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5G時代!運營商喝湯,虛擬運營商喝涼白開?

科技觀潮 2019-08-07

原標題:5G時代!運營商喝湯,虛擬運營商喝涼白開?

4G時代,三大電信運營商吃肉,虛擬運營商喝湯。到了5G時代,運營商喝湯了,虛擬運營商連白開水也沒得喝。——近年來,虛商的概念鮮少被媒體提及,相比早年間動輒“電信業的革命”、“顛覆三大運營商”等宣傳標語,再到2016年“多次被工信部約談”、“淪為詐騙的代名詞”……如今的虛商卻逐漸從大眾視野淡出。輝煌一時的虛擬運營商如今消失于無形,只剩一地雞毛?

高開低走的虛擬運營商

虛擬運營商(移動通信轉售企業)是指沒有基礎網絡而經營電信基礎業務或增值業務的廠商。與三大基礎電信運營商相比,虛商沒有屬于自己的移動通信網絡,而是利用中國移動、聯通、電信等基礎運營商的網絡設施,按照一定的利益分成,與基礎運營商在細分業務上形成合作,向用戶提供各種電信增值服務。

2013年底和2014年初,工信部先后向兩批共19家民營企業頒發了虛擬運營商牌照;2018年5月,虛擬運營商業務由試點轉為正式商用;7月,工信部為首批 15 家虛擬運營商發放移動轉售正式商用牌照,小米、阿里等企業榜上有名。

可以說,2018年是移動轉售業務的商用元年,但無論從虛商們的動作還是媒體的報道來看,行業并沒有彰顯出“元年”應有的朝氣。

中國通信業知名觀察家項立剛表示,虛商發牌時的確引發過各界關注,但由于其實際上沒有給用戶提供有價值的服務,能力不強,甚至大部分拿到牌照的企業都沒辦法保證盈利和正常運營,后期也就沒有什么聲音。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副局長謝雨琦日前稱,移動通信轉售業務正式商用已有一年時間,截至目前,共有37家前期試點企業獲得了正式商用許可,移動轉售用戶總規模超過9000萬。

而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僅19家企業實現當年累計盈利。今年6月20日,工信部公示了83個擬收回電信網碼號資源,其中就涉及阿里、中麥等虛商企業。

5G時代,虛商迎來創新機會?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發放四張5G商用牌照,也意味著中國正式步入5G商用元年。除三大運營商之外,中國廣電也開始進軍移動轉售領域,如廣電系企業華數集團日前宣布已著手申請移動業務轉售牌照,發展移動通信用戶。

有人認為,5G 時代的到來為虛擬運營商提供了新的發展機會,虛商們自己也試圖在5G時代進行布局。

用戶規模排名第一的虛商——蝸牛移動的總裁陳艷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隨著全新號段的發布與5G、物聯網的到來,虛商正進行著新的變革,蝸牛移動也在探索 5G 時代的應用與發展,打造物物相連的解決方案。

無獨有偶,遠特通信總裁王磊也曾談到5G給社會帶來的差異化智能場景,認為5G將為虛商帶來更多新的發展機會,因為5G在垂直行業發揮的作用與虛商的業務發展不謀而合。他認為,對于遠特通信來說,5G時代最大的機遇就是5G場景化需求的快速滿足能力。

對此,項立剛表示:“虛擬運營商和5G有什么關系嗎?它所有的能力,基礎運營商都有。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

何況近年來,電信行業增長乏力,“三大運營商都在負增長,虛商也改變不了市場,單純靠基礎通信本來就沒有機會,”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表示,“5G時代它也只能尋找其他方向突破,服務特定人群,和其他業務結合,如行業解決方案、物聯網,但目前看來結合好的不多,不太掙錢,也沒有什么機會。”

運營商還是二手販子?

早在2016年,央視新聞就報道了“失控的170號段”,指出170號段成為詐騙、垃圾信息重災區,部分虛擬運營商實名制落實不到位的情況。隨后,工信部開啟了漫長的約談之路:

付亮表示,虛商使用的170、171號段的騷擾電話確實比較多,但也不是全部。虛商本就參差不齊,實名制做的有好有壞,有些漏洞就會被有特殊需求的人利用。

而所謂特殊需求如今更多體現在刷單、刷流量、批量注冊等操作。一位不愿具名的抖音創業者表示:“我這邊有很多171號段的電話卡,年費8元,開卡費18元,只能收短信,不能打電話也沒有流量,只能找這個虛擬運營商,在他那充值。”至于實名制問題,他表示不清楚來源,“我們拿來的時候,這個卡已經是實名過的了,是別人的名字,也不知道這人是誰,我們就拿著用。”該創業者表示,拿這些電話卡是用來批量注冊抖音,其他需要接收驗證碼的APP也可操作,刷流量刷單都可以,只有微信注冊不了。

如此看來,有了“非實名”的空子,打著擦邊球的產業鏈隨之崛起,抖音快手迅速養號、幫助流量明星“輪博”1億轉發量等操作自然信手拈來。

項立剛則認為,虛商沒有能力發展,又賺不到錢,為了發展用戶只能打擦邊球、做違規的事情,自然出現詐騙、騷擾等行為。

一味追求用戶量的虛商企業該稱為運營商還是“二道販子“?曾經輝煌一時的虛擬運營商如今恐怕只剩得一地雞毛。

一次失敗的本土化嘗試

沒有價值的增值業務,本質上沒有存在的價值。

資料顯示,虛商最早出現于1999年的英國,其目的是為了促進通信業競爭,防止寡頭聯手壟斷市場和勾結定價。隨后幾年歐洲各國也相繼喊出電信業務開放的口號,虛商的概念應運而生。

國外行業發展之初,主導運營商沒有能力在每一個地方都提供有價值的服務,于是在沒有主導運營商的城市,虛商做了一部分網絡來提供服務。“但中國的情況是,每個地方的主導運營商都精耕細作,做的很深、很透,根本不需要虛商。”

似乎中國虛商早已錯過了最佳入場時間,虛商進來時移動用戶滲透率已經超過 90%,競爭已經相當充分,中國移動通信市場也從成熟走向飽和。 “當年推動虛商是以防通訊行業壟斷,民營經濟進不來,想發揮民營資本靈活機制,所以放了一個口子做虛擬運營商,但事實證明做不來,幾年了還是沒做起來。”項立剛說道。

不可否認的是,早期虛商進入時確實改變了三大運營商的一些做法,多了一些選擇和競爭,做了一些試點和推動。但與基礎運營商相比,虛商除了價格沒有任何競爭能力,而基礎運營商連續幾年的提速降費,將虛商的價格優勢也消滅了。

辭世三年,徐玉玉之殤猶在

2016年8月19日,山東臨沂高三畢業生徐玉玉因被詐騙電話騙走9900元大學學費,報案后突然昏厥,兩天后因心臟驟停離世。據核實,徐玉玉接到的171號段的詐騙電話屬于虛擬運營商遠特通信。

事發后,工信部緊急約談移動通信轉售企業,并公開表示將進一步加大對虛商的監督管理力度,把實名制落實情況作為虛擬運營商申請擴大經營范圍、增加碼號資源、發放正式經營許可證的一票否決項。

轉眼三年過去,針對騷擾電話的一輪輪約談仍在繼續,但實名制問題導致的詐騙、騷擾、刷流量等一系列問題卻愈演愈烈。

而當相關媒體記者聯系當年徐玉玉事件的運營商——遠特通信的一位代理,交談中,該代理表示,為了賺錢,可以向客戶無限提供已實名過的電信卡,如果出現問題,幫忙實名認證的人風險最大。

三年后,“表面實名制“的問題沒有解決,而涉嫌詐騙的用戶反饋也未曾停止。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科技觀潮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關注最新資訊,評論互聯網事件!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