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搜狐為什么要“不務正業”舉辦這樣一場比賽?

羅超 2019-09-28

很多人都以為,全球無人機標桿大疆最強的是無人機技術,事實上,大疆最具技術壁壘的是無人機影像能力:將無人機飛控穩定技術與視覺影像技術的深度整合,讓無人機變為“會飛的照相機”,而不是“會拍照的飛行器”。基于這一技術壁壘,大疆在民用無人機市場的地位一直難以撼動。

大疆只是無人機影像硬件設備提供商,其定位就像佳能、索尼在傳統影像領域的地位。經過多年發展,圍繞無人機影像出現了一個日益繁榮的產業。

無人機攝影專業化

因為擁有“上帝視角”的獨特能力,無人機正在成為越來越多人的專業影像裝備,不論是大片的專業攝影團隊,還是影像發燒友,均可基于無人機創作全新視角的作品。當搜狐平臺出現越來越多的無人機拍攝的作品后,2015年搜狐舉辦首屆中國無人機攝影大賽,旨在打造一個無人機創作者的交流平臺,鼓勵創作者們創作優質無人機影像作品,推動無人機攝影創作向專業化發展。

截至今年,中國無人機攝影大賽已經舉辦到第五屆,成為無人機影像大賽的一面旗幟。隨著短視頻內容的日益蓬勃,2019年,中國無人機攝影大賽升級成“江山如此多嬌”瞰世界-第五屆(2019)中國無人機影像大賽,短視頻作品權重被提高,共有14部視頻作品獲獎,占比54%。

官方介紹顯示,今年的大賽共設立“自然探索”“城市建筑”“人居民俗”“創意航拍”“人文故事”“時代視窗”“我愛天之藍”“瞰見祖國美好”八大拍攝單元,其中“人文故事”、“時代視窗”和“瞰見祖國美好”三大單元,在保留傳統競賽單元基礎上新增,以鼓勵有更多富于人文關懷和介入當代社會生活的航拍作品產出。

今年大賽一共吸引600+飛手踴躍參賽,覆蓋逾150個地級市,征收影像作品逾萬件,經過最后的角逐,共有82件作品入圍,26件作品分攬八大拍攝單元獎項及最佳作品獎,其中《在那石山之巔》獲得“第五屆(2019)中國無人機影像大賽最佳視頻獎”;《山河故居》獲得“第五屆(2019)中國無人機影像大賽最佳圖片獎”。

看了一下獲獎作品以及介紹,可以說都非常專業動人,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山河故居》,這組作品記錄了創作者在黃土高原上的家鄉,在時代發展中城市化改造的過程。照片質感很好,對比強烈,主題鮮明,最終摘得最佳圖片獎。看了一下,這一作品的創作“飛手”段浩只有20歲,他在今年2月回老家拍攝了這組作品,他解釋了創作靈感:“從小生活在這片土地,眼看著村莊一點點消失,失去的也有我童年的回憶,但同時又渴望現代化的到來,內心有些矛盾,就像圖片展示的那樣。”在浩浩蕩蕩的城市化進程中,相信很多人都有類似感受。

中國無人機影像大賽涌現出如此優秀的作品,說明了幾點:

1、無人機給人類“上帝視野”,基于此結合創意靈感可以產出大量優秀影像作品;

2、無人機降低創作門檻,每個人都可以像專業攝影師一樣去做航拍,發現更大的世界;

3、無人機只是工具,真正能夠產出優秀影像作品的是人。

創作工具在進化、創作技術在升級、創作方法在迭代,唯一不變的是內容的根本永遠都是人,這一點,正好可以回答,為什么搜狐五年來堅持舉辦這樣一場比賽。

搜狐為何“不務正業”?

搜狐舉辦中國無人機影像大賽,看似有些不務正業,因為這樣的比賽主辦方更可能是無人機公司。為什么搜狐會堅持舉辦這樣的比賽?原因在于,生產內容和傳播內容是搜狐最擅長的事情。

舉辦中國無人機影像大賽,搜狐事實上是在做內容的老本行。做內容不等于自己做,舉辦中國無人機影像大賽本質上是在做賽事運營,做內容的生產、傳播和運營,這一比賽將產出大量的圖片、視頻內容,今年比賽就征收了影像作品逾萬件。

不只是比賽作品會豐富搜狐的內容,圍繞這一比賽和無人機創作則會有大量的話題內容,搜狐旗下核心產品幾乎都參與到其中:搜狐新聞客戶端“時刻”板塊作為個人視頻分享的廣場,出現了不少無人機參賽內容;搜狐新聞、手機搜狐和PC端、搜狐視頻成為內容上傳、分享和展示平臺;狐友APP則是為“飛手”和網友提供了互動溝通和分享感受的場所。長期來看,這樣的比賽還會培養用戶無人機創作習慣,豐富搜狐平臺上的無人機視角的影像內容。

搜狐對“中國無人機影像大賽”的運營,本質上是在打造賽事IP。搜狐不只是在做無人機比賽,今年已相繼舉辦搜狐新聞馬拉松、狐友國民校草、校花大賽以及5G峰會,其中搜狐新聞馬拉松、狐友國民校草大賽、校花大賽均已舉辦多次,其價值跟“中國無人機影像大賽”是一樣的。做“無人機比賽”看似“小比賽”,卻體現出搜狐對內容運營的深耕細作,在垂直領域發力。

張朝陽在比賽現場對媒體直言了舉辦這一比賽的初衷:“如同往常一樣,搜狐作為一個媒體平臺,對這樣的活動是內容產生的上傳通道,是活動的忠實記錄者與傳播者,大家可以在搜狐新聞、手機搜狐網和搜狐視頻上觀賞,在狐友上討論、吐槽。”張朝陽親自出席這一賽事的頒獎盛典,足以體現出搜狐對內容的重視,這釋放出一個信號:那個會做內容的搜狐,回來了,搜狐正在做好媒體該做的事情。

搜狐堅定回歸媒體

信息流平臺的出現,對傳統門戶構成直接而顯著的沖擊。正是因為此,門戶們迎來了一個關鍵抉擇:隨波逐流抑或堅守自己?搜狐的選擇是堅定回歸媒體,發揮自己產生內容和傳播內容的優勢,升級無人機比賽的規格,體現出搜狐繼續堅持發揮優勢的決心。

一個月前,在一次公開活動上,搜狐董事局主席張朝陽表示:“無論GOOGLE多么發達,《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報一篇文章還是很重要,在GOOGLE上搜索到一條消息就那樣了,《紐約時報》出一篇文章是地震式的,傳統媒體非常重要,搜狐要回歸媒體。增加原創內容,生產有品質的新聞。”

在我看來,搜狐作出了一個正確的抉擇,同時體現出行業的趨勢。我在《新浪開通了百家號,網易干起了自媒體》一文曾分享我看到的一個新趨勢:新浪、鳳凰旗下頻道開通百家號,網易干起微信號,門戶都在“做號”體現的是門戶回歸內容的趨勢。

為什么門戶要回歸內容?因為門戶本質是在線媒體,擁有內容基因,包括做內容的人才、做內容的體系和對內容的感覺,他們都在內容上深耕多年,在不同垂直領域、不同區域市場、不同用戶群體上都有深厚積累,這樣的原創內容能力,正是信息流平臺急缺的,不論是百家號、頭條號還是微信號,都沒有一個做內容的編輯(有編輯也是做內容運營的),它們更擅長分發,正是因為此,門戶們紛紛“送內容到超級App”。

搜狐尚未送內容“上門”到超級App,但其對內容已十分重視。

搜狐傳統門戶業務擁有搜狐科技、搜狐財經、搜狐時尚、搜狐健康等眾多垂直頻道,積累了大量的內容人才、采訪資源、垂直讀者,搜狐視頻在視頻維度上同樣形成類似的內容優勢。在成熟的內容體系外,搜狐還擁有完整的分發矩陣,用張朝陽的話說搜狐擁有了五朵金花:搜狐PC門戶、手機搜狐網、搜狐新聞客戶端、搜狐視頻以及狐友App,分別在移動、PC,重度閱讀和碎片化閱讀,內容客戶端和社區等層面滿足用戶多元的內容消費需求,獲取用戶注意力。

接下來,搜狐要做的就是發揮“祖傳”的內容優勢,做好媒體該做的事情,持續輸出優質內容,包括自有編輯生產和通過類似于無人機比賽這樣的形式系統性地產出優質內容,獲取更多用戶注意力,重塑行業影響力,最終收復失地。

成效已經在顯現。受制于大環境,廣告行業2019年都比較難熬,2019年二季度,在眾多互聯網巨頭廣告收入都面臨下滑或者增長乏力時,搜狐反而交出了一份相對不錯的答卷:搜狐當季總收入為4.75億美元,在線廣告總收入為3.20億美元,較上一季度增長15%,增長率在互聯網行業領先,張朝陽同時預計三季度搜狐(不含搜狗和暢游)虧損會整體收窄,四季度虧損會繼續降低,甚至可能實現整體盈利。基于此,我認為搜狐回歸媒體,是一個非常積極的信號。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羅超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羅超(luochaotmt)圍觀冷暖科技世界。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