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中國的計算機視覺,為什么成了美國的眼中釘?

腦極體 2019-10-09

原標題:中國的計算機視覺,為什么成了美國的眼中釘?

美國實體清單的大錘,終于落在了中國AI企業身上。

當地時間10月7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將8家中國企業在內的28個實體納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其中包括科大訊飛、曠視、商湯等等一系列我們所熟悉的AI企業。

相比華為被列入名單時吃瓜群眾們的震怒,這時人們已經顯得平靜許多,不論是股市還是大眾的關注度,都沒有表現出太大的異常,或許是我們早已習慣了美國洽談之前必上名單的“套路”。但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這幾家企業都表示自己境外業務占比不大,對于芯片、操作系統等也早有備案,因此影響不會很大。

當我們自己不會亂了陣腳時,反而可以更清晰地看到美國一系列舉措背后的行為邏輯。

計算機視覺的獨角獸們,何以比肩基礎科學與設施?

在美國的實體清單上,我們可以看到這樣一系列名字:在科大訊飛、曠視、商湯之前,有中科曙光這樣的計算企業,在之前,還有一系列與華為相關的企業。而在華為之前,我們還能看到一系列高校、超算中心、物理/航空航天/空氣動力等的研究機構。

不難發現,美國的實體清單之于中國來說,其目的不在于收益,而是限制發展,甚至可以說是通過對技術合作鏈的打破來破壞現有成果。

由此可以發現,在這一系列領域中,美國都已經感受到了來自中國的威脅。這其中包括物理這樣的基礎科學,也包括航空、超算、5G這樣直指未來發展的基礎設施。不難理解,在大國博弈的背景下,雙方的科研實力是如同擺在牌桌上的手牌,牌局如何影響的是未來世界的秩序。更何況美國已經在5G上體會到了落后的危機感,此時自然會出手進行限制。

相比之下,這一次AI企業們的入選,就顯得相當令人玩味。比起名單的物理、航空航天,這些專注于計算機視覺算法的AI企業似乎顯得太“輕”了,而且相比科研機構和高校,這一次被列入名單的有不少是最近幾年嶄露頭角的獨角獸企業。

能夠引起美國如此高度的重視,不由得讓人困惑,尤其在與AI相關的語音、數據、知識圖譜等等一系列的技術中,為什么偏偏計算機視覺成為了美國的“眼中釘”?

美國對中國計算機視覺的忌憚從何而來?

首先我們要回答一個問題,中國計算機視覺之于美國,真的已經產生了威脅嗎?

面對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層面給出肯定的答案。

首先中國企業在AI技術上的創新實力已經逐漸顯露,就拿人臉識別這一計算機視覺中應用較為廣泛的類別來說,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院(NIST)的2018年全球人臉識別算法測試結果顯示,排名前11名的企業,只有兩家來自美國,剩下全部來自中國、俄羅斯和立陶宛,其中中國企業還包攬了前五名。而在去年CVPR上,蘋果和谷歌贊助舉辦了一項關于不同光照條件下雙目攝像機圖像分析競賽,獲勝者則是中國國防科技大學。

同時中國也為計算機視覺提供了更好的發展土壤。中國除了擁有較好的移動互聯網基礎,讓人人都能利用手機使用計算機視覺技術外,一直以來實行的人臉采集政策也讓相關技術可以進入更多公務領域。同時中國對于學術研究的支持力度也相對更大,在2007年至2017年期間,由中國政府參與或支持的AI研究論文增長了400%,但在美國,企業參與支持的論文數量是政府的七倍。

剩下的,還有很多細節。像是中國企業對這一技術近乎于激進式的推動,以及計算機視覺與戰爭武器、自動駕駛等等關鍵領域的密切聯系,以及相對于民族隔閡較深的語言領域,計算機視覺更方便在全球范圍內蔓延覆蓋。

在這種情況之下,美國對中國計算機視覺的發展產生警惕忌憚幾乎是必然的情況。

中國計算機視覺的重要一步:打破合作,成為對手

但在此前,中美之間的計算機視覺產業更多是競爭與合作并舉。

在研究機構Science Examiner推出的2017年-2024年全球計算機視覺市場行為分析和預測中,Science Examiner將英偉達、英特爾、高通、蘋果、谷歌等等列為了全球計算機視覺市場的主要參與者。Science Examiner認為在這一市場中,芯片開發者和硬件組建開發者的作用力要遠大于單純的技術研發者。

Science Examiner提出的觀點是,算法能力本身很容易達成趨同,并且會因此變得越來越廉價,未來的行業創新關鍵在于硬件算力提升,和軟硬件的定制式創新,而主要的盈利點也很可能出現在硬件上。且不說這種觀點客觀與否、是否適用于中國情況,光看英偉達近年來的崛起路徑就能發現,計算機視覺的火熱是一定會對芯片產業帶來巨大的推助力的。同樣,美國實體清單存在的意義,也正是為了切斷合作產業鏈來阻礙發展。

但這其中的不確定性在于,經歷過華為的斷供事件后,不論是整個中國對于芯片產業的投入程度,還是企業本身的警惕性早已大大增強。這也是為什么,這次實體清單事件發生后,大多數企業只是云淡風輕的提一句“有所準備”。如同同樣的招數不能對圣斗士使用兩次一樣,相信不論是尋找備胎,還是以其他方式繞過限制滿足對芯片的供應,大多數AI企業已經有了應對方案。

尤其對于計算機視覺這一領域來說,未來5G技術的應用對于云端/終端算力的挪騰遷移,究竟會對芯片設計產生什么影響還未可知。美國在芯片技術方面的優勢究竟還能保持多久,恐怕尚未出現定數。

當然不論如何,計算機視覺企業被列入實體清單都不是一樁正面消息。在當今的國際情勢之下,我們能做到的,也只有把一切危機當做機遇。

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被人看做對手,或許正是邁向成功的重要一步。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美國
  • 腦極體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寫讓你腦洞大開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體、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