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谷歌云,入華難?

劉曠 2018-09-28

原標題:谷歌云,入華難?

谷歌云最近陷入了一樁入華的烏龍事件中,事情的大致經過是某國內云計算企業突然發文說谷歌云要正式進駐中國了,隨后該文章消失,再隨后似乎沒了消息。

各種石錘新聞表明,谷歌云已經不止一次“被”入華了。那么問題來了,谷歌云到底想不想入華呢?

不想是不可能的,即便它是谷歌,但它的身體說不了謊。前一陣子有新聞說谷歌有意圖要讓搜索引擎業務回歸中國,而且今年谷歌在中國也已經有過一些比較引人注目的動作,比如在北京落地AI中心、自動駕駛公司落地上海。

但反觀谷歌的云計算業務,一直都在入華的路上。如此情況下,一個最合理的猜測,大概也就是谷歌云還有顧慮罷了。

谷歌云,要三思,而后行?

作為一個全球性科技巨頭,谷歌應該不是個愣頭青。何況云業務還是重點,所以說谷歌云對入華這件事可能還在思索一些問題。

第一個問題:如何入華最好?

入華,對于谷歌來說其實是個國際化或者說是全球化的問題。參考之前搜索引擎業務退出中國市場的事情,谷歌必然會更謹慎一些。是直接注冊企業落地中國,還是通過與中國相關領域企業進行合作的方式落地(亞馬遜AWS和微軟Azure都是走的這個路子),抑或是兩種方式都會嘗試?

谷歌云雖然之前與騰訊、浪潮等中國企業有過一些合作,但是都沒有明顯的跡象表明谷歌更傾向于以什么方式來把云計算業務帶到中國這個廣闊誘人的市場。當然,不可否認的是,這些方式存在著不小的區別,比如單刀直入可能就沒有合作的形式來得更快,而且初期在推廣、設備資源等方面也可能面臨更大的阻力。

第二個問題:如何競爭?

具體點說,谷歌云考慮的應該是如何與本土的巨頭進行博弈。阿里云、騰訊云、金山云、天翼云這些本土餓狼,廝殺正酣。谷歌云作為外來的和尚,到底要怎么念好經?畢竟這一個個都是不好惹的。

雖然中國市場規模在快速增長,有很大的可試水空間,但是谷歌云能不能把在國外的核心競爭力帶到中國來,還是個未知數。且不說和阿里騰訊這些巨頭的肉搏,谷歌云怎么更好地本土化就是個足夠讓人頭疼的問題。一個中國的中小企業,從認知上看大概率還是更愿意和本土企業合作。

第三個問題:如果做不好怎么辦?

為什么說谷歌也會思考這個問題。原因就在于,8年前,谷歌搜索引擎業務退出了中國市場,所以谷歌是有過類似的失敗經驗的。云計算業務現在是谷歌的一個戰略重心,如果在入華后做的不好該怎么辦?

當然相信按谷歌的實力來說,不至于做不起來,只是可能要像微軟和亞馬遜這兩位巨頭一樣在中國云計算市場份額的各種報告中暫時屈居“others”的行列了。

做不好,是硬著頭皮做,還是說要換一種方式做,我想這都是谷歌會考慮的問題。

何時入華最佳?越快越好!

依我來看,谷歌云別想東想西了,現在就是最佳的入華時機,而且越快越好。

為何越快越好,下面我將給出三個可能無懈可擊的理由。

第一個理由:熱度契機成熟。

比起蘋果、亞馬遜、特斯拉這些,谷歌在中國的新聞,或者說熱點新聞太少了。蘋果、亞馬遜和特斯拉要么在中國有重要業務,要么有網紅CEO。想想谷歌,啥都沒,只有民間津津樂道的谷歌搜索。

但最近一陣子,谷歌被兩件事帶起了熱度,一個是谷歌搜索業務有意重返中國,一個則是谷歌云AI負責人李飛飛離職。不算8年前谷歌搜索業務的退華風波,眼下可能是谷歌在中國刷屏最頻繁的一段時間了。

倘若谷歌云此時宣布入華,一來可以趁著這股熱度打一波免費的媒體廣告,二來還可以避免突然入華的尷尬,三來還能為其他業務比如搜索業務的入華做好輿論鋪墊。

第二個理由:死對頭微軟、亞馬遜正在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在國外市場,亞馬遜、微軟和谷歌在云計算業務上是死對頭,雖然亞馬遜穩坐老大寶座,還甩出其他人一大截,但是微軟和谷歌從來沒有放棄過窮追猛打,而且與亞馬遜的距離也越來越小了。

而在中國市場,微軟已經打拼了四年,亞馬遜也已經打拼了兩年。得益于中國云計算市場的高速增長環境,以及亞馬遜和微軟各自揚長避短的發展戰略,亞馬遜AWS和微軟Azure目前在中國過得風生水起。

有媒體測算了2018年第一季度亞馬遜AWS在中國的營收規模同比增長約80%,而微軟智能云Azure入華四年業已實現了三倍規模的擴容。死對頭在中國市場正在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谷歌只能站在門口看,不急嗎?不饞嗎?所以,谷歌云如果此時入華,還能在中國市場狙擊一下亞馬遜和微軟,好幫助自己在全球化業務上更快趕超亞馬遜和微軟。

第三個理由:中國云計算市場政策、技術等條件的逐漸成熟。

很多企業在國際化時,最大的阻礙往往來自于對當地政策和發展基礎設施的不熟悉或者不認可。簡單來說,當地的市場發展環境不太允許或者不太鼓勵外國企業的進入。在云計算領域,中國和美國等發達國家的差距是有的,但是這幾年中國的政策開始更多地關注到云計算市場,因此也在不斷為云計算領域的相關企業創造一個更好的發展環境。

技術方面,觀研天下發布的《2018年中國云計算市場分析報告-行業深度分析與投資前景研究》認為,過去幾年間,我國網絡基礎設施建設水平進一步提升,其中寬帶基礎設施日益完善、移動通信設施建設步伐加快、傳輸網設施也得到快速發展,底層設施的日益成熟壯大為云計算的大規模爆發鋪平了道路。

再者,這幾年亞馬遜和微軟在中國的云計算業務規模蹭蹭往上漲,這也從側面印證了這一事實。所以說比起幾年前,谷歌云如果現在入華,起碼從這些客觀條件來看,它面臨的壓力要小不少。

假使入華,谷歌云該激進還是保守?

接下來我們討論谷歌云入華后該以什么姿態搞事。

先要明確谷歌云入華的目的,從全球化戰略這個大方向來看,中國是全球化業務的一個重要市場,如果能夠在中國有所建樹,那么無疑會大大提高谷歌云的全球化競爭力;從中國云計算市場這個小方向來看,如果做得不錯,谷歌云在這里可以收割一部分市場,賺到豐厚的利潤,然后反哺其他開支性業務。

要預測一個人的未來動作,必然要去看他過去和現在做過什么。如果用兩個字來形容谷歌云過去和現在的作風,激進這個詞再合適不過了。

一方面,谷歌對于云計算業務的投入是相當驚人的。谷歌母公司Alphabet2018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谷歌仍在繼續加大云計算業務的開支,比如大規模的招聘和基礎設施建設;另一方面,谷歌云業務部門負責人Diane Greene去年曾表示要五年內超越亞馬遜,而且谷歌云和亞馬遜AWS、微軟Azure這些死對頭現在還在打各種花式價格戰,足見其死磕對手的決心。

中國云計算市場的“火藥味”并不亞于此。一來,各行業巨頭紛紛參戰,大手筆、大陣仗層出不窮;二來,各家為搶奪市場,“一分錢”中標的套路沒少用。

競爭環境是相似的,那么是不是說谷歌云必須要把在國外的那一套搬到中國來呢?從戰略風格統一的考慮點出發,谷歌云落地中國后先瘋狂投資基建,也打打價格戰啥的或許沒有問題,但是從全球業務的廣泛布局來看,谷歌云入華,算是給自己加了一份壓力,因為一來中國面臨的就是腹背受敵的狀態。而且中國市場這么重要,其他市場又在與強敵酣戰,谷歌云難保不會分心,一旦中國市場起色不如預期,谷歌云到時候可能又要多一個心結。

如果退而求其次,可不可以采用保守的打法?比如谷歌云可以一邊拉攏各大服務代理商,形成規模化的推廣渠道矩陣,一邊可以嘗試瞄準自己的優勢細分領域發力。

目前來看,這不太可行。亞馬遜AWS、微軟Azure自打進入中國,就沒停止過瘋狂擴張的腳步。只要谷歌云稍微佛系一點,這個差距就可能再也扳不回來了,畢竟“比你優秀的人還比你努力”。

這樣看來,谷歌云似乎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但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最適合谷歌云,也最適合當下新興市場云計算業務增長的規律還是激進式的擴張,因為在“野蠻”的土地上,你只有比別人更快更準更狠,才不至于成為被“吃掉”的那個Nobody。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谷歌云想不想入華?毫無疑問,賊想。什么時候入呢?越快越好!入華后怎么做?除了砸錢擴張,還是砸錢擴張。

總之一句話,谷歌云別干瞪眼了,要想在2022年俯視亞馬遜,中國市場你逃不掉的。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本文首發曠創投網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極客網
  • 劉曠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以禪道參悟互聯網、微信公眾號:liukuang110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