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vivo辟謠自研芯片傳聞,3年內暫無計劃!

科技觀潮 2019-09-25

原標題:vivo辟謠自研芯片傳聞, 3年內暫無計劃!

日前,vivo發布了其旗艦NEX系列新品NEX 3。23日,vivo執行副總裁胡柏山在vivo剛剛啟用的東莞新園區與媒體展開對話,解讀NEX 3承載的vivo在渠道、品牌上的意圖,以及vivo在5G、IoT和芯片等方面的布局。

他透露,vivo對NEX 3的預期銷量不會低于第一代,以逐步提升vivo的品牌形象;在5G方面,vivo今年還將有一款搭載三星芯片的5G手機發布。他預期,3年內中國5G網絡覆蓋將達到目前的4G網絡水平;而對于日前傳聞的vivo將自研芯片的消息,胡柏山坦言是“烏龍”,vivo暫無計劃自研芯片,但將組建300-500人的團隊加強與芯片廠商的合作與定制。

NEX 3承載vivo對品牌和渠道變革

2018年,vivo在傳統的X系列之外,新增了一條旗艦NEX系列產品線。目前,vivo已經發布了NEX、NEX雙屏版和NEX 3三款產品。

胡柏山直言,NEX系列就是要提升vivo的品牌形象。vivo在產品上并不弱,但在品牌感知度上還有待加強。

以前消費者對vivo的印象是年輕和潮流,這就會導致偏商務的人群對vivo的好感不夠。因此vivo正試圖通過NEX系列加大科技感,提升年輕人群和商務人群對vivo品牌的好感。

除了品牌,NEX 3還承載著vivo對渠道變革的意圖。此次NEX 3的起售價比NEX一代高出了1000元以上,vivo也縮窄了NEX 3的發售渠道,選取了更高階的渠道商和體驗店來銷售。胡柏山表示,如果高端機型的渠道過寬,渠道商的高端機型銷售能力不夠,就會出現一些不理性的銷售做法。因此此次NEX 3目前的售點還不到一萬個。

此外,隨著客流量向shopping mall轉移,vivo也在將更多的零售網點遷移到shopping mall,這也意味著要關閉一些位置偏僻、客流量少的門店。

此前,vivo曾宣布NEX一代6個月銷量為200萬臺。胡柏山預期,此次NEX 3銷量不會少于一代。

明年Q3 5G手機有望到2000元

今年6月,5G牌照的發放讓中國開啟了5G商用元年。相比一些手機廠商,vivo今年在5G手機上的布局可謂十分積極。

目前,vivo已經推出了iQOO Pro 5G和NEX 3 5G兩款5G手機,其中iQOO Pro 5G版本售價3798元起,遠遠低于此前外界對5G手機的價格預期。

胡柏山坦言,vivo曾在2G轉向3G時犯過錯誤,在3G轉向4G時節奏就把握的比較好,因此在4G轉向5G時,vivo也需要提前做好布局。

他預計,今年年底三大運營商的5G基站建設在10萬-15萬級別,5G網絡覆蓋要達到相對不錯的水平要到2020年第三季度。隨著網絡的成熟,2020年第三季度5G手機的價格也有望降至2000元,屆時市場上70%-80%的手機將切換到5G手機。而最遲3年,5G網絡有望達到目前4G網絡的覆蓋水平。

不過胡柏山認為,如果手機廠商等到明年第三季度再推出5G手機,時機反而不太合適。5G生態的發展需要有5G終端驅動,“如果大家都不推5G,誰來驅動整個生態的發展呢?”他指出,如果沒有硬件作為載體,周邊的生態沒有成熟,5G也不會很快發展起來。

在5G手機節奏上,他透露,vivo在今年底還有一款使用三星5G芯片的產品發布。而到明年1月開始,vivo將在3000元以上的機型上馬5G;到明年6月開始,將在2000元以上的機型配備5G。

業界認為,5G的商用也將推動IoT產品的爆發,因此眾多手機廠商紛紛布局智能音箱、智能電視等IoT品類。不過vivo則相對克制,選取了智能耳機、智能手表和AR眼鏡三款產品。

胡柏山解釋稱,vivo整體的布局還是圍繞個人來展開,而不是家庭。企業的資源有限,vivo會重點投向消費者有強需求的領域,“目前來看,手機仍是剛需,而IoT和所謂的生態,都是錦上添花的事情,還沒有到剛需的狀態。”

暫無自研芯片計劃 但會加強與芯片廠商合作定制

此前,有媒體曝光vivo正在挖角展訊的芯片工程師,甚至傳出了vivo即將自研手機芯片的消息。

胡柏山直言這是“烏龍”,vivo確實正在招募硬件研發工程師,建立一個300-500人的團隊,但并不是要馬上自研芯片,而是加強與芯片廠商在前置需求上的合作。

他解釋稱,vivo 對于芯片的關注來自于對消費者和技術的關注。

消費者對手機的需求逐步深入,vivo要跟上游供應鏈一起去研究,找到合適的技術來匹配消費者需求。以前技術和消費者需求是平行關系,但現在技術要更早的在不同方向進行探索。

同時,每項技術投入也比以往越來越大。他舉例稱,單單NEX 3的瀑布屏就投入了2500萬美元。如何讓技術投入更具有確定性,vivo需要在此過程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在胡柏山看來,芯片方面也是如此。芯片整個的周期比較長,芯片流片的成本非常高,如果流片之后才發現與消費者需求有所偏差,則會造成浪費。因此vivo需要與合作伙伴加強合作來減少這類的損失。

從一年多前,vivo就開始思考這件事。此次要招募的團隊就是讓vivo在芯片上的需求更加前置,深入到芯片的定義階段。比如在NPU方面,vivo將來就需要識別在不同的階段需要怎樣的算力,以滿足未來3-5年消費者的需求。“做得太快,很多算法沒有這個需求,也沒有意義。跑得太慢,算力對NPU的需求比較高,不匹配也會有問題。”胡柏山說。

他表示,vivo在芯片定義方面也會從淺到深,未來會看到有vivo烙印的芯片產品面世。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科技觀潮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關注最新資訊,評論互聯網事件!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