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退押金無望的ofo,注定小眾的共享單車

孟永輝 2019-11-29

原標題:退押金無望的ofo,注定小眾的共享單車

文/孟永輝

對于曾經風生水起的ofo來講,或許永遠都不會想到會有如此尷尬的一天。在經歷了變賣公司固定資產、辦公地址成迷等一些的負面消息之后,一則退押金難的消息再度把ofo帶入到了人們的視野當中。報道顯示,ofo推出退押金的新方法:購物返押金。言下之意就是想要退押金,必須先消費。

根據網友測算,想要退回199元押金,必須要消費1500元購物才行。面對ofo推出的這一退押金的新方式,很多用戶表示對此并不理解,他們認為自己當初之所以會繳納押金并不是為了購物,而是為了騎行的便利。在ofo無法給用戶提供方便、快捷的服務的時候,一味地設置退押金的門檻,只會讓ofo用戶進一步流失。

讓我們回到那個千車大戰的年頭,或許誰都不會想到自己的押金成為有去無回的買賣。伴隨著資本的退潮,這個曾經被資本鼓吹起來的所謂的“新四大發明”之一正在變得劣跡斑斑。盡管共享單車并不及P2P的影響那么大,但是,如果僅僅只是把共享單車看成是一個圈錢的工具,缺少了對用戶需求的感知和滿足,所謂的共享單車或許從一開始就是一種錯誤。

很顯然,ofo推出的這種退押金的新方式遭到了用戶反感。如果ofo繼續在退押金的問題上玩套路、耍花樣,或許它將會失去最后一批的忠實粉絲。所謂的共享單車,或許真的將會成為一種“慈善”。面對共享單車的窘境,一味地去深究誰對誰錯已無意義,因為誰對誰錯不言自明,我們真正應該做的或許是反思。

錯誤,從共享單車誕生那天開始

對于共享單車的爭議從它誕生的那一天便已經開始出現,只是那個時期的資本狂熱、對互聯網模式的盲目自信讓這種爭議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今天共享單車遭遇到的困境似乎正在向人們證明,對于共享單車的爭議并不是沒有理由,缺少了真正意義上的創新,缺少了合理的商業模式,以資本供血的共享單車并不會走得太遠。

生也資本,敗也資本,共享單車是一場資本自導自演的曲目。早前,已經有很多報道顯示共享單車其實就是資本助推下的產物。既然如此,當資本不斷關注它,不再給它供血之后,共享單車勢必會陷入困境。在很大程度上,所謂的共享單車其實更像是一場由資本自導自演的曲目。

同所有資本驅動型的發展模式一樣,共享單車之所以會被資本關注是因為它能夠成為一個流量入口。早期共享單車之所以會如此快速地發展,并且出現了“千車大戰”的場景,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背后有資本的助力使然。對于流量的獲取方式,我們同樣可以看出以補貼、燒錢為代表的資本運作套路在里面。

正是因為如此,我們可以看出共享單車對于資本相當依賴,一旦無法對共享單車進行可持續的資本供給,共享單車的盈利與支出之間將會出現巨大的資金缺口,而我們現在看到的ofo退押金難正是這種現象的直接體現。因此,共享單車成也資本,敗也資本,資本造就了它曾經的輝煌,同樣讓它從天堂跌落凡塵。

一味地燒錢獲取流量,共享單車是一個缺少合理商業模式的買賣。無論是通過燒錢來增加共享單車的投放量,還是通過燒錢補貼來增加用戶量,共享單車的運營套路和商業模式與燒錢都有著很大的關系。雖然燒錢的模式為共享單車在短時間內獲得了豐沛的流量,但是,一味地靠燒錢,缺少了真正合理的商業模式,共享單車的生命只會越燒越短。

對于任何一種商業來講,如果缺少一個合理的商業模式作為支撐,那么,它從一開始或許就是一個錯誤。共享單車正是如此。押金是我們看到的當下共享單車最大筆的盈利模式,但是,如果僅僅只是將用戶的押金看成是一種盈利模式,但是這種盈利又不是以提升用戶體驗為回饋的話,這樣的商業模式依然經不起推敲,同樣會遭到用戶的反感。

正是因為如此,當流量紅利見頂,特別是共享單車以投放為主的流量獲取方式進入到瓶頸期,我們看到共享單車平臺開始跑路、關門,缺少了流量,資本市場不再關注,而一旦沒有資本輸血,又缺少真正合理的商業模式,共享單車注定是一個賠本賺吆喝的買賣。因此,它只是在市場聲勢上延緩了互聯網時代的落幕,并沒有從根本上轉變互聯網模式以流量為終極追求的大敗局。

缺少真正意義上的創新,共享單車早已脫離了共享單車的概念。從共享單車的概念誕生的那一天開始,人們就對這個概念提出了很多的質疑。因為按照真正的共享經濟的概念,所謂的共享單車平臺并不是共享單車的提供者,而僅僅只是一個平臺方而已。但是,共享單車從單車的那一天開始似乎就開始距離共享經濟的概念越來越遠。

說白了,共享單車其實就是用互聯網的方式(掃二維碼)來改變了人們租車方式而已,并且將原本僅僅只有市政機關提供的公共自行車服務擴展到了更多的社會團體當中,通過共享單車供給量的增加來改變公共自行車覆蓋面不夠廣泛的問題。如果僅僅只是如此的話,共享單車其實配不上受到如此多的資本的關注,所以,它必須要有更多的創新才能真正配得上共享單車的概念。

當共享單車缺少了真正意義上的創新之后,其實,它已經不再是共享單車,而是變成了一個租車平臺。但是,這個租車平臺的盈利模式又不如滴滴這樣的打車平臺那樣健全,因此,當共享單車的創新無法擔當起盈利的責任,而在資本輸血的方向上又缺少流量的反哺,所謂的共享單車勢必會被拋棄。

站在現在的時間節點上,我們再去看待和反思共享單車,錯誤或許從它誕生的那一天開始便已經出現。至于錯誤到底可以向前走多遠,關鍵在于資本對于共享單車輸血的能力。一旦資本無法再給共享單車輸血,而共享單車又找不到一種真正適合自己的盈利模式和變現方式,所謂的共享單車或許早已是一種必然。而我們當前看到的用戶退押金困難的現象只不過是共享單車必然失敗下的另外一種必然而已。

未來,共享單車注定只會小眾

近來出現的ofo退押金難的消息不僅讓我們對ofo的未來充滿了擔憂,同樣對共享單車的未來不再看好。經歷了資本助推下的野蠻生長,共享單車的創業浪潮的退卻成為一種必然。未來,共享單車如果依然缺少創新,或許注定只會淪為大平臺、大生態的附庸,注定只會小眾。

成為附庸,成為巨頭大生態下的一部分。對于一個缺少可持續的有效的商業模式的行業來講,共享單車需要找到一個可以為自己供血的“母體”才能延續其發展。從當前的情況來看,投身到大平臺的懷抱,借助這些大平臺業已建構起來的生態系統來給自己供血是一個必然選擇。我們現在看到的摩拜、哈啰都是投身到了美團、阿里的生態下。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共享單車投身到這些大的平臺下可以在短暫地度過資本供血不足的難關,但是,如果僅僅持續找不到合適的盈利模式,并且無法給這些大平臺創造效益,他們的未來依然不容樂觀。另外,在大平臺的生態體系下,依然是靠盈利為目標的,如果共享單車依然無法找到合適的盈利模式,即使是在這樣的大平臺上,共享單車的話語權依然很少,注定會走向小眾。

因此,我們看到雖然以摩拜、哈啰為代表的共享單車平臺成為了大平臺的附庸,如果繼續延續之前的發展套路,一味地燒錢和補貼來獲取流量,那么,當大平臺無法維持他們的發展,共享單車在大生態下依然會有被邊緣化的風險。

流量萎縮,流量只能是共享單車平臺本身抑或是大平臺本身的私域流量。流量的見頂最終讓共享單車無法在回到那個“千車大戰”的流量爭奪的火熱期,另外,共享單車的流量僅僅只是在那個流量頂峰之后對現有流量的維持抑或是對大平臺本身私域流量里的消化。

相對于共享單車野蠻生長期的那個打破行業、打破平臺的流量爭奪,未來,共享單車的流量將會進一步萎縮。未來共享單車的流量只能是對現有流量的維持以及對大平臺流量的供給與獲取,難以再度跳出行業和平臺的壁壘進行全域流量的爭奪。

從這個角度來看,依靠流量生存的共享單車將會在流量萎縮或見頂的大背景下不斷變得小眾,最終將會成為一個類似當下各大城市的公共自行車一樣的配套設施。這時,共享單車同樣無法重新拾起昔日的輝煌與榮耀。

運營與管理成本高企,共享單車注定只會小而美。共享單車在大規模推廣之后首先遇到的一個問題就是運營成本與城市管理成本不斷增高。這種問題的存在決定了共享單車只能在一種小規模、有效管理并且合理盈利的條件下進行,大規模、重流量的模式并不適合共享單車的發展。

在這個條件下,未來的共享單車必然會走向一種運營和管理成本與盈利達成平衡的狀態。在流量依然見頂的大背景下,共享單車需要的是一種集約型的發展,而不是一種粗放型的發展。從這個角度來看,未來的共享單車注定是小而美的。

拋棄流量,真正找到流量之外的另外一種全新的發展模式,或許才是共享單車真正可以繼續前行的關鍵所在。所謂的拋棄流量,其實就是要讓共享單車告別大而全,真正回歸到小而美,真正讓共享單車的發展進入到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由此,未來共享單車的發展依然是小而美的。

ofo的退押金新套路再度讓我們把關注的目光轉移到了共享單車身上,讓我們去思考真正造就共享單車敗退的深層次原因。經歷了早期的野蠻生長之后,共享單車未來的發展將會真正回歸屬于它的發展軌道里,而那個被資本鼓動的略顯狂熱的發展時代或許將會落幕。

作者: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者,暢銷書作家,行業觀察者,特約評論員。長期關注行業研究,累計發表財經科技文章超300萬字。轉載請保留作者版權信息,違者必究。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孟永輝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從事互聯網多年,長期關注行業研究。微信公眾號:孟老獅。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