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互聯網大航海時代,YY憑什么贏?

羅超 2019-03-05

又是財報季。

3月5日,YY歡聚時代發布2018年四季度以及全年財報,成為直播行業第一個交出2018年成績單的公司。財報顯示,2018年四季度YY歡聚時代凈營收46.40億元,同比增長28%;2018年全年凈營收157.63億元,同比增長36%;凈利潤16.42億元。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歡聚時代全年凈利潤31.96億元,同比增長18.4%。

2018年四季度YY歡聚時代直播營收43.91億元,同比增長30.4%,增速超過整體,直播業務移動端月活躍用戶數達到9040萬,同比增長18.1%;付費用戶數達到890萬,同比增長36.6%。

受財報影響,美股盤后YY歡聚時代股價大漲4.32%。

互聯網大航海時代,YY憑什么贏?

從營收來看,YY歡聚時代依然是直播行業老大,這不讓人意外,財報發布當天另一個信息更值得關注:YY歡聚時代宣布完成對海外視頻社交平臺BIGO全資收購,交易總價約為14.5億美元,其中包括3.43億美元現金以及相應的YY股份。在發布財報時,YY歡聚時代CFO金秉明確:“YY將繼續投資于內容豐富、技術提升和全球化戰略。”

互聯網大航海時代,YY憑什么贏?

全資收購BIGO表明YY歡聚時代正在海外市場持續加碼,事實上,不論是在直播行業還是整個互聯網行業,YY歡聚時代的國際化成績都可圈可點,成為互聯網大航海時代的領頭雁。

YY出海記

2016年11月,在烏鎮互聯網大會上,美團點評CEO王興推出了一個互聯網“進入下半場”的論斷,他認為,增長最可能來自新技術的應用,縱深到產業,以及全球化,現在他的論斷都已得到驗證,AI技術、產業互聯網和全球化已成為拉動互聯網增長的三駕馬車。

不過,在王興提出這一論斷前的8個月,YY歡聚時代就已出海。2016 年3 月,歡聚時代董事長兼代理CEO李學凌親自掛帥發布面向東南亞的直播平臺 BIGO Live,BIGO于2014年就在新加坡成立,BIGO Live則專門為海外市場設計,得到了YY歡聚時代充沛的資金支持,去年YY歡聚時代再對BIGO 增資,投資2.72億美元,成為最大股東。今天,YY宣布收購BIGO余下約68.3%的所有已發行和在外流通的股份,李學凌表示,“我們非常高興地宣布完成對BIGO的收購。這是YY集團的一個重要里程碑,表明了我們對全球化戰略的信心和承諾。”

據媒體報道,去年底BIGO 旗下產品月活用戶超過6900萬。其中,BIGO Live在東南亞市場穩固第一,并深入到如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市場,數據顯示,2018年Google Play下載榜中,BIGO Live排名全球第五,緊隨流媒體巨頭Netflix其后,Sensor Tower公布的1月視頻 /直播海外收入TOP20中,BIGO Live力壓LiveMe和抖音位列第一。

互聯網大航海時代,YY憑什么贏?

2017年李學凌出現在新加坡一個公開活動上,他認為未來會有三大趨勢:用戶付費化、短視頻化、全球化,現在這三個趨勢均已被驗證,YY歡聚時代在三個方向同時發力,全球化被當做公司戰略方向之一。李學凌很少出現在公開場合,2017年出現在新加坡不讓人意外:BIGO總部位于新加坡,在北京和廣州設立了研發中心,我想他那次遠赴新加坡也有給BIGO站臺之意。

不只是BIGO Live大獲成功,YY歡聚時代還成功地將游戲直播、短視頻、小游戲等業務搬到了海外,比如以“魔法視頻自拍神器”為定位的LIKE短視頻,已覆蓋202個國家和地區;虎牙推出了兩款海外產品Nimo TV和Yome Live。

上個月,印度記者JayadevanPK在《游戲開始,歡迎來到印度的游戲戰場》中稱,游戲社交平臺HAGO在印度已有超過5000萬次的下載量,根據來自SensorTower數據顯示,印度尼西亞是其最大的市場,其次是印度,其有14%的用戶來自印度,HAGO同樣是YY歡聚時代的“作品”。

互聯網大航海時代,YY憑什么贏?

從2016年3月發布BIGO Live算起,YY歡聚時代揚帆出海剛好三年。今天對于YY歡聚時代的出海而言,可能只是起點。在今年1月的YY年度盛典上,李學凌表示:“歡聚時代2019年的戰略重心將聚焦人工智能與全球化。”他的理由是“中國創造”時代已經來臨,直播作為中國創造的新模式,滲透到全世界各個國家是必然,在其規劃中,歡聚時代會成為一家世界領先的視頻社交公司。

互聯網大航海時代,YY憑什么贏?

大航海時代

正如王興三年前的預見,中國互聯網今天確已進入大航海時代,尤其是資金實力雄厚的阿里和騰訊更是在全球化上進行大舉投資,包括但不限于收購海外公司和親自揚帆出海。

不過,中國互聯網公司出海卻有更早的歷史,最初嘗到頭啖湯的是工具類App。2016年以前,中國互聯網出海事實上就是工具App出海,主要有四大類工具:手機管理類,如CleanMaster、APUS、電池醫生、內存大師等清理類工具;照片類,如Camera360、美圖、百度魔圖;桌面類,Go桌面、CM Launcher等等;還有瀏覽器類,如海豚、UC、百度瀏覽器,其中有幾家成功赴美上市,比如CleanMaster母公司獵豹移動、Go桌面母公司久邦數碼。

互聯網大航海時代,YY憑什么贏?

工具類App率先飲得全球化頭啖湯不難理解:就工具App而言,全球用戶需求差異更小,開發者借助于AppStore和Google Play的中心化分發機制可以更加扁平地觸達用戶,再加上工具App本身不需要太重的運營,因此更容易跨越不同市場的文化、習慣、政策等鴻溝。然而,2015年工具類App出海潮卻戛然而止。

長江后浪推前浪,中國互聯網公司對出海依然興致勃勃,只不過不再是工具App打頭陣,反而是當初不被看好的具有文化屬性的內容平臺成為出海的領頭雁。除了在海外市場密集布局的YY歡聚時代外,獵豹移動在海外推出了LIVE.ME移動直播,UC在印度發布自媒體平臺,字節跳動在海外先后推出火山小視頻海外版Hypstar和抖音海外版TikTok,并且收購了短視頻平臺Flipagram、移動新聞服務商NewsRepublic以及音樂短視頻平臺musical.ly,全球化也成為今日頭條核心戰略之一。

內容平臺敢于出海不讓人意外。

一方面,中國內容產業世界領先,出現了直播、短視頻、知識付費、自媒體平臺等創新的內容模式,正如馬化騰此前所言:“中國在數字文化產業方面已處于世界前列,接下來要全球化。”另一方面,傳說中的文化、語言、習慣乃至政策鴻溝,雖然難以跨越,卻不是不可跨越的天險,只要找到合適的船、揚起正確的帆,就能全球化,用張一鳴的話說是:“信息流、物流、人流、資金流在全球范圍內配置的頻率和顆粒度越來越低,配置的成本也越來越低。”

“當一個國家發展到一定規模后,互聯網產品的形式將不再受限于語言、種族,而應當是讓任何一個國家的人都能使用的產品,這是一個必然發展的過程。”李學凌也曾表示。

不只是內容平臺都在揚帆出海,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大移動支付平臺,阿里和京東兩大電商巨頭,滴滴以及摩拜單車等出行服務,都在海外進行各自布局,組成了中國出海軍團,不過,雖然各路出海團隊都取得了成績,YY歡聚時代則是率先在海外掘金成功的玩家,海外市場正在源源不斷地給其貢獻真金白銀,整體收入占比正在持續提升。

航海家YY

想要將中國大獲成功的直播模式復制到海外的不只是YY歡聚時代。

在YY推出BIGO Live一個月后,獵豹移動隨后推出了海外直播平臺LIVE.ME,2017年LIVE.ME風頭正勁,先后完成6000萬美元的A輪和5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其中B輪更是吸引今日頭條入局,在Sensor Tower發布的2019年1月視頻/ 直播海外TOP20榜單中,獵豹移動LIVE.ME位居下載榜15,收入榜第二。

不過,在同一份榜單中,YY歡聚時代才是最大贏家,摘得大滿貫。

在下載榜TOP20中,YY歡聚時代有5款應用上榜,占比四分之一,其中LIKE短視頻位列第二,BIGO Live排名第七;虎牙直播旗下的兩款海外產品Nimo TV和Yome Live分別排在第十二和十三名;同時入榜的還有游戲直播平臺Cube TV。字節跳動有4款應用緊隨YY歡聚時代后,包括抖音、Helo、西瓜視頻和火山小視頻;此外還有快手、觸手等耳熟能詳的App。

互聯網大航海時代,YY憑什么贏?

在收入榜中,YY歡聚時代表現更好,有多達6款應用上榜,遠超其他玩家,其中BIGOLive位居第一,LIKE短視頻位列第八,虎牙、Nimo TV、YY和Cube TV分別位居十一、十四、十六和二十;排名第二的公司是字節跳動,一共有3款App上榜。

互聯網大航海時代,YY憑什么贏?

因此說YY歡聚時代是中國內容平臺出海的大贏家不夸張——事實上也是互聯網公司出海的佼佼者,能夠與其相提并論的只有字節跳動。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同一時期,出海的直播平臺不勝枚舉,相關數據顯示,已在海外開展直播業務的中國直播企業約有50家,遍布歐亞、美洲、非洲、大洋洲的45個國家及地區。既有獵豹的LIVE.ME,也有同期的天鴿互動,其在中國臺灣、香港,以及東南亞、中東等市場布局,2017年末在泰國推出類“抖音”產品,2017年底來自海外收入占10%,還有股東谷歌加持的觸手,它在去年7月在印尼上線了觸手海外版game.ly,將國內手游直播成功經驗比如主播培養、直播運營復制到海外。

國際化對于直播平臺并不容易,因為每個市場都有自己的文化、監管和習慣,而直播本身就對這些因素依賴性很高,正是因為此,此前曾大張旗鼓要出海的斗魚在2018年對國際化團隊進行了“優化”;花椒直播與六間房合并后,新CEO上任先砍掉海外業務;在中國市場營收僅次于YY歡聚時代的直播社交平臺陌陌也不敢輕易出海,2018年三季度財報電話會唐巖曾表示,陌陌一直有定期地對海外市場機會進行調研和評估,不過當時還沒有確定性計劃。

YY三部曲

YY歡聚時代在“直播出海難”的前提下,卻走出了一條通路,甚至成為中國互聯網公司出海的“航海家”,我認為有如下幾點值得借鑒:

1、“放養式”出海方式。

BIGO不是孤立的,而是與母體YY歡聚時代協作發展,將后者的成功經驗嫁接到海外,比如YY歡聚時代成功孵化出虎牙直播且獨立IPO,BIGO也“照葫蘆畫瓢”,在直播外推出了BIGOLive、LIKE短視頻、Cube TV、Hello Yo,形成產品矩陣。

YY歡聚時代對BIGO采取“放養”策略,正是基于這樣的“放養”策略,YY歡聚時代在海外形成了自己的“軍團”,而不是孤軍作戰——即便很多出海有所成就的互聯網公司如快手、觸手,在海外也只有一個主打App。軍團作戰的意義不只是“多保險”,而是可以更加能夠適配復雜多元的海外市場環境,這一點,被媒體視作“APP工場”字節跳動也形成海外軍團,有火山小視頻海外版Hypstar、抖音海外版TikTok、短視頻平臺Flipagram、移動新聞服務商NewsRepublic以及音樂短視頻平臺musical.ly等成員。

2、“跳板式”市場拓展。

YY歡聚時代不只是針對當地量身定制產品,也面向當地進行因地制宜的市場推廣和平臺運營,在市場選擇上,YY歡聚時代有清晰的“套路”。

海外市場不是一個市場,而是N個市場,YY歡聚時代的策略是先以一個重要市場為“橋頭堡”,拿下后再將其作為“跳板”,跳到更多海外市場。

比如BIGO Live先猛攻東南亞市場,占據領先地位后,再將業務拓展至中東、北非、歐洲和北美等,現在已覆蓋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財報中首次露臉的HAGO,則是一款集成多款實時游戲、聊天室、K歌等功能的休閑游戲聚合的社交平臺,在中國找不到對應的產品,同樣是量身打造,同樣是先做橋頭堡市場,再以此為跳板拿下更多市場,在去年下半年正式推出以來,已覆蓋印度尼西亞、印度、越南、巴西、中東等33個國家和地區,月活2090萬,用戶平均使用時長超1小時。

3、“并軌式”海內外協同。

YY歡聚時代的定位是泛娛樂平臺,雖然布局繁多,然而直播卻是它的核心,正是因為此,在短視頻這一時下熱門的賽道上,顯得布局較少。

然而海外業務的大獲成功,卻讓YY歡聚時代有了更多收獲,YY歡聚時代海外業務不只有娛樂直播,而是涵蓋游戲直播、短視頻、游戲社交等領域,與YY歡聚時代整體戰略協同。

Like短視頻平臺,已經在俄羅斯等市場站穩短視頻第一的位置,李學凌在去年曾對媒體表示:“(短視頻)我們首先目標是把國外做好,做任何東西要借助一個風口,不能逆風”,在國內再做短視頻很難改變結局,既然這樣不如在新興市場先占坑,最后說不定能夠殺回中國。可以看到,這一政策也取得了初步成果,Sensor Tower發布的2019年1月視頻/直播海外下載TOP20榜中,Like短視頻位列第二。

YY歡聚時代不是將海外市場當成中國市場的“附屬”,也不是反過來,而是兩邊同步發展,互相支撐,成為中國直播老大的經驗、模式和資金給其出海提供基礎條件;海外市場的成功可以反哺YY歡聚時代短視頻戰略,同時鞏固其國內直播霸主的地位,海外業務各自都有很強的自我造血能力而不是一直依靠母體輸血。

在2018年年度盛典上,李學凌對媒體表示,“本土市場和海外市場同步發展”將是互聯網公司未來的一條路,在其看來,BAT是本土打牢之后進入海外市場,而“頭條系在海外市場的推動就是國內和國外同步發展的”,獵豹移動是先做海外再攻國內。在我看來,YY歡聚時代跟字節跳動出海思路一致,海內外并軌發展,也會成為越來越多互聯網公司的選擇。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羅超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羅超(luochaotmt)圍觀冷暖科技世界。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