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日本的“半導體陷阱”,以及留給中國的啟示

腦極體 2019-08-05

原標題:日本的“半導體陷阱”,以及留給中國的啟示

一個月以來,日韓的貿易爭端驟然開啟,并且似乎沒有任何偃旗息鼓的架勢。

8月2號,日本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政令,并通過了新版《出口貿易管理令》,將韓國剔除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設置了優惠待遇的“白名單國家”。

雖然這個移除白名單,不等于拉入黑名單,也就是說日本不會終止對韓國的出口,只是韓國企業將在進口日本貨物時提交更多材料,接受更長的審核周期。即使如此,也有很多媒體認為這將令快節奏成產的韓國半導體產業措手不及,甚至直接影響大量已經簽下訂單,給韓國半導體帶來連鎖影響。何況這是日本首次將實行“移出白名單”,外交意味不言而喻。

更早時候,日本終止了出口到韓國價值1.41億美元的三種半導體材料,包括“氟聚酰亞胺”“光刻膠”和“高純度氟化氫”,就已經給韓國半導體行業帶來了不少影響。三星太子李在镕、海力士CEO李錫熙都被曝出緊急飛往東京,希望解決關鍵半導體材料斷供問題。

到這里大家可能會有個疑問:不是說日本半導體產業,已經在90年代被美國打得七零八落了嗎?不是說好了日本“失落三十年”嗎?怎么好像真打起來,日本沒出幾招韓國就被打得七零八落了?時至如今,韓國半導體巨頭態度曖昧,政府也只是多次強調必會采取相應措施,但具體怎么辦并無下文。

日本半導體,這個曾經讓美國坐立難安的名字,今天到底是強是弱?日韓半導體紛爭,能帶給中國哪些產業啟發?

回答這些問題的前提,是我們必須用更立體的視角看待日本半導體產業的真實面貌。

退居幕后的半導體忍者

芯片,這個詞的分量今天在中國差不多家喻戶曉。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的是,這個凝結了人類最高智慧與工藝的產業,其實是一個非常漫長的產業鏈。一枚指甲蓋大小的硅晶體集合,背后可能涉及大部分人一生也去不到的國家數量。

而在這個產業的最上游,有一虛一實兩個起點。虛擬起點是以芯片設計為代表的IP產業,實體起點則是半導體所用加工原材料。半導體產業的原材料種類繁多,難以計數,主要則分為硅晶圓、光刻膠、模版、特種氣體四種。

在上世紀80到90年代,半導體產業飛奔的歲月里,日本也曾一度發展出從原材料到封裝加工,再到終端產品制造的完整產業鏈。這一點也成為日美貿易戰的關鍵導火索。當年美國使用國家力量打壓東芝,雖然表面文章是說東芝違規向蘇聯出售機床,但業界普遍認為東芝的半導體產業鏈直接沖擊美國本土市場,是激化矛盾的根本原因——這樣看來,也真是太陽底下無新事。

在美國政府直接下場肉搏,扶植韓國、中國臺灣地區擠兌日本企業,這些國家間貿易戰因素之外,日本半導體產業,尤其是東芝、日立等巨頭,也先后在PC崛起、顯示器迭代等問題上犯下了一系列戰略錯誤,導致日本半導體產業沒有跟上時代,不斷喪失中下游市場。

或許也可以說,快速升級迭代,利潤率為王的全球半導體增量需求期,讓一直以來習慣工匠精神,務求盡善盡美的日本企業很不適應。

強大的敵人,不合時宜的自己,以及一系列的坑,最終構成了那個普遍認知:日本半導體產業失敗了,失落的平成三十年開始了。

然而必須要注意的是,日本半導體的所謂“失敗”,并不是說海島上所有半導體企業關門大吉。事實上,即使經歷了種種問題,日本半導體企業破產概率依舊非常低,甚至一直源源不斷有企業跨行加入半導體產業。

提著武士刀跟美國硬剛正面的日本半導體雖然摔了個結實,但是務實的日本人也沒有選擇爬起來再戰,而是積極調整了自己的角色,比如說在相機市場謀求生路,比如說干脆轉移到產業鏈的更上游,變身成躲在幕后的忍者——經常被評價為死腦筋的日本企業,有一種倔強是值得敬佩的。他們總是生存優先,然后再考慮其他的。

時至如今,日本是世界最大的半導體原料出口國,甚至是大量半導體原材料的唯一供應商。比如說這次跟韓國沖突中,被禁止出口的高純度氟化氫,就是DRAM生產中的關鍵原料,日本占據其全球70%以上的市場份額。

讓日本從這場“半導體戰略轉移”中活下來的秘訣有很多。比如產業上游的原材料市場競爭并不激烈,甚至很多是美國企業不喜歡干的低利潤產業,可以獲得穩定的出口訂單。又比如日本企業精益求精的品控能力,恰好適應于原材料這種萬萬不敢出錯的產業流程,并且這個市場若干年也不會迭代,適合日本企業慢慢發揮工匠精神。

然而歸根結底,日本在半導體上游站穩腳跟,是得益于三大工業能力:材料,化工,高精制造。

半導體原材料,歸根結底是眾多工業產品的集合。它對精度要求高,同時又需要多個工業領域的完整合作。而日本所依賴的產業基礎,是大量理工科人才積累與完善的學術體系。同時日本又有在二戰后為美國擔任“亞洲工廠”積累下的工業體系。其高精工業與特種材料工業的優勢,時至如今都不是發展中國家可以比擬。

人才優勢和工業優勢,最終成為了日本半導體產業的最后一道安全鎖,并且這兩個優勢的打開,讓眾多非半導體行業的日本企業,看到了通過化工與制造業進入這一領域的方案。比如著名的鋼鐵廠商新日鐵,就在半導體業務中得到了新的發展空間。

最終我們看到,雖然半導體下游被打的節節敗退,但上游卻也始終沒有停止發展腳步。日本的半導體之夢,最后兜兜轉轉又回到了這個民族最擅長的領域里。必須辨證看待,日本的半導體產業遷移,確實是在“失落三十年”里喪失了大量機會,但同時也穩固了產業地位。哪條路更好,可能還需要交給更久遠的時間去判斷。

至少對今天的韓國半導體來說,日本這種穩穩卡在幕后的模式,是真的很讓人頭疼。

進網之魚

東北亞三國,圍繞芯片構成了一個貿易三角。韓國是日本半導體原料最大的采購方之一,然后在本土一波操作,轉手把芯片賣給中國,變成了中國最大的貿易進口國。

說白了,現在的模式就是日本賣原材料給韓國,韓國加工成芯片賣中國。這個貿易關系,讓韓國成為亞洲四小龍里今天最昂揚的那一條。

2018年,韓國半導體出口額為1281.5億美元,占比超過韓國出口總額五分之一。其中對中國出口額達到了857.8億美元。換句話說,韓國出口的每7美元里,就有1美元是向中國賣芯片賺來的。半導體出口的連年增長,也給韓國帶來了不少“隱患”。比如很多媒體注意到,去年韓國經濟增長總額2.4%,其中1.4%都是半導體出口帶來的。半導體增長的強勁,其實也透露出韓國在電器、汽車、造船等老牌支柱產業上的疲軟。

“半導體立國”、“三星共和國”等等對韓國目前經濟模式的懷疑聲不絕于耳。畢竟把雞蛋都放在半導體這個籃子里,危險指數是不言而喻的。于是我們看到日本一旦發動,就直接釘到了韓國的七寸上。

如果從國際半導體貿易的角度看,我們會發現這個“日本半導體陷阱”,簡直就是為韓國天造地設的。事實上,目前世界上處在半導體刻錄與加工這個中間產業周期里的,基本只有韓國、美國、中國大陸,以及中國臺灣地區。其中,中國大陸的產業鏈更靠后,中間生產環節很弱,主要地緣定位是半導體進口方。而美國惹不起,中國臺灣地區的產業鏈很短。所以這個“日本陷阱”,只有韓國能鉆進去——至少今天如此。

當然必須正視的是,日本對韓國的半導體摩擦不可能全面升級。因為這些原材料雖然韓國沒別的地方買,可日本也沒什么別的地方賣。只是韓國以半導體立國的經濟局勢里,大量原料生命線掌握在日本已經暴露無疑。比如說,目前韓國有超過90%的光刻膠要從日本進口,這就造成日本可以只切斷某個或者某幾個材料供應,韓國就會在吃不消的同時,還必須依舊進口其他原材料。

由于東北亞三國的半導體貿易量巨大,不可能真正停擺。日本只能是不斷施加壓力,不可能發狠給韓國致命打擊。這場爭端還是更大概率停留在外交解決的范圍內。但是如果從更長遠的半導體產業鏈角度來看,這場紛爭還是給中國留下了很多東西。

留給中國的產業啟示

從中興事件、華為實體名單,再聯系到中美貿易摩擦的大背景,相信大部分人都已經有了這樣一個共識:貿易戰在今天就是科技戰,而科技戰的重中之重,就是提升芯片國產化程度。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就不斷有媒體報導中國正在加大半導體國產化的投資和產業扶持力度。今年可以看到各地方政府積極尋求半導體企業進駐,半導體企業減稅降費等優惠條件也一波波出爐。

整體而言,中國半導體不能滿足于高度依賴進口的現狀,必須謀求產業升級,應該說已經穩定為國家戰略。雖然目前希望謀求進入半導體產業中游的國家并不少,越南、印度等國也虎視眈眈,但是大部分分析師都相信,中國的全力出動會造成世界最大的半導體升級市場。

2018年,中國半導體進口金額為3120.6億美元,在中國2018進口總額2萬億美元中占據了超過七分之一。這個產業升級帶來的矩陣式反應可想而知。

但從日韓半導體的各自發展,直到這次半導體摩擦爆發,必須認清的是,中國不可能一下升級成誰也不靠的半導體全產業鏈國家。中國向上走游走,縮減芯片進口量,也意味著中國必須加大半導體原材料的進口——換句話說,今天韓國走進的“日本陷阱”,或許也在未來某個時間點等待著中國。

客觀來說,中國提升半導體國產化,就意味著把現在主要從韓國、美國進口的模式,切換成從日本、歐洲進口。這會帶來一系列的影響,包括新的供應鏈風險。然而這一步不能不走,那么從日韓紛爭的角度看,如何加強這場變革中的產業安全系數呢?有這樣幾個方案或許是接下來半導體升維路上的必需品,同時也是中國科技企業新的機遇:

1、想要提升供應鏈安全,最可靠的方式是產業相互制約。雖然半導體這關我們已經喪失了上游制約的機會,但是在未來AI主導的科技浪潮里,中國依舊有機會走到產業上游。在底層算法、開發框架、AI芯片、大規模計算系統等領域爭奪上游優勢。在日本,積極引入AI與半導體制造業的結合,已經被定義為國家戰略。然而AI技術日本與中國的起跑點差距并不大,這個領域的底層突破和積極出口,或許可以成為新一輪科技革命中的“中國支點”。這樣的技術機遇還有很多,核心思路就是用新的長板換過去的短板,用新的優勢換舊的安全。

2、設立貿易中轉站,預留的產業緩沖地帶。為了保障原材料供應的安全,未來中國可以效仿美國扶植韓國,積極扶植一帶一路半導體產業生態。這次日韓半導體摩擦中,韓國就有聲音提出通過南亞國家作為貿易中轉站,避免日本的“移出白名單”造成嚴重影響。全球半導體產業生態構建,讓更多國家加入這個今天的“寡頭游戲”,是提升游戲安全度的方案之一。

3、在上游供貨商之間尋求供應多樣化,從戰略角度應對供應鏈安全問題,是接下來中國必須應對的問題。在全球貿易之中,中小型企業往往是追逐短期利益,忽視供應鏈安全的。那么就需要政府和產業組織、產業聯盟進行引導,在將美國、歐洲、日本等地供應商之間實現供應多元化,確保貿易摩擦不帶來極端影響。

當然,只要中國的產業鏈夠長,市場夠大,那么安全系數就會提升上來。但是半導體國產化的產業升級之路上,產業鏈由弱到強是必經趨勢。這個趨勢中,又勢必牽扯到一系列國際利益調整。中國天然面對的外部壓力較大,周期性挑戰或許不可避免。

從日本和韓國的半導體故事中,很容易發現藏在硅晶管里的,是一場斗智斗勇的全球游戲。完整堅實的科技基礎,準確的戰略跳躍,在這場游戲中缺一不可。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腦極體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寫讓你腦洞大開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體、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