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草根金融家張振新的金融浮生記

孟永輝 2019-10-08

原標題:草根金融家張振新的金融浮生記

張振新去世了。

他是在倫敦家里因多臟器衰竭、酒精依賴、急性胰腺炎經搶救無效去世的。

去世時,他48歲。

對于張振新,或許很多人都非常陌生。但,他所控制的先鋒系卻是金融領域不可被忽視的存在。正如先鋒系的名字一樣,這個金融帝國的運作向來先鋒。

從傳統意義上的保險、證券、信托,到后來的互聯網金融、移動支付,再到礦機和區塊鏈,幾乎金融行業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先鋒系的身影。同先鋒系在金融市場上的聲名鵲起不同,它的掌舵人張振新始終都是一個相當神秘的存在,直到10月5日“網信官微”發布了張振新的《訃告》。

同《訃告》一同出現的是《先鋒集團成立臨時危機管理工作組,牽頭風險化解工作》。這則消息又讓人們聯想到了早前出現的先鋒系P2P平臺出現兌付危機的新聞。盡管張振新生前一直堅持剛性兌付,但對于如此龐大的兌付危機來講,僅憑江湖義氣苦苦支撐顯然有些蒼白無力。

之所以堅持剛性兌付,很大程度上與張振新的成長經歷有關。對于出身草根的張振新來講,或許外界對他的評價遠比虧損更能讓他難以釋懷。1971年出生于遼寧通遼的張振新畢業于東北財經大學,曾經就讀于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23歲便成為上海萬國證券大連營業部總經理。

之后,張振新便開始了他在金融路程上的一路狂奔。

無論是早期的擔保和租賃,還是后來拿下證券、基金、擔保、租賃、保理、支付、征信、互聯網小貸等近乎全金融牌照,張振新所控制的先鋒系都在為我們展示著其在金融領域的勃勃野心。

了解了張振新早前在金融領域的光芒萬丈,我們才能知道,他究竟為何敢于對P2P項目進行剛性兌付。然而,正是由于P2P業務上的危機,才真正讓曾經無所不能的先鋒系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為了彌補P2P兌付危機,張振新開始通過在香港借殼上市、涉足區塊鏈、礦機等方式來不斷地金融融資。雖然這些動作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去杠桿的大背景下,簡單通過涉足新的金融業務來試圖填補P2P端口危機的做法顯然有些杯水車薪。

今年7月,先鋒系旗下最大的互聯網金融平臺網信普惠出現兌付危機,成為張振新控制下的先鋒系的首顆爆雷。

為了彌補網信普惠的兌付危機,先鋒系曾經試圖通過其控制的港股——中新控股來進行翻盤。然而,受到機構做空、華融系案不斷影響的情況下,2019年1月18日,先鋒系港股現閃崩。上市公司中新控股暴跌超30%,日市值蒸發約9億港元。

張振新試圖通過母公司來填補P2P兌付危機的想法落空。此后,張振新及其控制的先鋒系開始通過啟動重組,成立催收管理工作組等方式來挽回不利局面。但是,實體經濟的下行使得資產端的資產質量出現了嚴重下滑,抵押品價值縮水,處置難度增大,最終讓這些做法略顯蒼白。

對于正在處于寒冬期的P2P行業來講,張振新的去世無異于雪上加霜。而對于他所控制的先鋒系來講,同樣將會面臨更大的挑戰。

對于張振新來講,金融成就了他,成就了他所控制的先鋒系。但,金融同樣將他和先鋒系拖入了泥淖里。

當經濟下行與互聯網金融寒冬持續影響,曾經在傳統金融行業長袖善舞的張振新同樣無法延續輝煌。當長期的哮喘病和高強度的工作困擾張振新,如同互聯網金融的爆雷困擾他所控制的先鋒系一樣,即使用盡了所有的努力都無法治愈。

曾經風靡一時的互聯網金融終究因為缺少優質資產端的支撐而不得不走入寒冬,隨著這種深度洗牌的持續,這場寒冬或許依然在持續。

未來的金融終將回歸優質資產,回歸實體,只有這樣,所謂的金融才能真正發揮它的作用,而不僅僅只是一味地投資和理財。

張振新走了。

他帶走的是47歲之前的輝煌,留下的卻是47歲之后無盡的唏噓與遺憾。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孟永輝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從事互聯網多年,長期關注行業研究。微信公眾號:孟老獅。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