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隱私斗士”庫克自毀人設,不斷妥協是自救還是深淵?

極客網·極客觀察(朱飛)8月9日,“無偷聽,不智能。”過去一段時間來,隨著亞馬遜和谷歌的智能音箱相繼曝出偷聽用戶談話的丑聞,人們對人工智能之于隱私泄露的擔憂重新被點燃,有關互聯網巨頭操守的探討再次被推向高潮。

互聯網企業的隱私麻煩還在繼續,自詡硬件公司的蘋果也加入了對立面。幾天前,蘋果公司迫于輿論壓力,表示將暫停Siri語音識別程序,該程序要求公司外包人員收聽并分析Siri采集的一小部分音頻內容,以改善語音識別服務。

雖然據報道,亞馬遜和谷歌也采取過類似的措施,來提升其智能語音助手的能力,但要知道蘋果CEO庫克一向是反對這種做法的,因而此番蘋果成為曾經討厭的對象,尤其讓人震驚。

庫克自毀“隱私斗士”人設

去年,在Facebook因其處理用戶數據的方式受到猛烈抨擊時,蘋果CEO庫克沒少補刀,他曾說,“我認為隱私問題已經完全失控。我認為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到底是誰在跟蹤他們,他們被跟蹤了多少,以及有多少關于他們的詳細數據被泄露了出去。”

  

而在之前的演講中,庫克也不止一次暗諷谷歌、Facebook等科技巨頭以用戶隱私為代價,提供免費服務獲得了商業上的成功。他說,“在硅谷,一些最知名和成功的科技公司通過誘騙用戶的個人信息,獲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

然而,蘋果偷錄并分析Siri對話錄音,讓庫克過往的義正言辭成為笑柄——如果說亞馬遜和谷歌的智能音箱偷聽是被動的,那蘋果卻主動安排第三方供應商去偷聽分析Siri語音,其操作真是秀出天際。

據國外媒體最新報道,蘋果此舉已經引來訴訟麻煩。當地時間周三,加州一名兒童的成年監護人向圣何塞聯邦法院(federal court In San Jose)提起集體訴訟,指控蘋果違反了加州的一項隱私法,稱Siri用戶的隱私在人工審查客戶錄音時受到了侵犯。

這樣的訴訟在蘋果強大的法務團隊面前也許不值得一提,但蘋果及庫克反互聯網式的隱私斗士形象,很可能因此而轟然倒塌。如此一來,在普通消費者心目中,蘋果將變得與泄露數據、偷聽隱私的Facebook、谷歌和亞馬遜等互聯公司一般無二,“天下烏鴉一般黑”。

iPhone乏力蘋果鋌而走險

庫克和他領導下的蘋果為何不惜打臉也要向谷歌亞馬遜們學習?答案顯而易見:作為硬件公司的蘋果硬件乏力——尤其是最主力的iPhone出貨量下滑,份額正在被侵蝕。困局之下,一向向股東負責的庫克不得不在服務和互聯網方面發力,這就迫使蘋果不得不去更加“了解”和掌握用戶數據——正如亞馬遜和谷歌們所做的一樣。

根據蘋果最近公布的2019財年三財季財報,該公司期內營收538.09億美元,同比增長只有約1%;凈利潤100.44億美元,同比減少13%。利潤急劇下滑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歸咎于iPhone表現乏力。期內,蘋果iPhone業務持續萎縮,自2012年以來其營收在總營收中的比重第一次降到50%以下。

IDC的報告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手機出貨量下跌了6.1%,但最慘的是蘋果,該公司遭遇了18.2%的同比大跌,幾乎以三倍于市場平均速度的水平在下滑。受此影響,蘋果在全球手機市場的份額也降至10.1%,不僅被三星和華為(17.6%)拉大差距,也被后面的小米(9.7%)和OPPO(8.9%)緊緊咬住。

稍微緩解庫克焦慮的可能是,剔除iPhone后蘋果其它硬件的營收連續3個季度保持了中高增速,不過正如德意志銀行分析師Jeriel Ong指出,“在未來多年的時間內,我們仍對蘋果其他硬件設備增長保持懷疑,況且穿戴/服務營收還與iPhone增長緊密聯系在一起”,如果iPhone這個“皮”之不存,那么智能手表之類的“毛”將焉附?

如此一來,庫克帶領下的蘋果在iPhone急劇下滑之下鋌而走險就可以理解了。在商言商,對互聯網公司來說,用戶數據和隱私是把雙刃劍——Facebook靠它登山頂峰,也因它剛剛被罰款50億美元,而且問題還沒完。

妥協是自救還是深淵?

蘋果和庫克在妥協,這在今天已經不是什么新聞了。自喬布斯之后,果粉們就一次次見證了蘋果和庫克的妥協。從iPhone的屏幕尺寸到背殼顏色——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iPhone的跌落正因為它不斷妥協,變得不再特別,從引領者變成了跟隨者。

如果說以往蘋果的妥協是向用戶妥協——不再堅持喬布斯的引領哲學,轉而滿足他們庸俗的需求,那么此番蘋果“互聯網化”則是向公司價值觀妥協——推翻庫克上臺以后強調的隱私斗士、反互聯網人設,轉而變成Facebook、谷歌、亞馬遜中的一員。

從統計學分析,庸俗的用戶是大多數,庫卡上臺后無限迎合他們,的確帶來了蘋果市值和財務上的雙受益,股東大多笑開了花,這是可以預測和理解的。但隱私問題是一個深淺不明的坑,一不留神就會粉身碎骨。Facebook的麻煩從去年到今年不曾間斷,50億美元罰款可能還只是個開始。

當然,對于蘋果來說,妥協的挑戰還來自于員工的認可和能力。眾所周知,蘋果長期靠iPhone貢獻絕大部分的收入,絕大部分員工為簡單的“差價”商業模式而生,價值觀里也烙上了深深的靠品質和創新取勝烙印,突然要讓他們轉換思維學習谷歌、亞馬遜,難度可想而知!另邊廂,Facebook、谷歌和亞馬遜們對硬件人才求知若渴,虎視眈眈由軟及硬強化自家生態,這對蘋果員工不得不說是很大的吸引力。

價值觀遭遇巨大顛覆的背景下,蘋果自上而下軍心能否穩定,員工的學習積極性能都被調動?很顯然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其結果,將決定庫克不惜自我背叛的妥協是自救還是走向深淵,也將決定蘋果下階段的發展走向。

拭目以待。

下一篇:Android成長簡史:喬布斯曾想毀了它,如今遭遇中年難題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