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鐵打的理想,流水的羅永浩

孟永輝 2019-11-05

原標題:鐵打的理想,流水的羅永浩

文/孟永輝

我最初知道羅永浩的時候是在大學。

那個時候,新東方有幾個講課特別厲害的老師,其中一個就是羅永浩。后來,我才知道還有一個幣圈的大佬——李笑來。同樣是在那個時候,MP3剛剛興起,同學們經常會在MP3里下載羅永浩的講課音頻,一聽就是一個下午。

雖然并不知道這些音頻最后的效果怎么樣,但是,至少過足了“耳癮”。由于那個時候并沒有從其他渠道羅永浩,以至于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一直以為羅永浩是一個瘦子。

再次知道羅永浩就是他砸西門子冰箱的事情了,這個時候,我開始試圖將音頻里的那個羅永浩與站在臺上砸冰箱的羅永浩聯系起來。慢慢地,我才將聲音里的羅永浩與現實中的羅永浩聯系起來,并且開始將曾經的一些記憶的片段拼湊在一起。

后來,羅永浩創辦了錘子科技,開始做錘子手機。我再一次對他關注,源于那一則“漂亮得不像實力派”的錘子手機的廣告。之后,我開始真正關注錘子手機和錘子科技,并且關注每一年的錘子手機的新品發布會,聽一場羅永浩的單口相聲。

理想的錘子,冷酷的現實

正如每一款新手機的發布都會褒貶不一一樣,錘子手機每一年的新品發布同樣如此。但是,同外人眼中的錘子手機毀譽參半不同,我感受到的是羅永浩對于錘子手機幾近完美的溢美之辭。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才有了羅永浩在微博與粉絲的互撕還有與王自如的論戰。

然而,在商業的世界里,并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完美,有的只是利潤本身。所以,盡管在羅永浩看來錘子手機相當完美,并且可以秒殺諸多友商,但是,市場份額以及盈利本身似乎總是與羅永浩本身的熱情難以匹配。于是,錘子手機總是游離于羅永浩的完美與市場表現的平淡的兩極。

同樣地,正是由于羅永浩對于錘子手機近乎偏執的維護,才讓人們關注著錘子手機的不完美,并且將此看成是和羅永浩對話的資本,于是,在“錘粉”之外的世界里,我們看到了成千上萬個“王自如”的存在。這個時候,人們關注錘子手機的時候已經完全脫離了手機本身,更多地是關注羅永浩這個人,甚至將羅永浩的問題與錘子手機的問題等同起來看待。

羅永浩對于錘子手機的近乎完美的追求并沒有抵御來自商業世界的寒冬的侵襲,因為在商業的世界里始終都是拿利潤說話,而不僅僅只是依靠書生意氣就可以解決問題的。于是,羅永浩對于錘子手機的保護依然沒有抵擋住來自市場的頻繁攻擊,錘子手機陷入到了一次又一次的經營、資金等一系列的危機當中,而錘子科技也從北京搬到了成都。

到了成都之后,錘子手機依然在羅永浩的理想國里流轉,錘粉們依然可以聽每年一度的羅永浩的單口相聲。然而,相聲本身帶來的僅僅只是暫時的歡愉,一切依然要回到冷冰冰的商業世界里,雖然錘子手機不斷有新產品出現,黑名單收費放行、錘子便簽等都是非常有創新意義的產品,但是,如果找不到理想和現實的平衡點,所謂的創新的產品終將因為沒有供血而止步不前。

于是,羅永浩的錘子科技終究沒有成為市場的錘子科技,一個帶有極深個人標簽的品牌終究因為個人icon過于濃厚而失去了和個人IP攜手前進的機會。盡管有百般不舍,羅永浩還是和錘子科技告了個別。

流浪的“子彈”,夭折“小野”

離開錘子手機的羅永浩并沒有放棄對于自身理想國的追求,而是開始尋找新的理想之地。社交領域成為羅永浩的下一站,子彈短信則是他的另一個“錘子”。正如錘子手機當初帶給人們的經驗一樣,子彈短信的出現同樣引爆了朋友圈,并且和馬桶MT、多閃一起成為向微信宣戰的“三駕馬車”。

盡管這三款社交工具各有優劣,但是,在微信、QQ業已一家獨大的江湖格局之下,“三駕馬車”想要沖破市場和用戶的雙重障礙,真正獲得成功顯然要比做錘子手機還要難很多。后來,子彈短信和馬桶MT、多閃依然并未真正改變當下社交的市場格局,羅永浩的理想國依然在現實面前轟然倒塌。

子彈短信之后,羅永浩并未停止尋找自身理想國的步伐,他開始涉足電子煙領域,并且創立了電子煙品牌——小野。在新消費成為新的風口,資本不斷加注之下,電子煙領域儼然成為資本寒冬下的一個新風口。如果有人問你,在資本寒冬里,哪個領域最火?或許,唯獨繞不過去的就是電子煙領域。

然而,一紙公告再度將羅永浩的重新建立起來的理想國擊潰,小野真的成為了沒娘的“野孩子”。國家煙草專賣局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聯合發布了《關于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公告指出,自通告印發之日起,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及時關閉電子煙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戶端;敦促電商平臺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并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撤回通過互聯網發布的電子煙廣告。

這則公告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宣告了電子煙的“死刑”,對于羅永浩來講,他同樣再一次倒在了理想之地的外圍。

正如每一個人在尋找自己理想的道路上都會付出這樣那樣的代價一樣,羅永浩在尋找自身理想的道路上同樣付出了代價。根據最新的法院判決書顯示,羅永浩因為被列入失信黑名單,而不得乘坐高鐵、飛機等交通工具,而羅永浩也對此回應稱,只要戰士不下戰場,他還可以賣藝還債。

出走半生之后,歸來的羅永浩依然是那個新東方時期的少年,言語里透出來的都是理想。然而,或許理想真的不能當飯吃,真正讓他付出代價的或許正是理想本身。

作者: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者,暢銷書作家,行業觀察者,特約評論員。累計發表財經科技文章超300萬字。轉載請保留作者版權信息,違者必究。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孟永輝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從事互聯網多年,長期關注行業研究。微信公眾號:孟老獅。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