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從VIPKID被傳裁員,看在線教育的發展與困境?

劉亮亮 2019-11-27

原標題:從VIPKID被傳裁員,看在線教育的發展與困境?

近年來,在線教育行業正處于快速發展的階段,據《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2.32億,占網民整體的27.2%。有機構更是預測,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將達到4538億元。

在線教育發展潛力如此巨大,而其中以“興趣教育”為主要發展路徑的VIPKID,在11月14日,界面新聞報道了國內領先的少兒教育機構VIPKID大幅裁員的消息,報道稱其裁員幅度達到15-20%。對此,VIPKID回應稱,報道嚴重失實。

事實上,業內一度流傳著在線外教機構紛紛裁員的說法,涉及上市公司、獨角獸及創業公司等,裁員只是寒冬下行業的冰山一角,在線教育面臨艱難的局面。

融資道路不易

根據《2018-2019中國互聯網教育投融資研究報告》,2019年前兩個季度,在線教育投資共160起,融資額131億,融資額同比下降33%,更有業內人表示,2019年融資事件將下降八成,市場整體環境遇冷,導致在線教育行業“降溫”。

VIPKID作為在線外教行業的“獨角獸”,這一輪融資可謂是一波三折,困難麻煩不斷。據公開消息稱VIPKID此輪融資金額為1.5億美元,投資方僅為騰訊一家。從今年初《每日財報》了解的內容來看,VIPKID當時正在尋求新一輪融資,以約60億美元的估值,擬募資4-5億美元。但期間,都沒有一個是否確切的融資消息傳出。在今年8月底,從路透社傳出消息,曾無比堅定支持VIPKID的騰訊,正考慮擱置對其投資的消息。據相關文章稱,擱置投資原因是由于監管層面正在加強對在線教育平臺的監督。文章還提到VIPKID最初希望募集5億美元,但隨后改口將目標降至1.5億美元,雖然被VIPKID否認,但現在看來確實如此。

VIPKID本輪融資很不順利,不僅如此,就在融資消息沒有確定的同時,VIPKID內部也發生了一些動蕩,高管離職的消息層出不窮。而VIPKID在完成融資后開始裁員,裁員比例約為15%至20%,涉及崗位包括銷售、班主任、教學、教研,裁員層級已涉及公司部分中層。多名認證為VIPKID員工的脈脈用戶表示,VIPKID業務線已在裁員,并開始削減成本。

在線教育行業的“降溫”使得目前類似VIPKID的在線教育企業非常尷尬,還處在擴張階段,資本市場已經冷卻。

據《中國企業家》等多家媒體報道稱,網易教育事業部經歷了較大幅度的人事調整。2019年3月,滬江網校被稱因為上市對賭失敗,裁員上千人,比例高達50%;據藍鯨報道,2019年4月,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旗下教育類產品gogokid大規模裁員,比例在70%到80%。此外,字節跳動旗下另一個教育類產品AIKID,也已停止運營4個月。

江湖老劉團隊認為VIPKID的融資道路是行業現狀的一個生動展示,在線教育行業走到了洗牌時刻,很多機構倒下的同時行業規范越來越嚴,資本也在降溫,隨著公司發展階段變化和戰略調整,組織更新,在線教育生存壓力競爭更為激烈。

未解盈利困局

究其融資困難、下調融資額度以及市場冷卻的原因,還是要歸到難盈利上。

在人工智能技術、個性化沉浸式教學概念加持下,“一對一”模式成為最大受益者。主打“1對1北美在線外教”VIPKID的定位恰好滿足了年輕一代家長對于孩子英語口語實用化、“個性化”的學習訴求。相對于線下1對1外教模式,互聯網教育價格相對便宜,還能節省交通及時間成本。

但“1對1”在線教育行業模式有固有的弱點,師資成本高、營銷成本高,毛利相對較低。想要在激烈的市場中脫穎而出,有時就不得不依靠提高營銷成本來爭奪有限的潛在用戶。線上、線下廣告投放,試聽,測評等,都會擠壓原本就比較微薄的利潤,但打入下沉市場,相對于一對多以及大班課的價格,一對一模式還是讓很多家長望而卻步,獲客成本過高是在線教育行業目前整體盈利難的主要原因。

在線教育都在試圖打破在線一對一“規模不經濟”的質疑,但從現在的情況觀察來看,它依舊沒有得到改觀。

根據VIPKID公開的數據,截至今年8月,VIPKID平臺學生規模超過70萬人,北美外教數量超過9萬人,業務市場份額高達60%以上。光環褪去,問題顯現,拿到在線教育“首部”的VIPKID無法像其他行業一樣開始跑通盈利模式,家長在給孩子選擇培訓班時仍有大量選擇。

根據The Information在4月報道披露的財務數據顯示,2018年前十個月,VIPKID收入增長到30億元,但凈虧損已達22億元。在2018財年,獲客成本高達12億元,高于上一年的3.45億元。該公司估計,2019財年獲客成本將增至21億元。

VIPKID成立6年以來不但一直未能實現盈利,而且虧損情況一直嚴峻。據公開報道,截至2018年3月,VIPKID的收入從2017年的3.76億元增長到22億元。與此同時,虧損從4.59億元擴大至15億元。

在線教育企業盈利難已經成為行業共同面對的難題,獲客成本過高讓在線教育平臺在尋求規模化發展過程中,也陷入了收入增加,虧損增大的局面,所以如何解決平衡燒錢和盈利,鞏固一線市場口碑和下沉二三四線市場,打造有效且能不斷產生續費的教學產品等問題,在在線教育行業中顯得尤為重要。

江湖老劉團隊認為燒錢的時代已經過去,VIPKID首先要減少營銷支出,把重點放在服務好現有客戶,解決成本和效率問題,降低獲客成本,是在線教育以及整個教育行業都要解決的問題,轉變在線教育自身業務模式,探索新的生存模式,讓用戶心甘情愿的買單。

發展未來可期

雖然企業運營艱難已是不爭的事實,但在線教育盡管依然存在巨大的市場潛力。

據《2019中國在線教育行業市場前瞻分析報告》顯示:未來幾年,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將保持15%左右的速度繼續增長,到2024年預計突破4億人,總體市場規模將突破4500億元,市場潛力非常大。

近年來,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投入規模在不斷增長,在線教育作為教育市場不可小覷的部分,勢必獲得了重點關注。在一些線上教學的場景里,人工智能技術也已運用其中,以不斷提升用戶體驗。在線教育面臨“剛需化”轉變,既與二胎政策全面放開,父母的教育意識不斷增強有關,還顯示出在消費升級的大背景下,人們對高質量教育的需求愈發明顯。

在線教育市場的繁榮有很大部分原因要歸于資本的瘋狂推動,而資本與教育的矛盾突出的是教育是慢市場,資本追求的則是快爆發,現在資本回歸冷靜,企業燒錢時代已經過去,自然回歸到關注教育這件事本身。

在線教育行業在模式、技術方面并沒有壁壘,差距主要是在資金、團隊。VIPKID雖然具有先發優勢,但優勢并不太明顯,企業開展的多元化的業務發展,是有利于企業尋求多種盈利的方式,但也意味著要面對更多的競爭對手,所要面臨的挑戰也會更多,這也考驗著教育企業的生存和發展。

江湖老劉團地認為線上教育有著獨特的戰略價值,但在線教育也不能局限于線上,大膽嘗試先進的教育模式,堅持住自己對于教育、服務與產品的初心,解決所存在問題,在線教育企業有很大的施展空間,但如何走好還需要拭目以待。

在線教育市場也正在穩速轉型把行業焦點回歸到教育質量的本質問題,在服務升級的背景下,用戶更注重的是內容+體驗,在線教育企業必須把一定的資源,投入在教研、教師培訓體系和學生學習體驗的建設上,并且找到更規范化、合理的方式,促使在線教育行業良性發展,多做些教育理念和模式的探索,不然企業終究會被過高的成本拖累,被市場自然淘汰,這將是一場持久戰。

江湖老劉,TMT行業觀察者,社交電商行業分析師,知名IT評論員。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劉亮亮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互聯網江湖老劉,自媒體人。江湖老劉,用心感受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