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這屆年輕人愛換“QQ秀”的中二病還能治好嗎?

腦極體 2019-12-05

原標題:這屆年輕人愛換“QQ秀”的中二病還能治好嗎?

如果有人告訴你花9500美元(約合7萬人民幣)買一套不存在的禮服也能升值,你會不會覺得這個世界為了年輕人的錢包,簡直不擇手段了。

但這門生意偏偏就發生了。

斥巨資買下那件現實中并不存在的“皇帝的新衣”的,是舊金山一家區塊鏈公司的 CEO 理查德·馬(Richard Ma)。他為自己的妻子買了一件數字連衣裙,只能在社交媒體po圖時顯示,大概相當于一個3D版的QQ秀吧。

沒錯,有錢人的世界就是這樣玄幻、枯燥且乏味。

但他本人認為這是一筆很值的投資,因為——未來10年里,每個人都將“穿著”數字的時尚服裝。它們現往往是超現實的設計,真實世界中很難實現,這會是獨特的紀念品和時代的標志。

似乎是為了佐證富豪的觀點,歐洲也出現了不少創業公司,開始發布數字服裝,當然價格也比較親民,十幾美元一件就能買到。

數字服裝到底會讓年輕人變成被“空氣衣”收割的韭菜,還是開始引領虛擬時尚的新潮流,還蠻令我們老年人感到好奇的。

火前留名:成人版QQ秀或成未來社交贏家?

“Kerry,你ins上的新造型真靚,求衣服牌子!”

“哦,那件是疼訊公司最新出的春季系列,還有飛翔特效哦~”

未來,社交媒體上的帶貨網紅們,也許會大喊著“買它”,讓你購入一些“空氣衣”。雖然這聽起來和沖紅鉆用QQ秀打扮自己的青春期行為沒什么區別,很難想象一堆成年人真的樂在其中。

去年10月,瑞典的一家時裝設計公司Carlings發布了數字街頭系列服裝,就在一個月時間內售罄了。別說,上身效果與實體服裝毫無違和感。

用售罄這個詞可能顯得有點傻,因為數字時裝本身就是一堆代碼,這意味著它可以隨心所欲地被創作出來,永無消耗完的一天。

當然,這些服裝也可以滿足人們在社交中獨一無二的博出位心理,同時又不那么中二。畢竟不是頂著一頭綠毛的虛擬人物,而是圖片上的你穿著一些突破物理空間限制的服裝。

另一家公司Fabricant,每個月也會會在其網站上發布可以免費“穿著”的新系列數字服裝,不過消費者需要下載專用軟件,并學習一些特殊的“P圖”技能,才能順利將這些“衣服”穿上身。

不過目前看來,這些創業公司的經營狀況都稱不上好。Carlings透露自家產品大概賣出去了200-250件,從售價來看營業額還沒有一個iMac高。而Fabricant創始人凱瑞?墨菲(Kerry Murphy)也表示自家公司并不靠賣衣服掙錢,而是向時尚品牌和零售商提供營銷需求、銷售工具,購買其產品的人士也大多是使用CLO 3D軟件的的專業設計師。

短期內,數字時尚顯然還不如游戲皮膚來的有商業價值。但更長的未來呢?

當人變成硅基:啟動云端生活的倒計時

過去我們提到“人機融合”,總會第一時間想到腦機接口這樣遙遠但不切實際的尖端技術。實際上,當智能可穿戴設備正在成為我們生理上的新器官,數字技術也正在虛擬世界里與真實的人類融合著。

如果大家還有記憶的話,可能會想到去年年末的爆款游戲ZEPETO。這款App通過捏臉、換衣服等創造虛擬卡通形象,持續霸榜App Store。還聯合Nike、UGG等時尚品牌推出了相應的虛擬款套裝。如果僅僅用“當年玩QQ秀的人都長大了”,顯然不能解釋這一現象。

長期以來,人們對數字時裝的理解就是游戲皮膚,穿著它可以在游戲所打造的場景中滿足玩家對自己的各種幻想,你可以是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俠,也可以是一只波西米亞風格的豬。里面商業價值是巨大的,比如《王者榮耀》就曾靠一個趙云皮膚日入1.5億。

當然,虛擬世界的角色扮演,前提是它能夠與身處的故事相融合。

而游戲世界與現實世界是有時差的,這也是為什么虛擬形象始終無法在大眾端爆發,ZEPETO也在數月后變得不溫不火。

所以你相信數字時裝會成為一個巨大的市場并且永遠存在下去嗎?我認為會。

因為,這一屆年輕人的硅基生命體,正在虛擬世界里逐漸成形。

麥克盧漢認為媒介是人的延伸。隨著技術的發展,人與社交網絡的關系顯然不再涇渭分明地反復切換,虛擬即人生。

有調查顯示,95后對虛擬人設社交游戲中的人物關系認同感,甚至可能超過對現實的認同感。

想象一下,一個永不停止網絡脈沖的世界,在那里你可以經歷各不相同的浪漫,體驗戰爭、末日、星際等各種世界,可以將自我自由地分裂組合,一切碳基細胞的限制都不復存在,只要想象力足夠,你可以變成任何自己喜歡的樣子。這是否有點不可思議,但這樣持續的網絡社交正在成為當下年輕人生活的一部分。

“云養貓”“云養狗”,早已是當代年輕人自我療愈的方式之一。網絡不在是逃避現實,“網癮”也早已成了偽命題。那么“云旅游”“云追星”“云時尚”,看起來真的還遙遠嗎?

想到自己在游戲里為時裝氪的金,突然覺得數字服裝沒那么難以理解了,說不定現在入股,還真能押注到未來時尚的“海景房”呢?

虛幻與真實的錯位世界

在虛擬世界中摻雜了現實的真情實感,這種世界的錯位是如何出現的?

一方面,算力的提升使得高清網絡、XR混合現實等技術得以有潛力被泛應用,通過網絡大多數人可以解決工作、社交等一系列原本在物理空間才能實現的需求,虛擬世界不再是人為設定,而是真實人生的另一種完整表達式。

比如原本需要多方面對面交流的工程設計,通過VR眼鏡建構的虛擬辦公室,工程師、美工、客戶負責人與老板齊聚一堂,這種更高效低價的形式會被企業采用嗎?答案很明顯。

除了現實世界的虛擬化,恐怕還會有不少前所未有的新職業誕生。

以數字時裝為例,就出現了數字設計師。前面拍賣了9500美元天價的長袍,其創作者就是Instagram上最火的AR濾鏡設計師Johanna Jaskowska。正是她設計的“Beauty3000”濾鏡,可以實現將透明炫彩鐳射膜覆蓋在面部的真實感炫彩感。而要完成這件作品,創作團隊還需要根據買家的照片來進行個人定制,以保證穿著的合身效果。

再比如虛擬網紅。未來,可能連試穿的模特都是虛擬的了。最近迪奧、Jacquemus和Off-White等奢侈品牌就選擇了邀請一位AI網紅Noonoouri為其拍攝宣傳海報,效果看起來并不比真人模特遜色。

當然,除了人類之間的社交行為,人與世界的交互也在被虛擬化取代。

北美一家名為Care.Coach的創業公司,就通過虛擬形象寵物來陪伴和看護老人。操縱數字動物與老人對話的客服大多來自菲律賓和拉美。

創始人對媒體表示,合作的機構里病人會和虛擬形象建立情感聯系,擁有虛擬形象的病人需要的護理探訪更少,去急診室的次數更少。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一旦失去它們,病人也會感覺到痛苦。

(在病房里與數字寵物對話的老人)

虛擬形象得以與物理世界產生永不掉線的關聯,重新為自己的“第二人格”打造一個完美衣櫥顯然是不現實的。

對于那些在虛擬世界也渴望完美形象的人,如果不喜歡自己當下所穿的衣服,通過數字技術來增強照片,讓自己看起來穿著最新最颯的時裝。這是一個并不難理解的需求,永不斷連的網絡讓它有了被滿足的可能。

當然,真正實現“假作真時真亦假”的魔幻效果,恐怕還需要期待一系列新技術的突破。

比如說超高清視頻。想要擁有沉浸感的真實體驗,目前的網絡通訊還無法達到極高的像素數與質量,未來借助5G乃至更高的傳輸技術,讓數字時裝能夠與周邊環境實現低延遲的自然運動與變化,達到逼真的視覺再現,將不再是問題。

與此同時,相應的XR擴展現實算法也是需要解決的問題。現有的主流視覺算法只能進行部分3D視角的識別,而360度的數字時尚則需要配套的3D結構訓練數據來進行開發,這將會是一個不小的工程。在摸索到合理的商業模式之前,恐怕還只能是奢侈品牌用來為傳統T臺錦上添花的調味劑。

不管怎么說,數字時裝的潛力在于,它將是每個時尚企業未來商業模式的重要組成部分,只要物理世界與虛擬世界不再間斷,它們的權重總會逐漸趨于一致。網絡不會取代現實生活,但它將會是人生中重要的一部分。

人生觀的躍遷,這恐怕才是“老年人”真正無法理解與適應的。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數字
  • 腦極體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寫讓你腦洞大開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體、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