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內容消費的膨脹時代,虛擬化身的進化與機遇

腦極體 2019-12-02

原標題:內容消費的膨脹時代,虛擬化身的進化與機遇

新技術對于內容消費模式的改變,快到讓人難以想象。

2017年時我們還在感慨,因興趣算法而被短視頻內容深深吸引是一種多么奇異的景象。到了今年,我們卻連購物都要在直播主播的號令指導下進行。同樣在去年,新華社聯合科技企業推出和真人無異的AI主播時,人們還在幻想新聞業何時會利用起這項技術。而到了今年,京東就已經推出“虛擬主播天團”將各種電商數據榜單變成由虛擬主播播報的短視頻。

(京東數讀11.11虛擬播報天團)

越來越低廉的流量資費、越來越強大手機攝影能力加上日益強大的技術,一切都在推動內容消費正在瘋狂的向視頻化集中,直播、短視頻、Vlog……同時我們也能看到很多企業正在這一劇變時期找到了自己站位,為京東提供虛擬主播技術的相芯科技就是其中的典型。

而這僅僅還只是5G的前夜,一切激變與機遇,正在悄悄降臨。

除了內容消費本身,5G還改變了什么?

5G對于內容消費趨勢改變,已經無需再過多討論。

強大的數據上下行速度,不僅可以提升直播、視頻內容的清晰度,還可以會優化VR、AR的使用體驗,整個市場在內容消費上將變得更加激進。人們不僅傾向于消費更多的視頻內容,也傾向于消費更多形式的內容,如VR游戲、高清直播等等。

但是除了老生常談的AR、VR、直播之外,5G還會為一項被很多人忽視的產業帶來消費高潮,那就是虛擬化身。

虛擬化身翻譯自英語“avatar”,原意指印度教里的神化身為獸形或人形,在互聯網出現后,便開始意指人在互聯網上的虛擬形象。從純文字時代人們在BBS里給自己設置的頭像,到后來風靡一時的QQ秀,再到如今的ZEPETO和GTA等等游戲里的服裝,都可以歸類于avatar。

雖然QQ秀的輝煌早已過去,但虛擬化身的紅利一直都在。像是去年爆紅的ZEPETO,就憑借捏出于自己相貌相似的卡通形象而爆紅網絡。在游戲產業里,Fortnite的皮膚服務即使完全不提供任何游戲數值加成,每個月也能獲得數億美元的營收。

但在5G以及一系列新技術的加持之下,虛擬化身將不再僅僅是人類裝點網絡世界的外表映射,而將承擔起大量的功能。

虛擬化身:在技術驅動下進化

如同上文所說,5G對于內容消費的推動可以被分為兩大類。

第一是提高視頻內容的消費頻次。以往的文字、圖片內容,都將呈現出視頻化的趨勢。以往的拍攝、剪輯、配音一系列復雜流程,這種效率顯然是無法滿足5G時代的需求的。并且即使是內容生產業,也不是每個人都適應直接面對鏡頭。這時虛擬化身就起到了很好的過渡作用。

視頻錄制者可以打造自己的虛擬化身形象,成為絆愛醬一樣擁有虛擬人設的“Vtuber”虛擬主播。甚至還可以利用AI技術,直接將文字和虛擬化身結合自動生成視頻,極大地提升生產效率。

第二是通過優化體驗來推動VR與AR的普及。VR和AR正在與大量社交、游戲類產品結合,Facebook就打出了VR社交的概念,讓人們在虛擬空間中交流、游戲、看電影。微軟則推出了VR會議室的概念,讓人們可以在這一空間中立體展示建筑模型、器械模型等等。虛擬的空間出現后,自然也要打造出屬于這一空間的化身來代表每個參與者。VR/AR化身的需求將會和當年的QQ秀一樣流行,像今年大火的VRchat,就因為能夠讓用戶自由打造自己的VR形象而大受歡迎。

除了5G之外,AI的應用同樣也在帶動擴張虛擬化身的應用場景。從GANs的應用中不難看出,通過算法我們可以輕易的生成惟妙惟肖的表情、動作、聲音和語言。原本扁平文字交互現在都可以變成與一個立體化形象的交流,當然利用GANs模擬出某一人類的形象往往是非法的,這時虛擬化身就成了很好的中間層解決方案。

AI助手、智能語音客服等等智能工具從此可以以立體式的形象展現在世人面前,通過視頻式的交互提供服務,甚至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學習與娛樂,都可以通過AI交互與虛擬化身結合,形成更加立體的AI老師或AI偶像。

瘋狂膨脹的化身機遇

技術洪流澆灌兩岸,賦予了虛擬化身無限的生機。在未來幾年,市場上將會產生巨大的虛擬化身需求。

而當一項商品擴大應用范圍時,其生產模式自然也要發生變化,如同機械生產替代手工生產。目前虛擬化身機遇也存在于兩個關鍵,第一是打破生產效率桎梏,第二是打破應用渠道桎梏。

從生產效率來看,其實虛擬化身的生產效率并不高。Zepeto式的“QQ秀”虛擬化身,需要的是一整套的美術設計。而愛醬式的可以和真人一樣做出豐富表情動作的虛擬形象,甚至需要人臉定點采集才能實現。不僅生產效率低下,成本也很高。

(只需要一張自拍照片,即可生成和本人高度匹配的虛擬化身)

至于應用渠道,我們要考慮到隨著虛擬化身應用的普及,這一整套系統是否能夠做到即拿即用,減輕虛擬化身在各種產品中的接入成本,并且高效完成后續的更新。現在絕大多數虛擬化身制作都是孤立存在的工具,生成圖片或視頻供用戶在其他平臺使用。

突破了兩個桎梏,就意味著用戶任何平臺、任何產品上都能應用起高質量的虛擬化身。在這個數字化生活的世界,遇到數字化的彼此。而目前,我們已經能看到很多企業在通過打破桎梏來獲取虛擬化身的機會。

在內容消費的新宇宙,遇見相芯

前文提到的相芯科技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相芯科技是一家專注于智能圖形技術的創新與應用,以AI+計算機圖形學為主要方向的AI企業。但追逐虛擬化身機會的路途中,智能圖形技術成為了相芯科技的出發點。

只需要一張自拍照片,相芯科技通過通過端對端神經網絡,生成和本人高度匹配的虛擬化身,包括五官特征、發型、胡子等等。這個虛擬化身直接接入到各種VR/AR的應用場景中去。

這也是當今虛擬化身發展的一個重要趨勢,通過AI能力,而不是以往復雜的人臉采集或用戶自主創造來高效的生成化身形象。除了相芯科技以外,ZEPETO采取的也是類似的人臉識別模式,但相對來說ZEPETO的素材庫較少,很難滿足用戶的個性化需求。

但真正讓相芯科技在虛擬化身上抓住機會,還是他們的部署模式。相芯科技的虛擬形象生成采用SDK部署模式,提供Demo代碼和配套文檔并有技術人員配合,使用者可以根據自身情況選擇在云端或者本地部署。同時相芯科技還提供素材定制類的服務。

如此以來虛擬化身就從一項需要研究的“業務”變成了一種利用的工具,需要工具的人可以直接拿起工具創造價值,而不是從頭開始鑄造。

同時相芯科技還繼續向產業鏈的兩端延伸,提供AI虛擬主播、AI虛擬助手等等一體化的解決方案。我們看到的京東AI京小蕾、紅船AI黨課助手等等,都是相芯科技的產品。同時,通過相芯科技的虛擬形象自動生成技術(PTA)生成的虛擬化身,可以和AI虛擬主播、AI虛擬助手無縫鏈接,也就是說,用戶可以完全做到自定義自己的私人主播和助手。

(相芯科技虛擬主播)

相芯科技代表了一種趨勢,未來的虛擬化身服務,或許不僅僅是提供一套視覺上的解決方案,還可以提供AI助理、AI主播等等虛擬的“服務者”。

除了相芯科技這樣提供廣泛虛擬化身服務應用的企業之外,還有一類企業專注于定制化服務,例如與韓國SM公司進行合作的AI創業企業ObEN就是如此。

如今內容消費的膨脹發展,如同一場“宇宙大爆炸”。其中碰撞出的商業能量,一定會給虛擬化身技術帶來更多可能。相芯科技或是ObEN,僅僅是兩個剛剛破殼而出的新物種。未來還會有一整個星球的生命,等待孕育生長。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化身
  • 腦極體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寫讓你腦洞大開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體、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