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斷臂求生?唯品會終止自營快遞業務選擇順豐

極客網·極客要聞11月26日,唯品會急于提高物流運送效率,順豐意圖進軍電商快遞。當兩者相互結合,對彼此是否就是最好的歸宿呢? 

11月25日,唯品會宣布與順豐業務達成合作。唯品會將會終止自營快遞品駿的快遞業務,改由順豐提供配送支持。

在唯品會首席執行官沈亞看來:“通過這次的業務合作,我們可以提高物流效率,降低履約費用,保障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務,持續提升用戶的消費體驗。”

其實順豐和唯品會的“聯姻”坊間早有傳聞。今年雙是一前后就有傳言稱唯品會正與順豐洽談品駿快遞的事情,但彼時雙方都對收購一事表示了否認。如今兩方的結合也只是互相合作,并不會涉及到現金交易、收購等層面上的事情。

順豐方面也進一步表示對品駿沒有收購的計劃。其實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順豐自己本身的物流體系就已經足夠成熟完善,收購品駿可能會面臨人員崗位重合度高、成本大等問題,對順豐來說可能并沒有這個必要。

據資料顯示,品駿快遞成立于2013年,在全國擁有六大物流倉儲中心,并且設立了9個海外倉。對于品駿快遞,唯品會內部曾經給予了厚望,甚至其高管層表示物流將會成為唯品會未來的“三駕馬車”之一,但如今卻戛然而止,令人唏噓不已。

品駿“全直營,不加盟”的管理模式頗有點京東物流當年的影子。實際上,品駿被叫停也是清理之中的事情。企業當年興致勃勃想著要辦自建物流,無非是覺得這一業務能夠利用企業的資源降低交易過程中的成本,提高品牌的核心競爭力和用戶的體驗感。

從2017年開始品駿就從企業物流轉型成為了物流企業,并且在不斷的擴張自身的版圖,包括快遞業務、航空業務、干線業務和倉配一體化等,在多個方面均有所涉獵。

與此前京東物流的長期燒錢狀況不同的是,有數據顯示品駿已經連續22個季度實現了盈利。截止到今年7月份,營業收入同比增長31%,線上快遞業務量同比增長840%;此前唯品會也表示品駿在2019年的半年度盈利就已經超過了2018年全年。

但在這種情況下,唯品會卻依然不得不放棄品駿。對于任何企業來說,自建物流都需要巨大資金的投入,并且自行摸索盈利的方式。品駿雖然實現了盈利,但受限于平臺規模的限制,唯品會單件物流成本要遠遠高于快遞行業的平均水平。

在唯品會首席執行官沈亞看來:“通過與順豐的業務合作,唯品會可以提高物流效率,降低履約費用。”出于物流成本的居高不下,唯品會在2019年年初就已經實施了快遞外包的計劃,引入社會化物流也成為了唯品會降低履約費用的方式之一。

在今年唯品會第二季度財報中顯示,唯品會二季度的履約費用為8.5%,較2018年同期的9.1%有所下降。而原因就在于唯品會自2019年逐步用社會化的物流去承擔品駿物流應該承擔的部分。

相比于其他的電商平臺而言,唯品會的規模尚小,包裹量不大,無法在物流方面實現規模化的運營,終止品駿業務或許對于唯品會來說會有更多充足的現金流用于企業自身主營業務的運營。

自建物流的投資大、運作體系難度不低,并非對任何電商企業來說都適用。唯品會就是如此,在自建物流配套體系后卻并沒有在這個市場上展示出相應的競爭力,特別是在整個物流行業已經成熟的情況下,對品質、時間的要求越來越高,這也需要企業不斷地去投入自身物流體系的建設,最終或許就會成為拖累現金流運轉的“罪魁禍首”。

而在自建物流這場比拼上,唯品會的退場是及時的,也是必要的。

不管對唯品會還是對順豐而言,這次的結合無異于是基于雙方業務發展的需要進行優勢補充,對彼此的業務肯定都會有積極的影響。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