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斗魚上市在即,資本市場迎來游戲直播“雙雄會”

羅超 2019-07-09

斗魚的敲鐘夢終于要圓了。

根據新京報報道,7月8日,經多位消息人士證實,斗魚確定于美國東部時間7月17日登錄納斯達克,而不是此前招股書披露的紐約交易所,斗魚還將于近期更新在SEC的準上市版招股書。

早在一年多前,斗魚就曾被傳出將在港交所上市,欲爭奪“移動直播第一股”的名頭,然而斗魚未能如愿,其直接對手虎牙捷足先登,成為游戲直播第一股,泛娛樂直播平臺映客則成為港股市場移動直播第一股。虎牙、映客先后上市,與此前已經上市的天鴿互動、YY和陌陌構成“直播五虎”。

不過,斗魚沒有死心,從香港資本市場轉戰美股,上市消息來來回回多次被傳出。這一次是距離上市最近的一次,如果不出意外,斗魚在9天后就會如愿以償。

斗魚這一次上市依然充滿波折。據自媒體“IPO那點事”報道,斗魚在4月正式向SEC遞交招股書,原打算在5月16日上市,但之后“一拖再拖”,之前據路透社旗下媒體IFR報道,斗魚考慮這周在美進行IPO。據國內多家媒體報道,斗魚將計劃在7月17日登陸紐交所。對此,斗魚回復稱,一切以招股書為準,暫無新的消息可披露。

上市地點的變化、上市周期的延長、上市時間的推遲,都表明斗魚上市歷經波折,在中概股中有著最曲折的上市歷程。

“好事多磨”,斗魚招股書中的業績還不錯,跟虎牙呈現出“針尖對麥芒”的態勢。

7月2日更新的斗魚最新版招股書顯示,其一季度營收為14.8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23.24%;凈利潤為1820萬元,相比去年同期扭虧為盈;調整后凈利潤3530萬元,相比去年同期扭虧為盈。盈利對斗魚來說是質變,123.24%的營收增長在行業依然靠前,其直接對手虎牙一季度營收16.315億元,同比增長93.4%。

虎牙營收比斗魚更多,但卻沒有拉開差距,不過虎牙盈利表現更好,一季度凈利潤1.313億元,同比增長94.1%,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連續第6個季度盈利,利潤水平明顯高于斗魚。

顯而易見,對斗魚來說,接下來最需要說明資本市場的就是盈利。當下環境,資本市場最看重兩個指標,一個是盈利,二個是增長能力。

斗魚財務數據還有一個優點是,直播依賴癥“輕”,招股書顯示,營收主要由直播以及廣告和游戲推廣收入兩部分構成,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中直播收入在營收中的占比分別為77.7%、80.7%和86.1%,廣告和游戲推廣收入分別占比22.3%、19.3%和13.9%。

虎牙第一季度直播營收占比超九成;映客2018年直播收入占營收比重96.59%,較去年的99.40%下降2.81%;歡聚時代2018年直播營收占比接近95%。最低的是陌陌:2018年直播收入占比僅為79.9%,是唯一一家“破8”的直播平臺。

斗魚直播營收占比較低與其“直播+”戰略有關,即用直播賦能行業,比如直播與門票、交通、酒店、飲食、零售、旅游等行業結合。映客也提出了“直播+”戰略,不過,兩者對“+”的理解不同:斗魚的“直播+”跟互聯網的“+”是一個“+”,映客的“+”則是指從直播向泛娛樂延伸,2018年財報發布時,映客宣布產品矩陣已成,其中大多不是直播App,而是短視頻、音頻和社交App等類目,斗魚的“直播+”戰略讓其在廣告等商業模式上有更多作為。

我們能看到,從2016年到2018年,斗魚直播營收占比有上升的趨勢,在行業都意識到“直播依賴癥”問題是,減緩對直播營收的依賴是行業整體方向,斗魚也不例外。

在核心運營指標上:

  • 斗魚一季度PC平臺平均月活為1.10億,移動平臺平均月活4910萬,總體平均月活為1.59億,同比增長25.7%。虎牙一季度平均MAU和移動端平均MAU分別為1.238億和5390萬,同比增幅分別達33.3%和29.8%。整體用戶斗魚稍微領先,移動用戶和增速虎牙稍微占優。
  • 虎牙一季度付費用戶數同比增長57.4%至540萬,斗魚一季度付費用戶增長66.7%至600萬,付費用戶數量和增長,斗魚略占優。

從核心運營指標來看,斗魚和虎牙堪稱針尖對麥芒。斗魚季度平均ARRPU值為226元,較上年同期提升77元,相對于虎牙和YY都比較低:2019Q1YY直播ARPPU值為447.41元,2018Q4,虎牙直播單用戶ARPPU值為323.33元,用戶價值挖掘斗魚有提升空間。

整體來說,虎牙盈利能力遠超斗魚,但兩者在營收水平、用戶大盤和增長能力等維度都旗鼓相當。

虎牙最新市值55.29億美元。斗魚本次IPO估值幾何有待揭曉,此前,CBInsights的分析師對它的估值為15.1億美元,商業信息提供商Crunchbase則表示從該公司的籌資總額來看,估值為11億美元。在羅超頻道(luochaotmt)看來,這兩個估值都太保守,如果以虎牙為參照物來看,就算斗魚估值因為盈利能力相對較差距離虎牙有差距,但不可能差距如此大。

4月22日斗魚提交的首版招股書顯示,代表最高融資的占位符暫定為5億美元。截至目前斗魚累計完成了6輪融資,總融資額達到了70億元,騰訊共參與4輪融資,其中B輪、C輪均由騰訊領投,不論是從融資金額、此前融資額以及大股東騰訊的背景來看,斗魚本輪上市后的市值應該都不會小,10億多美元的市值,不能體現出斗魚的價值,亦無法滿足斗魚團隊以及其多輪投資者的訴求。

發行市值是一回事,上市后的表現又是另一回事,2019年資本大環境不好,中概股整體承受一定的壓力,在資本市場有良好表現的都是“優中選優”的尖子公司。對于斗魚來說,能夠順利IPO已經是巨大的成功,在直播行業經歷了2018年大洗牌后,行業一度認為直播上市窗口已經關閉,斗魚能夠趕上末班車就是對自身實力的證明。斗魚上市后與虎牙的競爭將從用戶、主播延伸到華爾街,且不難發現,兩者未來的戰略重點都是電競和出海,上市意味著兩者的競爭會更加激烈。

“游戲直播雙驕”的競爭局勢,羅超頻道將保持持續關注。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羅超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羅超(luochaotmt)圍觀冷暖科技世界。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