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15年的百度之星,成為中國AI工程師的推手

羅超 2019-10-17

2005年,登陸納斯達克后不久,百度啟動首屆“百度之星”程序設計大賽,來自全國400多家高校共計4000名選手報名參加初賽,經過多輪角逐后,來自清華大學的ACrush奪冠。當時選手還流行給自己取一個像玩游戲一樣的名字,ACrush真名是樓天城,他戰勝的對手叫Iamcs和Xreborner。

樓天城是清華大學姚期智院士的得意門生之一,在編程界的外號是“樓教主”,2006年他又蟬聯了第二屆百度之星大賽冠軍。樓天城還兩次獲得了ACM全球總決賽亞軍、蟬聯Google全球Code Jam的冠軍。2012年樓天城博士畢業后,加入谷歌旗下自動駕駛公司Waymo,2016年轉投百度美研做無人車研發,成為百度最年輕的T10級員工,后來創立明星自動駕駛公司小馬智行(Pony.ai)。

跟樓天城一樣,第四范式創始人戴文淵、曠視聯合創始人兼CTO唐文斌,這些今天中國AI產業的中流砥柱,都曾是百度之星的參賽選手。在明星AI創業者外,百度之星15年來選手的故事,更多是像第一屆優秀選手、現在的百度賬號系統部總監李盈一樣,構成中國互聯網技術的中堅力量。

百度之星不只是給百度選拔了大量的優秀技術人才,今天,獲獎選手有的留在了百度,有的到了友商工作,甚至包括百度昔日勁敵谷歌。替行業培養人才,體現出百度之星的開放性,這不是一個給百度招聘服務的商業程序大賽,就像“教主”樓天城2009年對比賽的評價一樣:

“辦出百度特色,區別于其他千篇一律的商業競賽模式,真正挑選出技術實戰型人才,并以實力和權威吸引更多的參賽者。”

時光荏苒,百度之星走到第15個年頭。10月15日,百度之星迎來第15個頒獎典禮。來自杭州學軍中學的00后選手張哲宇同學摘得程序設計大賽桂冠,而由江南大學、國防科技大學、東南大學等高校同學組成的跨校戰隊Litchll則將開發者大賽冠軍收入囊中。

15年來,百度之星程序員比賽報名人數累積超過20萬人,平均每年超過1.3萬人報名。2012年,32000人參賽打破吉尼斯世界紀錄,成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編程比賽。

參加百度之星比賽的主力群體是大學生,最近五年報名的本科生高達36000人,研究生多達7000人,在中國大學計算機類專業學生群體中,百度之星已是一個跟ACM并列的技術大賽,是校園編程高手交流切磋的平臺。ACM是世界性官方性的編程比賽,“百度之星”則是由企業組織的最負盛名的中國程序設計大賽,類似的頂級比賽還有谷歌的Code Jam、Facebook的Hack Up,不過這些比賽門檻高,距離遠,與中國信息產業環境脫鉤嚴重,難以成為中國技術人才證明自己的平臺。

從2005年開始持續耕耘15年的百度之星,結合中國科技產業實際,組織和運營比賽,在事實上成為中國計算機技術人才證明和挑戰自己的舞臺,越來越多的“計算機苗子”從這個編程大賽中脫穎而出,簡歷附上參賽結果,是國內互聯網公司CTO和HR都會認的加分項。

百度之星就像星探一樣,給中國科技產業發現優秀的技術人才,成為中國科技公司選拔和發現優秀編程技術人才的窗口。

一個比賽,從PC跨越到AI時代

中國第一批程序員的代表是求伯君,今年54歲,而參加百度之星比賽的最小選手只有10歲,他們之間差不多隔了一代人。超過500萬的中國程序員群體,已跨越老中青少不同年齡段。

這些年來,程序員群體一直面臨著日新月異的技術變遷。第一代是單機和PC時代的程序員;第二代程序員,是移動時代的開發者,成天跟安卓、iOS、嵌入式設備和物聯網打交道;第三代則是訓練機器自主學習AI工程師。第一代程序員,與今天的程序員,面臨的編程語言、開發工具、交流社區和工作平臺都有巨大的變化,正是因為此,才有人說程序員是一個需要終身學習的職業。

走過15年,百度之星正好見證了中國三代程序員的變化,伴隨著這樣的變化,百度之星同樣在變。

最初,百度之星比賽的獲獎者是樓天城這樣的編程天才,那是程序員的個人英雄時代,像求伯君這樣的單槍匹馬的“編程英雄”不少,張小龍靠一款Foxmail打天下,阿北在豆瓣胡同的咖啡館一個人敲出了豆瓣網。移動時代,個人開發者開發一個App賺取傭金的有,但做成大公司的已經很少了。到了AI時代,編程全面從單兵作戰進入到團隊協作時代。

2017年“百度之星”與時俱進,迎來一次較大的變化。在沿襲面向高校的專注于算法和數據結構的編程比賽外,首次引入開發者大賽,面向所有開發者團隊,形成雙賽模式,工程師出身的李彥宏說:“人工智能時代是屬于開發者的時代,互聯網時代的個人英雄主義行不通了,今天的開發者擁有了GitHub這樣的工具和環境,擁有了站在巨人肩膀上的能力。”

百度之星有了新的內涵,不再只是基礎編程比賽,而是技術大牛們將AI技術與社會實際問題結合起來的探索平臺。2017年,第一次百度之星開發者大賽上,參賽選手們基于百度理解與交互技術平臺UNIT進行對話系統開發,嘗試在應用中增加自然語言理解和交互功能,促進自然語言對話式交互生態的繁榮,中國科學院信息工程研究所“北極光”團隊的智能語音菜譜APP—《舌尖廚房》奪得冠軍,2018年百度之星開發者大賽則以“人流密度估計”為主題,決賽賽題是“躲避擁堵路線規劃”,參賽選手與北京道路路況結合,基于AI算法設計車輛行駛路線。

總體而言,15年來百度之星越來越重視實戰,越來越重視技術人才對社會現實問題的動手解決能力,越來越重視AI。百度之星跟ACM以及其他幾個知名的國際編程比賽的區別越來越明顯,比賽的差異也是中美AI產業發展理念的差異。中國有產業、場景和數據優勢,AI發展更接地氣一些。谷歌用AI來跟人PK圍棋和游戲,百度則致力于推動AI to All。

一個比賽,為一個群體正名

百度之星很純粹,15年堅持辦好一個具有百度特色的技術比賽,不搞商業化,不只給百度招聘人才服務,而是搭建一個舞臺,讓年輕的優秀技術人才特別是AI技術人才有施展的空間,給中國科技產業發現和培養頂級技術人才。

馬上就是10月24日,大多數人不知道這一天的特殊意義,1024是2的十次方,二進制計數的基本計量單位之一,是程序員群體的“暗號”。10月24日是一個沒有官方認證的“程序員節”。

互聯網在中國落地20年來,深刻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已經成為生活方式、生產工具和各行各業的基礎設施,我們每天都在使用的互聯網和智能服務,都是程序員用代碼一行行堆起來的,程序員是這個時代最可愛的人,超過500萬的中國程序員,是繁榮數字世界的建造者。

然而程序員群體不只是未得到社會足夠重視,反而有一些污名化,說到程序員,人們往往會聯想到類似于996、東南亞殺豬盤、接盤俠、禿頂這樣的不好形象,“碼農”一說可謂非常形象。相對于美國程序員群體而言,程序員這個職業在中國遠遠不算體面。

有一次我去微軟硅谷分部參觀,發現普通程序員都有自己的獨立辦公室,很多程序員都是大叔,美國程序員在職業規劃中,不會認為這是一份要996的“青春飯”,而是越老越值錢,經驗比技能重要。我們國家,程序員面臨的環境,還不夠好。

與此同時,我國存在程序員數量多(超過500萬),然而高端程序員,高端技術人才,特別是AI人才匱乏的狀況,領英(LinkedIn)數據顯示,中國只有5萬人從事人工智能相關的技術工作,遠遠落后于美國(85萬人)。

在這樣的背景下來看,百度之星意義更顯特別。一方面,不論是編程大賽還是開發者大賽,本質都是吸引優秀技術人才,讓好的技術苗子脫穎而出,豐富中國程序員群體金字塔頂端的人才結構,樓天城、戴文淵、唐文斌、唐飛虎、喬明達這樣的圈內大神足以說明。另一方面,百度之星將舞臺交給了程序員們,大家“以技術論英雄”,優秀的技術人才可以證明自己,頂尖技術人才可以脫穎而出,在百度之星拿獎可以得到絕大多數科技企業的認可。

15年來,百度之星給優秀的技術人發獎金,給予認證,體現出一種對程序員,對技術人,對技術本身的尊重,這跟今天一些污名化程序員的做法截然相反。

一個比賽,一種技術報國情懷

百度之星發現和培養高端技術人才,給中國科技產業添磚加瓦。不過,百度對中國的技術貢獻,特別是對中國AI的貢獻,遠不止于一個比賽。

在波詭云譎的世界競爭局勢中,滿腔愛國熱情的國人對自主產業重要性的認識越來越深刻,格力、海爾、TCL這樣的老牌科技巨頭都在談“實業報國”,這在傳統實業已達成共識,互聯網科技巨頭在做的,則是“技術報國”。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產業強大的基礎是自主核心技術,特別是材料、芯片、AI、操作系統等底層技術。

百度雖然沒有說過“技術報國”,不過其在行動上是這樣做的(如果你對百度有偏見可以不看了,因為我們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前幾天看了一篇文章,寫的是李彥宏多次參加國慶閱兵盛典的事情。1999年李彥宏作為海外杰出華人技術專家,受邀回祖國參加新中國成立50周年慶典,這一次歸國促使李彥宏放棄自己在硅谷的高薪工作,并開啟自己的創業之路。李彥宏后來在《開講啦》分享過,正是“ do you have computers in china?”的故事,刺激他歸國創業,從那時起,他就夢想有一天一定會用自己手中的技術改變國人的生活,用技術報效國家,讓中文搜索更好,改變社會運用信息和獲取信息的方式,這一理念,后來變成百度的slogan:讓人們平等地獲取信息。

好事多磨,百度20年來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成為國民搜索,百度也踏上了AI新征程,有了“讓復雜的世界更簡單的”新使命,它一直在履行用技術報效國家的承諾,得到國家和社會認可。

作為海歸高端人才創業成功的代表,2009年,李彥宏作為中關村優秀留學回國人才杰出代表,再次觀禮新中國成立60周年慶典。2018年12月李彥宏榮獲“海歸創業報國推動科技創新的優秀代表”的稱號,并獲得“改革先鋒”的獎章,2019年70周年盛大閱兵慶典上,李彥宏第三次受邀觀禮,在現場他表示:

“我們趕上了最好的發展時機。國家對科技創新的重視、對人工智能發展的引導和支持,是我們把企業做好、把技術做強的堅強后盾。國慶觀禮,是一份榮譽,更是一份責任、一份使命。未來,我們會繼續牢記初心,把對祖國的熱愛轉化為行動力與責任感,以技術創新切實提升國家科技競爭力,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只爭朝夕、再攀高峰!”

百度在行動上,不只是牢牢占據了中文搜索的頭把交椅,同時在AI上構建技術壁壘,并將AI技術開放,承擔起巨頭的企業社會責任,助力中國科技在AI時代換道超車。

百度重視原創自主可控的AI技術,研發了AI最核心的技術——深度學習平臺飛槳(PaddlePaddle),完全自主,被稱為“國產之光”。百度大腦是中國最領先的深度學習技術基座平臺。百度還一直推動AI技術開放、AI to All,百度大腦的技術全方位開放,飛槳(PaddlePaddle)開源給行業,IDC 6月發布的報告顯示,在國內深度學習綜合市場中,谷歌、Facebook、百度三家共占據超過一半的市場份額,谷歌TensorFlow占據著主要市場,百度飛槳(PaddlePaddle)占據第三。

飛槳(PaddlePaddle)在2018年就與AIStudio一起,成為百度之星大賽指定平臺,給開發者提供深度學習框架技術支持,對參賽隊伍的模型開發與數據訓練提供了CPU和GPU訓練資源的支持,通過此舉,百度引導更多人學習AI技術。飛槳具有易用性強、門檻低的特性,2019年百度之星編程賽,前十名有九名為在讀高中生,足以證明這一點。

不只是百度大腦和飛槳開放,在AI應用領域,自動駕駛,百度推出面向產業的Apollo開放平臺,云計算領域,百度基于智能云用AI技術賦能,讓中國各行各業抓住AI紅利。

在人才培養上,百度之星是發現優秀的編程和AI人才,百度與高校機構合作就是將AI人才培養前置的舉措,百度與超過10家頂級名校合作培養AI人才和AI師資,走在科技巨頭前面。百度還有各種人才培養計劃,在北京、硅谷、西雅圖……設立多個實驗室,吸納全球高端AI人才,同時讓中國人才去美國學習。正是因為有領先的AI人才培養體系,百度已成為中國AI人才的搖籃,多家AI獨角獸創始人或者技術骨干均來自于百度。有人說百度是替他人做嫁衣,但轉念一想,這反而可以證明百度的AI技術實力,以及給中國科技產業“培養人才”的開放情懷。

在AI國家戰略上,李彥宏以及百度高管多次向國家有關部門建言獻策,支持國家AI產業戰略發展。2019年兩會,李彥宏提交的三份提案全部都是AI:人工智能倫理、AI+交通和AI+醫療方面,而且這已經是他連續第五年就AI提案,李彥宏是最先建議國家戰略發展AI的企業家,2017年我國正式確立人工智能發展國家戰略。

在AI技術影響力上,百度一直致力于提升中國在國際上的技術地位和技術影響力。全世界范圍很多人對中國有偏見,認為中國缺乏自主創新技術,只有物美價廉的中國制造。然而事實上中國科技產業近年來涌現出大量的技術、產品和模式創新,在原創底層AI技術上,中國正建立世界競爭力。

百度CTO王海峰是NLP 領域的全球頂尖學者, ACL50 多年歷史上唯一出任過主席(President)的華人,截至目前最年輕的ACL 會士(Fellow),他同時在多個國際學術組織、國際會議、國際期刊兼任各類職務。2018年7月,ACL亞太區域分會成立,王海峰成為 AACL 創始主席。王海峰領導的百度技術團隊研發了大量的世界級AI技術成果,ACL 2019大會上,百度一共有10篇論文被大會收錄,展現出百度在該領域的技術積淀和國際水準。

跟李彥宏的海歸背景不同,王海峰是中國自己培養出的頂級科學家,哈工大畢業后一直在國內工作,是中國較早研究AI的技術人才。2010年,王海峰到百度后建立自然語言處理部,進而開拓了機器翻譯、語音、圖像、機器學習、知識圖譜、數據挖掘和推薦與個性化等人工智能相關方向。他是百度AI技術研發體系的奠基人,2013年作為執行負責人協助創建了百度深度學習研究院(IDL),招攬世界頂尖AI人才,是百度研究院前身。

跟李彥宏一樣,王海峰同樣有技術報國的情懷,12月9日,他在榮獲首個“中國智能科學技術最高獎”吳文俊人工智能科學技術獎“杰出貢獻獎”時,感謝母校哈爾濱工業大學的培養、以及百度給他提供了實現技術報國、服務大眾的平臺。

像李彥宏、王海峰這樣的人才,以及大量默默無聞的技術工程師,不論是從哪里來,最后在一起都在做一件事:在百度這個平臺上,實現技術報國的夢想。

從原創技術、到人才培養、到政策建言再到建立世界技術影響力,百度從來不說技術報國,實際卻在這樣做,這是李彥宏們的不忘初心,也是技術人的家國情懷。

百度之星正在出現更多這樣的技術人,許多“星星”在這里冉冉升起,一起點亮了中國計算機和AI技術的天空。參加百度之星比賽的選手正越來越年輕,2013年的冠軍是17歲的喬明達,2018年最小選手只有10歲,15年到19年參賽的中學生竟然多達3600人,中國高端AI技術后繼有人,滿天繁星未來可期。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羅超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羅超(luochaotmt)圍觀冷暖科技世界。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