上。

發展模式:“平臺+生態” PK “數字中臺”

關鍵場景識別,關鍵技術捋清之后,千行萬業的數字經濟發展在“指導思想”上應該怎么走呢?是借鑒互聯網“一招鮮,吃遍天”的“數字中臺”甚至“業務中臺”模式,還是結合實際情況凝結垂直行業自己的轉型升級之道呢?從論壇現場看,政府、運營商、安平、金融、制造、教育、醫療、電力等行業決策者們更多把票投給了“平臺+生態”模式。

華為IT產品線副總裁、智能數據與存儲領域總裁周躍峰認為,在線下是不可能有中臺的,線下一定是“平臺+生態“。他指出,今天的中臺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包括核心組件還是數據治理?應用誰來做?怎么保證企業的主動權……開放和生態可能還是掛在嘴上。

從現場政府、運營商、安平、金融、制造、教育、醫療、電力等行業代表們的觀點來看,垂直行業的數字化轉型具有高度的復雜性和個性需求,互聯網C端的成功經驗在推向B端時面臨著諸多問題,“數據中臺”不能在千行萬業線下場景順暢落地。所以他們在之前的數據庫之后籌備成立了大數據、智能邊緣產業推薦組,并且還將成立存儲產業推進組,目的就是以垂直行業實際需求為導向解決關鍵難題,重構數據基礎設施,發展真正屬于垂直行業的數字經濟。

在“平臺+生態”這一共識下,平臺更多專注于基礎技術創新,聚焦于解決底層問題,廣大軟硬件及服務提供商可以從南向和北向將自己的東西接入平臺,形成真正開放協作、共創共贏的生態,共同服務好千行萬業的數字化轉型和智能化升級。

“沒那么簡單

就能找到聊得來的伴

尤其是在看過了那么多的背叛

總是不安只好強悍“

黃小琥一曲《沒那么簡單》,可能正好反映了很多垂直行業決策者們開展數字化轉型、發展數字經濟的情緒心態。道理很簡單——解決復雜問題沒有捷徑,有也是一群“聊得來的伴”摸爬滾打出來的!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