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一聲“天貓精靈”,透視中國AIoT產業帶的造風樣本

腦極體 2019-12-01

原標題:一聲“天貓精靈”,透視中國AIoT產業帶的造風樣本

2019年已進入倒計時,回望這一年人工智能的發展,在從實驗室到商業土壤的過渡中,走過了一個極速發展的寒來暑往。

得益于2018年千箱大戰“短平快”的市場教育,大家迅速過上了樓上樓下、屋里車內都有語音助手的“后現代生活”。語音交互到底是資本在短時間內刺激出的虛假繁榮,還是一個抵達智能未來的必經之路,想必已經不難得出答案。

那么新的問題來了,在這場以亞馬遜模式,即“語音助手+智能揚聲器”為核心的交互體驗迭代中,中國廠商是否只能靠“拿來主義”亦步亦趨,就像智能手機曾走過的道路那樣,還是在這片獨特的土壤中,在智能技術的產業格局中,于語音交互上開出不一樣的花朵?

站在這個十八線村鎮的老大爺都能跟智能音箱嘮上兩句嗑的“智變”節點,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從基礎算法研發到應用場景打造,加上移動互聯網帶來的信息化基礎與數據資源寶藏,讓中國語音硬件產業講出了與世界巨頭截然不同的新故事。

要理解中美不同的技術邏輯與產業脈絡,占有率位居前列的亞馬遜Echo與天貓精靈,無疑是絕佳的透視樣本。

智能 “造風者”:探尋語音交互的奇點

如果我們將中美科技公司的兩種發展路線,看做一場智能的萬物起源,會神奇地發現,前期的能量聚合過程或許有著相似之處,但奇點爆炸后卻不再同軌,出現了兩個規則截然不同的平行宇宙。

故事的開始,中美都是憑借智能音箱產品作為核心載體與服務中樞。這一階段的目標明確,憑借硬件的入戶率完成對市場的語音交互習慣教育,讓品牌認知深深扎入消費者心智。

天貓精靈與亞馬遜Echo,是率先跑出的兩位“天選之子”。

亞馬遜(Amazon)的Echo設備在全球擁有最大的市場份額,國際數據公司(IDC)的報告顯示,Echo在新興市場印度的揚聲器份額也占到59%,是當之無愧的霸主。

當然,它的地位也在不斷受到谷歌、蘋果、BAT等科技巨頭的挑戰。而阿里巴巴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書顯示,阿里旗下的智能音箱產品天貓精靈自2017年8月正式發布至2019年3月,以超過1000萬臺激活設備,成為僅次于亞馬遜Echo全球第二大智能音箱品牌。

銷量是用戶規模的佐證,意味著具備“奇點”的基本條件。從亞馬遜Echo與阿里巴巴天貓精靈身上,不難找到一些共通點。

比如沿著電商基因,通過強勁的互聯網渠道帶貨優勢,以低定價策略奇襲市場,實現了銷量的“后來居上”,Echo發售之后很快將原本的聯網音箱霸主sonos挑落馬下,天貓精靈的增速也十分可觀,從首次面世到1000萬臺出貨量僅用了一年半的時間。

又比如通過跨產品、跨品牌的多線協同,不斷拓展競爭邊界。亞馬遜Echo在海外面對的是谷歌、蘋果等巨頭的入侵,天貓精靈同樣面對著百度、小米等語音產品的侵蝕。雙方的反擊方式也有些類似,亞馬遜不斷拓寬其語音助手Alexa的能力,連續接入了kindle、Amazon music,并與GE等家電廠商合作實現了咖啡機、智能鎖、電視等家居產品的“聲控”。

這點天貓精靈也有著異曲同工之處。與傳統意義上讓智能音箱打造家庭客廳小秘書的定位不同,天貓精靈開始將泛終端設備融入到智能音箱的交互能力中來。比如通過天貓精靈,可以調動床頭燈、按摩儀等多種設備。

當然,故事到這里開始不再并軌。中美兩大電商體系所孵化出的智能交互生態,開始呈現出兩種生長姿態。比較明顯的差異化之處是:

第一,語音交互打開商業層的效果不一。從語音導入購物,是電商型音箱發展的必由之路。此前亞馬遜Echo就曾嘗試過語音購物,但效果并不理想。The Information的數據爆料,在數千萬Echo用戶中,使用語音購物的占比僅為 2%,其中90%的人表示不會再進行“二次購物”。

天貓精靈也在嘗試向這一電商生態拓展,在今年雙十一,天貓精靈“語音購”實現了105萬單成交,其中既有日常高頻的柴米油鹽,也有高客單價的按摩儀和大型家電。新模式探索的成功,讓音箱在家庭場景中的可能性開始倍增。

同時,二者的產業聯動效應也呈現出不同的連接路徑。

從軟硬件層面來看,亞馬遜Echo和天貓精靈都在向智能家居樞紐發展。不過,前者更傾向于與合作伙伴相互賦能,在Alexa的喚醒圈層中,spotify、GE電器、idevice、Logitech、Uber等大牌廠商,更有能力、也有技術支持去共同完成一場家居激變。

而伴隨天貓精靈的產業化所出現的“中國特色”,則是慈溪暖風扇、中山照明、福建福安按摩儀等傳統產業帶的轉型。目前天貓精靈聯盟模組已經突破了1500萬,這意味著,一個真實帶動產業帶增長的IoT生態正在中國大地上悄然生長。

風起于青萍之末,不得不說,沿著語音交互這條產品路徑,天貓精靈正在為中國智能產業化撰寫出的獨家樣本。

AIoT大爆炸:從語音交互到泛智能的進化邏輯

從智能音箱的發展史來看,各家都已經相繼完成了差異化探索的前期鋪墊。海外亞馬遜Echo、Google Home與蘋果對彼此份額虎視眈眈,中國市場也出現了電商驅動(天貓精靈),家居IoT驅動(小米),以及技術卡位(小度)的競爭邊界。

接下來的AIoT產業化大變局,將成為各家爭奪購買率與打開率的關鍵周期。在核心優勢基礎上開啟生態化“圈地”,將成為下一階段的核心主題。

因此,我們看到百度通過語音操作系統DuerOS和小度合伙人計劃,挖掘對話式AIoT生態的開發者潛能;小米則通過小愛同學+小米IoT產品聯動,試圖建構更完整的語音中樞。與之相比,電商基因的天貓精靈平臺化有何特征呢?

有三個基本要素值得被注意:

第一,軟硬件結合的技術協同。

智能音箱打開消費市場的落點,還是在智能技術能夠提供真實有效的交互體驗。其中即包括聲音識別、遠場喚醒、聲紋識別、語義理解、多輪對話等等基礎算法,也需要與硬件集成,實現靈敏安全的控制,這種軟硬件“合體技能”也是AIoT體系能否真正生長出來的關鍵。

如何讓產業輻射人群能夠以低成本、高效率地投身到AIoT開發中去?這考驗著科技巨頭們的軟硬件技術協同能力。

以亞馬遜為例,Echo的開放合作主要是以技術認證和軟件層面的輸出為主,極大地依賴于合作方的主動性,在平臺化上開始被谷歌、微軟等善于“籠絡”開發者的科技出身玩家所追趕。

同樣是電商基因,天貓精靈卻沒有陷入類似的窠臼。它的解題思路是——將阿里巴巴AI labs的整個技術鏈條向產業帶進行了集中輸出。

比如在斯坦福等院校和機構發起的“多輪對話型閱讀理解評測”(QuAC)中,天貓精靈所在的阿里巴巴AI labs就曾創造了新的世界紀錄。在聲紋識別支付上,阿里巴巴也率先通過了ISO27018和ISO27001兩大認證。

這種技術突破對產業伙伴來說有何價值呢?一方面,語音交互的準確率和便捷性被大大提升,多輪對話閱讀理解能力逼近人類水平,意味著消費者與智能音箱的溝通變得更加自然,打開率也進一步提升。

同時,聲紋支付實現99%以上的準確率,意味著語音購物獲得了真實可控的體驗升級,進一步打消了消費者在語音端下單的顧慮,這也是為什么天貓精靈能夠打開“語音購”的商業紀元。

而這些核心語音技術都被進行了模塊化封裝,制造廠商只需要將專有的連接模組和語音模組集成進產品中,就能快速“被AI”。也就是說,精靈聯盟所建構的AIoT大爆炸,都能享有同樣的技術維度。

第二,開放統一的平臺聯盟。

早在2014年,就曾被認為是“智能家居元年”,Google、三星、蘋果等都相繼發布了智能家居項目。此后,也有無數創業公司、家電廠商進入這一新興領域。歷經數年,預期中的風口一直沒能起飛,關鍵還是在于缺乏統一的行業標準。

各自為戰、各建標準的后果就是,不同智能家居的交互沒有被徹底打通,消費者買回去后體驗十分割裂。但群眾逐鹿之際,都想將用戶數據沉淀在自家App上,誰來建立平臺、統一標準,能夠中立、公允、賦能?就成了一個微妙而尷尬的問題。

首先,技術趨勢的變化,人工智能的技術高門檻,讓更多的廠商依賴于技術大廠賦能來實現轉型,行業統一標準更大可能是由科技巨頭來引領。

此外,統一聯盟的建設者需要盡可能中立。只有平臺方與硬件廠商、消費品牌沒有直接的利益沖突,才可能快速獲得合作伙伴的信任,進而將統一標準普適地推行到整個行業,實現整合。

亞馬遜Echo沒有完成的祈愿,天貓精靈卻在阿里生態圈路徑的影響下,邁出了“平臺化”的第一步。

據我們所知,目前天貓精靈已經輸出了80多份認證要求,涵蓋大小家電、家裝、數碼健康、3C車品等各行業。以“天貓精靈”為智能中控,實現跨品牌、跨產品的聯合開發定制,通過藍牙mesh協議對接,只要一句“天貓精靈找隊友”,就能將多種IoT設備實現一致性操控。

可以想見,當多種家電整體互聯互通之后,無疑將大大降低了消費者的購買決策門檻,進而給產業端帶來了更多的商業機會。

第三,助力產業帶轉型的生態投入。

如何尋找合作伙伴,也有著涇渭分明的路徑差異。

比如亞馬遜剛開始打造語音助手Alexa時,就尋找了一大批電風扇、空調等廠商加入共同開發。與這種“一起玩耍、各自試錯”的合作模式不同,依托于阿里巴巴電商及服務生態的天貓精靈,則選擇了一條“保姆型”的智能轉型幫扶之路,從研發、營銷、電商、流量等各個鏈條持續釋能。

舉個例子,精靈聯盟會基于阿里巴巴的天然數據池支撐,將對消費者需求的實時洞察,結合大數據分析,快速判斷新品研發需求,反饋給聯合定制的合作伙伴,加速產品的推陳出新。

新品完成以后,天貓精靈還會整合淘系資源,包括天貓精靈自營店代銷,加入天貓精靈語音購,在天貓雙11、618等大促期間通過“智能家居”精靈會場等等渠道,來幫助合作伙伴完成新品商業化的“破冰”。

不難看出,從技術路線上,天貓精靈正在走出一條與海外玩家不同的平臺化輸出之路;從商業邏輯上,阿里巴巴的基礎設施和產業服務經驗正在轉化為天貓精靈的專屬紅利,形成AIoT的泛終端布局。

天貓精靈早已不再是音箱單品本身,而是作為阿里巴巴AI技術與AI消費品市場的連接點。在中國AIoT產業大串聯的盛景面前,天貓精靈作為地基“造風者”的身影也開始明晰起來。

一聲天貓精靈,向產業智能化的未來投擲了什么?

在討論產業智能化這一問題時,我們需要升級的不僅僅是技術,還有微創新的拿來心態;中國模式不再能夠憑借資本、生態快速攻陷市場,還需要扎扎實實的自研技術突破。

換句話說,那些構成傳統商業優勢的基本要素在這里,被打碎重構了。用天貓精靈“奶爸們”的話來說,這是一場需要科學圈、互聯網圈、硬件圈共同磨合的戰場。

AIoT建設者們,需要向未來投擲的不只有希冀,還有三種不可或缺的能力:

一是中國本土技術能力,保障產品創新與用戶安全。比如“八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的復雜中文消費市場,想要保障基本體驗,指望海外科技巨頭是顯然不可能的。天貓精靈一直在向垂直領域、細分語匯持續深耕,比如發起的方言保護計劃,這種本土化優勢是海外巨頭所不具備、也不愿深耕的,但卻能給普通的消費者帶來真實的便利和價值。

二是終端用戶服務能力,沖破智能產品走向消費級市場的次元壁。消費者的體驗“甜點”在哪里,是AI打開消費級市場的關鍵點。而這需要建立在產品和品牌生態的基礎上,有足夠大的興奮點來調動對新交互技術的認知,這需要不斷將現有的技術能力與真實需求聚合起來。

比如天貓精靈雙十一語音購聚焦在“柴米油鹽醬醋茶”這開門七件事,就是通過聚焦用戶,放棄了天貓上大而全的品類,重點做透米面油蛋這類家庭高頻“標品”,再與柔性產業鏈定制生產相連接。也說,用戶體察能力是釋放技術迷人之處的前提。

三是制造品牌議價能力。AIoT大爆發也為中國制造業帶來了演變和升級的時代契機,與此同時,中國家電企業在品牌、專利、設計等方面的短板,必然也會在萬物智能時代遭受海外高端進口產品和低質低價產品的雙重夾擊。如何提升中國制造的議價能力,一方面需要快速智能化,拿到時代的入場券;另一方面也腰讓更多符合本土特性的產品有機會被孵化出來。天貓精靈的全鏈路支持,正在讓品牌升級在中華大地上發生。

當然,時代的宏觀敘事最終還是要落點到一個人、一家企業、一個集團中去。天貓精靈走出了智能音箱的另辟蹊徑,阿里巴巴智能體系的價值和想象力,也得到了一個空前的增長。

從AIoT這枝根系去探尋阿里巴巴未來的脈絡,會發現阿里云支撐起了企業級IoT的連接需求,而天貓精靈則憑借語音交互連接起了消費級智能商品的廣袤星圖。

圍繞一聲“天貓精靈”的呼喚,阿里巴巴占據了泛智能終端生活的統一入口,扎根進智能生活的商業沃土,這是未來產業紅利的先決條件,也是阿里巴巴智能消費創新的起點。

從天貓精靈的故事中我們發現,中國的智能產業從來不是后來居上,而是阿里巴巴這些科技企業數十年如一日的焚膏繼晷,才鋪墊出了彎道超車的前景。一個撬動阿里巴巴乃至中國智能社會的未來奇點,或許將始于一聲名為“天貓精靈”的AIoT大爆炸。

能與君共賞這一場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精靈
  • 腦極體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寫讓你腦洞大開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體、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