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VIP陪練創始人兼CEO葛佳麒:從根本上解決孩子練琴的效率問題

10月17日,由獵云網主辦的“FUS獵云網2019年度教育產業峰會”在北京金茂萬麗酒店舉辦,VIP陪練創始人兼CEO 葛佳麒受邀出席并發表主題為《打磨個性化教育,鑄就行業精品》的演講。

傳統的音樂教育行業有一個明顯的痛點,孩子在進行音樂練習時,家長不能幫助他們解決問題,而音樂訓練是熟練訓練,一旦形成習慣很難再改變。VIP陪練的模式就是要從根本上解決孩子們練琴的效率問題。

對于緊缺的音樂教師問題,VIP陪練采用了源頭合作的形式,與超過80%以上的高等院校達成協議。“我們會對這些學生進行培訓,把他們慢慢培養成合格的老師,然后把他們變成我們的供應鏈。”葛佳麒表示。

“雖然微信這么多年沒有做過PR,但是大家都知道微信的核心功能是連接,幫助連接一切可以連接的服務,連接一切可以連接的人。”葛佳麒認為,就如同微信,品牌要有一個骨架,這個骨架是產品的理念,要根據這個理念在外面包裹血肉,這些血肉是內容。VIP陪練不僅僅有音樂陪練,也有音樂比賽以及音樂知識課堂,以音樂教育陪伴者的身份陪伴孩子的成長。

本次峰會由獵云網主辦,銳視角、獵云資本、獵云財經、企業管家協辦,云集頂級專家、創業精英及投資機構等各行各業領軍大咖,邀請數十位資本大咖與創業精英把脈行業新風向,眾從業者將解讀30+行業典型應用案例,尋找學習3.0時代的新風向。

WechatIMG24.jpeg

以下為嘉賓演講實錄,獵云網整理刪改:

葛佳麒:大家好,我是葛佳麒,非常高興今天受到獵云網的邀請。簡單分享一下我們過去幾年做的事情,包括過去幾年的發展。

首先我們是2015年成立的公司,從2016年開始VIP陪練。2017年之前,大部分的投資人包括互聯網從業者對音樂教育幾乎不關注,2018年慢慢感受到資本市場對教育賽道發生了很大的轉變,同時對于音樂教育這個賽道慢慢關注起來。2018、2019年之后,我們慢慢確立了VIP陪練的方向,目前規模是第二梯隊總和的六倍以上。2016年開始做VIP陪練,這三年不斷制定與規范行業的標準,我們幫助音樂教育行業慢慢往上走。

所以,我想說一下這三年里面為什么資本發生這么大的變化,為什么音樂教育領域會發生比較大的變化。我想從中國音樂教育的發展來說一下。首先三年之前包括兩個月之前,國務院不斷地說加強中小學生對于美術、音樂、舞蹈的訓練。我們認為家長會把孩子的時間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放在K12考試進階當中,這個考試有排名,只有排名孩子們才可以比出高低,進入好的大學。第二是軟性技能,孩子們學軟性技能給第一個技能加分,意味著軟性技能有進階過程。我們看到素質教育領域,只有音樂這個行業它的整個考試體系從1987年開始到現在已經有32年,在英聯邦有一個機構成立到現在150多年,正是因為長時間標準的建立,使得家長對孩子的選擇70%在音樂上。經濟水平上升,到90年代、00年代的時候,家長說你可以考大學,但是大學是普世教育,可以讓孩子們有更多的選擇權利,再到現在,家長說今天學科能力有平均水平,但是希望每一個孩子可以學音樂。隨著經濟發展,你發現大家需求的獲取越來越高。所以,并不是在過去大家不看藝術教育,而是因為民眾的收入并沒有導致這個行業有很大的發展。

所以,旁邊這張圖我們可以看到發達國家人均收入GDP是3萬美金左右,在一線城市人均GDP突破2.5萬美金,所以這些城市里面適齡兒童學習音樂的與發達國家差不多。我們看到二線城市、三線城市適齡兒童的音樂滲透率是下降。中國一線城市做了很好的榜樣,大部分的消費升級都是從海外先傳遞到一線,慢慢到二線,再普及到三四線。我們再來看一下,今年七八月份最高的單日營收額突破4000萬人民幣,單月營收額是1.7億。目前來看服務超過了99個國家,目前日課量超過4億,平均用戶上課參與率比較高,每周付費用戶75%以上是會上課的,這是在在線教育領域相當高的頻次。

2015年創建這家公司時,我們發現了一個痛點,每個孩子每周到老師那里上課,上課的時候有作業練習,練習過程當中有很多的問題。因為家長不懂音樂,孩子碰到問題的時候不能解決的,音樂訓練是熟練訓練,下一節課的時候很難改掉。我們讓孩子知道什么是錯誤,讓他改掉錯誤,我們嘗試了課件、產品等等方向,2016年的時候帶來VIP陪練的模式,我今天不是為了告訴孩子的錯誤,我從根本上解決每個孩子練琴的效率問題。所以,2016年確定了一對一在線陪練的模式,我們對老師的獲取、老師的招聘、老師的考核、老師的留存,包括學生從銷售到服務到流程的跟進,我們做了標準化、細致化的過程。2016年最先要解決的是什么問題呢?那時候所有老師面臨的問題通過各種招聘網站沒法招聘到音樂老師。為什么這樣呢?我們看一下音樂老師、K12老師有什么樣的區別?今天K12音樂老師是普世教育,是國家與社會力量生產出來的老師的能力,我們認為這塊有非常大的空白。但是音樂老師、美術老師、舞蹈老師,這些培養的時候相對是一對一的培養,整個供給并不是國家、社會要求每個人學的,所以供給量相對比較少。今天生產一個醫生的話,進入到醫科大學是5-7年,再有三年臨床,十年生產出來一個合格的醫生。現在培養一個合適的音樂老師,5-7年的樂器學習,4年專業大學學習,1-2年經驗積累。所以,音樂老師很難在招聘網站上找到。

我們今天找音樂老師怎么做呢?在全國、全世界范圍內有兩撥老師,第一類是畢業于中央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這些人員是非常少的,因為定價非常高,滿足了中國10%的音樂需求。80%的音樂老師畢業于地方上的師范類的音樂系等等,他們畢業之后成為社會上的音樂老師,我們認為這批人才是滿足中國90%的音樂需求。

我們今天沒法快速的直接把他們生產出來,我們今天跟生產這些音樂老師的源頭達成合作協議。所以,我們VIP陪練與超過80%以上的高等院校達成協議,我們會對這些學生進行培訓,把他們慢慢培養成合格的老師,然后把他們變成我們的供應鏈。我們做了這件事情之后,我們發現我們解決了傳統院校很關鍵的一點。我以前在音樂類學校,我發現大學是通過明星加校,可以提升我的能力。大部分是今天畢業了,積累經驗,線下上三千節課,變成一個合格的音樂老師。而今天在學校里面給這些學生進行培訓,在大學畢業的時候這個學生可以積累到5000-8000節課時,幫助這個學生畢業的時候成為合格的音樂老師,幫助把他的職業生涯縮短5-8年時間。這是為什么我們在大學里面比較受歡迎,我們培訓學生與家長溝通的能力,一線城市的孩子到底用哪些教材,教材間怎么銜接的,畢業的時候很清楚的知道線下怎么上課的。

2016年找到老師的方式之后,2017-2019年,我們圍繞琴童與家長,他們到底需要什么東西呢?我那時候從微信里面獲取經驗。我以前是做奢侈品廣告,我們發現他們會做線下活動、戶外,他們都是硬廣,而不是賣口紅什么的。我在想這些實物類的產品跟互聯網產品有什么樣的區別。那時候找到了微信,微信成立這么多年一直沒有做過PR,但是做了什么事情?首先通過通訊錄的方式把熟人的連接拉起來,再做了附近的人與搖一搖,把陌生人拉起來,之后做了朋友圈,讓銜接更深入,知道我今天去了什么地方,再做了一些小程序與公眾號,把可以連接的一切服務連接起來。雖然微信這么多年沒有做過PR,但是大家都知道微信核心功能是連接,我幫助連接一切可以連接的服務,幫你連接一切可以連接的人。所以,我們說這才是產品的品牌,品牌要有一個骨架,這個骨架是產品的理念,要根據這個理念在外面包裹血肉,這些血肉是內容。

我們6月份的時候有天才小琴童,孩子參加比賽,家長把內容發在朋友圈。孩子不管練的怎么樣,但是很多人關注他,享受到這樣的舞臺,享受到學習音樂帶給我們這樣的體驗,這是2018年做的項目。做完這個項目,我們確實發現家長對于孩子感興趣的舞臺是非常關注的,我發現很多家長在臺下流下了眼淚,他根本不敢相信在臺上發揮出絢爛光芒的人是自己的孩子,并不在意孩子是否彈錯了,而是孩子的光芒。再就是音樂知識課堂,包括藝術家的故事、名曲賞析、樂理小知識、考級課堂,你可以說出這樣的,我可以說出你的音樂教育是成功,如果你只會樂曲,而不知道背后是什么東西的,這是失敗的。我們要讓孩子的音樂教育是有價值的,我們讓家長知道我們是專業、有溫度的,讓家長知道我們音樂教育陪伴者的身份。

所以,這是我們整個品牌,逐漸構建起來全方位綜合性的教育服務的平臺,這是我們未來的方向。所以,非常感謝大家,這是過去三年半所經歷的跨過一道坎,怎么建立老師的供應鏈,怎么搭建我們的品牌,給到家長綜合服務性的音樂教育平臺。謝謝大家。

下一篇:FUS獵云網2019年度教育產業峰會圓滿落幕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