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截胡未來,或穩固當下:在教育市場纏斗的谷歌與蘋果

腦極體 2019-11-04

原標題:截胡未來,或穩固當下:在教育市場纏斗的谷歌與蘋果

當中國家長還在糾結如何讓孩子遠離iPad時,蘋果與谷歌已經在教育市場中打得風聲四起了。

或許提起筆記本電腦或平板電腦,大多數人的反應還是它們屬于成年人的辦公娛樂或學習。實際上在日漸頹靡的PC市場中,教育領域的需求一直非常旺盛。據研究機構FutureSource的數據顯示,單是美國K12教育硬件市場,每年的市場規模就高達180億美元。針對這一市場的需求,谷歌打造出了包含教學管理、線上作業等滿足教育需求的OS Chromebook,戴爾、弘基等廠商都推出了相關產品。就在不久前,谷歌自己也推出了Chromebook產品PixelGo。而在2018年的春季發布會上,蘋果也提出了對教育市場的重點關注,除了推出一系列軟件支持外,還特地推出了針對學校的iPad優惠價格。

對于蘋果與谷歌來說,教育市場究竟有哪些誘人之處?兩者的打法又有何不同?

為什么學校是硬件市場最好的客戶?

在2018年過去一年中,全球市場賣出了一千五百萬臺搭載Chromebook的筆記本電腦,而其中大部分的購買者都來自于學校。這在PC市場已經是非常突出的成績了。

如果將“學校”看做一個客戶,我們會發現這是一位“絕好的客戶”。

首先學校屬于B端客戶,采購量非常大,就算只是給每個老師配備筆記本電腦,也是動輒幾十臺的銷售數量。尤其教育場景的需求相對集中,只需要簡單的線上課程系統管理、數字作業、視頻播放等功能,更多強調的是產品是否擁有強大的耐磨損能力,能夠讓一波又一波學生經手使用;以及其續航能力,能否支持全日制學習的使用。這種簡單而封閉的需求,也讓PC制造商可以盡可能的壓低成本。像戴爾等廠商推出的Chromebook產品,售價基本都在250美元左右,能夠降低學校所付出的成本。

同時從Chromebook的模式來看,筆記本產品服務的最終目的,是促進教育的數字化,讓學生學習使用電腦、在電腦上完成作業、讓教師在電腦上安排教學任務等。也就是說,廠商向學校出售的不僅僅是硬件,更多的是軟件和技術解決方案,甚至云端存儲資源等。

可見對于科技廠商來說,向學校出售硬件產品,不僅僅能夠獲得硬件收益,還可以出售軟件產品,為自己的產品生態收攬更多用戶,從小培養自身產品的使用習慣。這等好事,何樂而不為?

不僅如此,教育無紙化的進程還一直在推進,結合AI、編程等類目不斷進入教育計劃,學校對于硬件產品、教學軟件以及云存儲空間的需求只會不斷擴大。

折戟教育市場的蘋果

這時我們回顧蘋果在2018年推出的一系列政策,可以發現蘋果意指的并非教育市場的當下階段。

教育市場的當下階段是什么?大概是你我都熟悉的,學生們提交文檔、ppt作業,老師線上進行考試或成績管理。簡單來說,當前數字教育的能力范圍是稍稍落后于人機交互的能力范圍的,人機交互正在從觸摸時代走向圖像交互甚至聲音交互,但數字教育仍然只是將紙張上的內容搬的屏幕上,讓學生和老師利用鍵盤鼠標替代紙筆。

這時蘋果則展示出了一種全新的數字教育模式,除了常規用來課程管理的ClassKit、用來學習管理的SchoolWork和GoogleDoc類似的iWork以外,還格外強調了觸控筆帶來的創造力,以及AR技術對于教育的支持。例如學生們可以用Apple pencil“解剖”動物,攝像頭掃描物品可以出現相關解析,AR技術幫助配合教師講解展示幾何體等。

值得肯定的是,蘋果所展示出的確實是我們想象中的未來教育,除了紙筆之外,更多教學材料的數字化讓學生更直觀地理解教學內容,教師們也可以在云端平臺中獲得更高效的交流。

如此具有未來感的教育解決方案,相信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都是究竟能不能落地?10月數據顯示,iPad連續十二個季度的銷量下滑或許回答了這一問題。

蘋果在教育市場的挫敗原因是顯而易見的,蘋果所展示出來的未來教育方案雖然誘人,但一定要在學生和教師普遍使用的前提下才能實行,而教育往往顧及公平性,iPad學生版即使把價格降低到了299美元,相比Chromebook的價格優勢并不大。而且299美元的價格只針對學生,這意味著教師們至少要購置一臺iPad甚至Mac才能支持自己的教學工作。

在一些海外媒體的評論區中也能看到用戶的真實反映,除了認為成本高昂,家長和教師難以負擔以外,也有人提出Google的學校管理系統相對完善,但在蘋果生態上應用Google產品太過困難。

作為教育數字化底線的Chromebook

雖然蘋果在教育領域的開墾非常艱難,在美國K12教育市場的份額已經接近60%的Chromebook也不好過。

在谷歌開拓的兩個OS中,相比如火如荼的Android,應用于PC領域的Chromebook可以說是出了美國教育領域就被蘋果和微軟瘋狂吊打。就拿中國來說,從小初高校的計算機機房,還是教師應用的電腦,一律都是微軟或蘋果系統。

這就讓Chromebook給市場中留下了一種“低成本上網本”必備的印象,在教育場景中,也被用來滿足最基礎的需求,例如教師錄入成績、學生完成簡單的數字問卷等。這在教育技術晉升的大趨勢之下,是并不樂觀的。蘋果所展示出的有關創造力的一切,與Chromebook無關,可微軟卻夠得上邊。

除了軟件生態發展受限之外,戴爾、宏基等PC廠商也苦于Chromebook產品無法高端化,只能在企業端尋找機會。這次谷歌推出的售價高達649美元的高端機型PixelGo,是在嘗試拓展更豐富的教育功能,也是在為其他廠商的高端化打樣。

畢竟在教育數字化的發展趨勢下,豐富的應用一定是重要的支撐能力。想要讓博物館加入數字教育,就需要有開發者開發相關應用;想要讓學生在平板式解剖青蛙與老鼠,也需要開發者搭建起相關內容。而OS生態中如果沒有足夠的用戶,是很難爭取到開發者的支持的。

結束語

蘋果與谷歌,一個想截胡未來,另一個卻想鞏固當下的優勢。可見在科技世界,從來沒有哪一種成功是絕對安全的。

更值得注意的是,教育不僅僅意味著學生與教師之間的信息傳遞,也意味著一個龐大的場景——全球數億學生每天都要耗費八個小時在學校中。大到整個學校場景的云端建設,小到一個教師里多媒體設備與燈光空調的IoT組合,都會最終輸入到一個終端之中。

這時原本服務于師生的iPad或Chromebook,如果能“順帶”承擔這一工作,相信會給各自陣營帶來巨大的紅利。或許這才是教育戰場之上,最重要的戰役。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腦極體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寫讓你腦洞大開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體、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