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皮查伊任谷歌母公司Alphabet CEO 創始人佩奇"退位"

(原標題:Larry Page steps down as Alphabet CEO, Sundar Pichai to lead both Alphabet and Google)


圖:谷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將接任母公司Alphabet CEO職位

網易科技訊 12月4日消息,據外媒報道, 美國當地時間周二,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宣布,他將辭去Alphabet首席執行官職位。谷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將接任母公司CEO一職。

與此同時,谷歌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也將辭去Alphabet總裁一職,而且這個職位將被取消。這個決定發布幾個小時后,Alphabet股價上漲了0.42%。

佩奇和布林在宣布上述決定的博客文章中寫道:“Alphabet現在已經站穩腳跟,谷歌和其他賭注作為獨立公司有效運營,這是簡化我們管理結構的最佳時機。當我們認為有更好的方式經營公司時,我們從來不會堅持擔任管理者的角色。Alphabet和谷歌也不再需要兩位CEO和一位總裁。”

佩奇于2015年谷歌重組、并成立母公司Alphabet時擔任首席執行官,以監督其主營業務之外的“其他押注”。佩奇之前也曾擔任過谷歌的首席執行官。在新的架構下,皮查伊在有效運營大部分業務后成為谷歌的首席執行官,而佩奇則選擇隱居幕后,專注于掌控大局。皮查伊之前曾在公司領導安卓和Chrome等業務。

佩奇和布林仍然擁有公司的控股權。佩奇持有Alphabet約5.8%的股份,布林持有約5.6%的股份,皮查伊持有約0.1%的股份,這確保了新任首席執行官仍可能受到公司創始人的制約。谷歌表示,其投票結構不會因上述決定而改變。

由于由谷歌運營的核心數字廣告業務顯示出放緩跡象,Alphabet可能需要更多地依賴“其他押注”。谷歌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廣告收入放緩,第三季度利潤同比下降。盡管其云計算業務正在增長,但該公司仍在努力在硬件領域創造可觀的收入。

以下是佩奇、布林公開信全文:

我們在2004年S1文件中附帶的第一封創始人信是這樣開頭的:“谷歌不是一家傳統公司,我們也并不打算成為其中一員。在谷歌作為私人持股公司的整個演變過程中,我們始終以不同的方式管理谷歌。我們還強調了創造力和挑戰氛圍,這有助于我們為世界各地依賴我們服務的人,提供不偏不倚、準確和免費的信息獲取途徑。”

我們相信這些核心原則在今天仍然是正確的。谷歌不是傳統公司,繼續在新技術上進行雄心勃勃的押注。創造力和挑戰仍然像以前那樣無時無刻不存在,并且越來越多地應用于各種領域,如機器學習、能源效率和交通運輸等。盡管如此,谷歌的核心服務,即提供不偏不倚、準確和免費的信息獲取,仍然是公司的核心。

然而,自從我們寫了第一封創始人信以來,公司已經發展和成熟了。在谷歌內部,在搜索之后涌現出各種深受歡迎的消費者服務,如谷歌地圖、Google Photos和YouTube;有我們的安卓和Chrome平臺支持的全球設備生態系統,包括“谷歌制造”的設備;Google Cloud服務,包括GCP和G Suite;當然還有圍繞機器學習、云計算和軟件工程的基礎技術。數十億人選擇讓這些產品成為他們生活的核心,這是一種榮譽,也是一種信任和責任,谷歌將繼續努力下去。

在結構上,谷歌于2015年重組為Alphabet。正如我們在2015年的Alphabet成立時的公開信中所說:“Alphabet的宗旨是通過強大的領導者和獨立性,實現企業的繁榮。”

自從我們寫到這一點以來,數百名鳳凰城居民現在正駕駛著Waymo自動駕駛汽車四處行駛,Wing成為第一家在美國為消費者提供商業遞送服務的無人機公司,Verily和Calico通過與其他醫療保健公司合作,正在開展重要的工作。我們的“其他賭注”有自己的董事會,有獨立董事和外部投資者。

這些只是我們在Alphabet內部成立科技公司的少數幾個例子,此外還有投資子公司GV和Capital G,它們已經支持了數百家公司。再加上谷歌的所有服務,這就形成了一幅多姿多彩的跨行業技術押注藍圖,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幫助人們和應對重大挑戰。

我們的第二封創始人信是這樣開頭的:“谷歌誕生于1998年。如果它是一個人,它去年夏末(8月19日左右)就開始上小學了,今天它差不多已經上完一年級了。”

如今,到了2019年,如果谷歌是一個人,它將是21歲的年輕人了,是時候離開家鄉外出闖蕩了。雖然長期深入參與公司的日常管理是一種莫大的榮幸,但我們認為,是時候承擔起自豪的父母角色了,即提供建議和關愛,而不是每天嘮叨!

Alphabet現在已經站穩腳跟,谷歌和其他賭注作為獨立公司有效運營,這是簡化我們管理結構的最佳時機。當我們認為有更好的方式經營公司時,我們從來不會堅持擔任管理者的角色。Alphabet和谷歌也不再需要兩位CEO和一位總裁。

展望未來,皮查伊將同時擔任谷歌和Alphabet的首席執行官。他將是負責領導谷歌并管理Alphabet在我們“其他押注”組合投資的高管。我們堅定地致力于谷歌和Alphabet的長期合作,并將繼續作為董事會成員、股東和共同創始人積極參與其中。此外,我們計劃繼續定期與皮查伊交流,特別是在我們都感興趣的話題上!

皮查伊每天都為我們的用戶、合作伙伴和員工帶來謙遜和對技術的深厚熱情。在成立Alphabet,擔任谷歌首席執行官和Alphabet董事會成員的過程中,他與我們密切合作了15年。他和我們一樣相信Alphabet架構的價值,以及它為我們提供了通過技術解決重大挑戰的能力。自從Alphabet成立以來,我們沒有比他更適合的人選,也沒有更好的人來領導谷歌和Alphabet走向未來。

看到一個小研究項目發展成為數十億人依賴和賦權的源泉,我們深感謙卑,這是我們作為兩名斯坦福學生所下的賭注,導致了許多其他科技賭注。在1998年時,我們無法想象,當我們將服務器從宿舍搬到車庫時,接下來的旅程會是怎樣的。

以下為皮查伊公開信全文:

幾周前,當我在東京看望谷歌員工的時候,我談到了谷歌多年來的變化。事實上,在我在谷歌工作的15年多里,我看到的唯一未曾改變的東西就是變化。這種不斷進化的過程,創始人們經常稱之為“令人不適的興奮”,已經深深地印在我們的骨子里。今天,當你讀到佩奇和布林發布的博文時,這句話會讓你感覺特別真實。

我第一次見到佩奇和布林是在2004年,從那以后我始終受益于他們的指導。好消息是,我會繼續和他們一起工作,盡管他們和我扮演不同的角色。他們仍將作為董事會成員和聯合創始人提供建議。

我想澄清的是,這種過渡不會影響Alphabet的架構或我們的日常工作。我將繼續非常關注谷歌和我們正在從事的工作,以推動計算的邊界擴展,為每個人建立更有幫助的谷歌。同時,我對Alphabet及其通過技術解決重大挑戰的長期使命感到興奮。

創始人們給了我們所有人一個不可思議的機會來對世界產生影響。多虧了他們,我們有了永恒的使命、持久的價值觀以及合作和探索的文化,這使得每天來上班都令人興奮莫名。這是個堅實的基礎,我們將在此基礎上繼續發展。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我們下一步會走向哪里,期待著和你們所有人一起繼續這段旅程。(小小)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