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馬云退休,中國互聯網的真實轉折開始上演

孟永輝 2019-09-11

原標題:馬云退休,中國互聯網的真實轉折開始上演

文/孟永輝

馬云退休無疑是最近幾天互聯網圈里最熱的話題。有人開始暢想馬云退休之后的生活,有人則是在回憶馬云創業的過去,有人則開始揣測馬云這么年輕為什么就退休。人們之所以會對馬云退休如此關注,除了和馬云本人的個人魅力有關之外,其實更多地是和馬云帶給我們的那些有關互聯網的回憶有關。

因為馬云以及阿里巴巴的崛起其實正是中國互聯網行業上一個十年發展的真實寫照,馬云既是這場互聯網變革的見證者,同樣是實踐者。盡管一直到現在,人們依然對互聯網行業的褒貶不一,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互聯網時代的來臨的確將我們的生活帶入到了一個全新的時代。所以,在看待馬云退休的問題上,我比較傾向于將它看成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對于很多人說互聯網落幕的說法,我并不認同。在我看來,互聯網并未落幕,而是以一種基礎設施的方式存在于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能有人會說,在幾年前的云棲大會上提出新零售的概念時,中國的互聯網已經發生了改變。但是,我們要知道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新零售僅僅只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概念,而且真正驅動新零售行業的技術依然是互聯網技術。反倒是現在,在大數據、云計算和智能科技等新技術不斷成熟和落地的時候,中國互聯網的轉折更加徹底和實際。

馬云退休,中國互聯網正在發生真實轉折

幾年前的那場以新零售、區塊鏈為代表的后互聯網時代的發展浪潮僅僅只能算是概念上的改變,并未落地到具體的實際上,即使一些互聯網巨頭的動作依然僅僅只是停留在布局上。經過近五年的發展之后,新技術不斷成熟和應用,他們對于互聯網以及傳統行業的改造開始開始變得深度和全面。

以新零售為例,馬云在云棲大會上提出“新零售”概念的時候,很多人僅僅只是那是一個概念而已,只是為了彌補電商紅利的缺失而生造出來的一個概念。因此,雖然在新零售概念被提出之后,雖然我們看到了一些跟風者和一些基于新零售概念出現的新物種,但是,這些物種的運作方式和打法其實都和互聯網時代并沒有太多區別。

用新零售的概念去融資,用新零售的概念去獲取流量依然是人們之所以會擁抱新零售的根本原因所在。然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雖然那些主打新零售概念的玩家們獲得了資本的關注,但是,由于他們缺少新技術的支持,最終所謂的新零售同樣淪為一種互聯網的概念。當資本的輸血難以為繼的時候,以無人貨架、無人超市為代表的新零售同樣銷聲匿跡。

因此,資本并不是推動新零售的絕對力量,底層新技術的驅動才能夠給新零售的發展帶來持久的推動力。只有等到新技術的發展和進化足夠成熟和完備的時候,我們才能夠說中國的互聯網發生真正意義上的轉折。馬云退休的這一年正是新技術開始變得成熟和完備的時候,告別了對于資本的迷信之后,人們開始越來越多地從新技術身上去尋找新的發展動能。

大數據的應用已經不必多少,千人千面的淘寶、智能推薦的信息流資訊都在告訴我們大數據開始越來越多地影響到了供給側的方面;人工智能同樣如此,以人臉識別、無人駕駛為代表的支付和出行方式的改變正在告訴我們智能科技已經開始在各行各業落幕,而規模和影響不斷擴大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更是人工智能技術影響力逐漸擴大的另外一個表現。

從五年前的僅僅只是停留在概念的層面上,到現在以各種各樣的新技術的落地所帶來的新發展,我們都在無時無刻不在感受到互聯網行業正在發生著的深刻改變。從本質上來看,其實都是新技術的不斷成熟和落地所帶來的,可以預見的是,隨著未來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為代表的新技術不斷成熟,我們將會看到更多互聯網和傳統行業發生的諸多改變。

當新技術開始在互聯網行業應用的時候,才是中國的互聯網行業發生真實改變的時候。可以預見的是,未來的一段時間內互聯網行業將會和傳統行業一樣成為這些新技術的改造對象。當越來越多的新技術開始被應用到互聯網行業當中,我們將會看到互聯網行業將會發生越來越多的新變化。

對于馬云來講,他代表的是更像是上一個10年的發展,而未來的十年或許要交給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以及新的“六脈神劍”來完成。一個公司的價值觀僅僅只是為了迎接未來變革的“定海神針”,伴隨著馬云退休而新出爐的“六脈神劍”則是真正開啟下一個十年的關鍵所在。

所以,馬云退休更像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真實轉折點的開始。因為這個時候,新技術對于互聯網改造已經開始,因為這個時候,中國的互聯網已經不再是以互聯網技術為驅動力,因為這個時候,一個以智能、數字、物聯網為代表的新時代正在拉開大幕。

馬云退休,誰是下一個馬云?

正所謂時勢造英雄。每一個時代都有屬于這個時代標簽的英雄,互聯網行業同樣如此。當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發展開始進入到一個新階段,在這個屬于它的時代,同樣會有屬于它這個時代的英雄。當風清揚歸隱互聯網江湖,誰又將是下一個馬云呢?

下一個馬云是那些真正能夠改變互聯網行業和傳統行業的人。互聯網的去中間化僅僅只是帶來了信息對接效率的提升,并沒有改變行業本身。所以,經過互聯網時代的洗禮之后,我們不僅沒有真正解決傳統行業內部的生產、供應等難題,同樣沒有改變互聯網行業本身的痛點和難題。這同樣是人們對互聯網一直保持正反兩方面看法的根本原因所在。

當新技術的發展不斷成熟,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和區塊鏈技術不斷落地的時候,下一個馬云將會是那些真正能夠改變互聯網行業和改變傳統行業的人。因為只有改變了互聯網行業和傳統行業,行業的痛點才能得到根本消除,用戶需求才能得到滿足。那些真正以創新的商業模式做到這些的人,才能像馬云一樣打造下一個阿里巴巴。

因此,下一個能夠成為馬云的人,不是將新技術研發地足夠成熟的人,而是那些能夠將新技術應用到各行各業的人。或許,很多人不知道誰創造了互聯網,但是,人們記住了那個真正將互聯網應用到真實商業里的那個人。對于即將到來的新時代來講,同樣如此。

下一個馬云是真正能改變人們的行為和習慣的人。馬云創立的阿里巴巴之所以能夠成為互聯網時代的佼佼者,最為根本原因是因為阿里巴巴生態體系內的產品真正影響和改變了人們的行為和習慣。所以,雖然新技術已經開始應用并且開始改變行業,但是,如果人們的行為習慣無法改變的話,那么,這些新出現的產品同樣只是空中樓閣,無人買單。互聯網時代有過太多這樣的例子,很多創新性的互聯網產品雖然比較領先,但是,一直都沒有用戶愿意去用,最終夭折。一些比較土的產品雖然表面上看并不高端,但是卻一直都有人用,最終成為商業上的成功案例。

淘寶之所以能夠逆襲eBay就是因為它有用戶,有流量,并且到最后真正改變了用戶的消費行為和習慣,所以,才成為“萬能的淘寶”。當新技術對于互聯網改造開始,真正能夠成為馬云的人或許是那些真正能夠給人們的行為和習慣帶來改變的人。

無論是智能科技在生產、生活當中的應用,還是大數據在生產、生活當中的應用,只有真正能夠改變人們的用戶行為和習慣,才能真正成就商業上的成功,而只有商業上的成功才能成就一個標簽化的人物。從這個邏輯來看,下一個馬云屬于真正能夠改變人們的行為和習慣的那些人。馬云如此,喬布斯如此,下一個馬云同樣需要如此。

當馬云退休的話題愈發火熱,其實,更多地折射出來的是人們對于互聯網時代的懷念和不舍。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互聯網時代并不沒有真正落幕,而是以一種基礎設施的方式存在于各行各業當中,如同我們每天呼吸的空氣,我們每天喝著的水,它無處不在,無所不包。

所以,馬云退休并不代表著互聯網時代的落幕,而是互聯網行業發展的轉折的開始。未來,隨著新技術的不斷成熟和落地,它將會越來越多地改變互聯網,改變我們的生活,并且將會最終成就一個萬物互聯、智能普惠的全新時代。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孟永輝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從事互聯網多年,長期關注行業研究。微信公眾號:孟老獅。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