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死盯紅米,realme就能打開國內市場了?

侃科技王新宇 2020-01-13

1月7日,realme發布了第一款5G手機X50,并在當天首銷。詭異的是,原定于1月15日開售的Redmi K30,也突然提檔到了同一天。

火藥味之濃,可見一斑。但小道消息傳,1月7日并不是realme X50的首銷日期,而是早于Redmi K30一天的1月14日。顯然,為了能與Redmi K30拉開距離,realme突然變道打了紅米一個措手不及。

這才有了Redmi K30緊急提檔的事情發生。不過,這兩款機型的首銷均未大范圍鋪貨。Redmi K30兩個小時售罄,realme X50也只是小規模首銷。

一切為了營銷。

實際上,早在Redmi K30發布之初,兩個品牌之間就已圍繞“真假5G”手機展開交鋒。

因Redmi K30將5G頻段中的中國移動n79頻段閹割,realme就此展開了對其是“假5G”手機的暗諷。

兩款機型均采用高通驍龍765G芯片,區別在于realme X50支持中國移動n79頻段。

不僅如此,realme X50在價格上也緊咬Redmi K30,8+128G 5G版售價2499元,比同配置的Redmi K30便宜100元。

在代言人上兩家也是纏斗,Redmi K30選擇了流量小生王一博,realme則是“以柔克剛”選擇了流量小花楊紫。

realme和紅米,拉開了今年手機廠商們的競爭序幕。

realme與紅米正式開戰

在國內市場,realme聲量不大,但野心不小。2019年實現全球銷量2500萬,創始人李炳忠表示2020年要實現100%的增長。

要實現這樣的目標,必然要在國內市場投入更多精力,也就要與紅米正面交鋒。

事實上,realme自“出道”以來就一直對標紅米,盡管從不說自己是性價比,但就價格來看每次都與紅米針鋒相對,發布會上也將Redmi當做自己的友商。

不過,在此之前realme與紅米并沒有過多的正面沖突。

雙模5G手機,是一個轉折點。

去年11月,榮耀率先發布第一款售價在3000元的雙模5G手機。緊接著12月10日,紅米發布Redmi K30,6GB+64GB版本僅售1999元。瞬間,雙模5G手機價格被拉到了2000元以下。

此前OPPO副總裁吳強曾預測,要到2020年下半年才會出現1500元-2000元的5G手機。顯然,搶到高通驍龍765G首發的紅米,有自己的打算。

此前有資深業內人士分析,高通驍龍765G仍處于量產爬坡的階段,成本居高不下。Redmi K30的超低售價肯定是不賺錢的,同時也攪亂了行業定價。

恐怕后面一句才是紅米的真正目的。但紅米也沒有真的賠本賺吆喝,同時頂著出貨和提價兩項重任,盧偉冰如履薄冰。

1月7日首銷的Redmi K30,只有2599元的8GB+128GB版本,且并不多。而更便宜的6GB+64GB版本官網目前仍顯示“敬請期待”,可見不賺錢的版本不會那么快讓消費者買到。

1999元的Redmi K30,無疑是紅米給行業放出的一個煙霧彈。此前的榮耀V30系列起售價3299元,搭載麒麟990,支持更多頻段且用上ufs 3.0,紅米在搶到驍龍765G首發后如果對標榮耀V30系列肯定沒有好處,索性閹割頻段降低規格,并打出一個1999元的價格錨點,目的自然是搶占營銷高地。

根據此前行業預測,雙模5G手機至少要到2020年上半年才會出現2000-3000價格,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里,未來無論哪家推出雙模5G手機,紅米都有足夠的營銷吸引力,至于消費者買到買不到就另說了。

這符合小米一貫的期貨風格,也迫使其他廠商在定價上更加困難。

譬如realme X50。這款直接競品從8GB+128GB起步,售價2499元,比Redmi K30便宜100元。realme打了一個錯位競爭,刻意避開了紅米高調宣傳的6GB+64GB版本,也沒有糾結6GB+128GB版本,而是直接以8GB+128GB迎戰。

不過realme也留了一個心眼,推出了一個6GB+256GB的畸形版本和12GB+256GB的頂配版本,這兩個版本都是Redmi K30的空檔。更重要的是,12GB+256GB頂配版本的realme X50只比8GB+256GB版本的Redmi K30貴了100元。

realme的尷尬

從Redmi K30首銷提檔來看,紅米已經認真對待這個對手了,因為在2000元-3000元檔位目前只有這兩款雙模5G機型。

紅米自獨立起任務就是守住小米原有的中低端存量市場,但在整體市場萎縮的情況下,OPPO、vivo等通過realme、iQOO等子品牌涉足,尤其是此前主打高價低配的OPPO、vivo在子品牌上也玩起了性價比。這對紅米來說,自然壓力很大。

2019年是5G元年,而2020年將是全面開戰的一年。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在手機行業這個糧草自然是最核心的零部件——CPU。有消息稱,為了驍龍765G的順利和大量供應,OPPO為此多付出了幾千萬美元的代價。

聯想到此前OPPO與小米爭搶首發失利,這些代價會不會成為打擊在小米和紅米身上的拳頭,會不會成為紅米缺貨的原因,都很難預料。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realme X50的出現會分食一部分Redmi K30的份額。這與去年米9和iQOO的混戰極其類似,最終的結果雖然是米9獲得了最終勝利,但是iQOO也在米9缺貨的早些時間撕下了一塊肥肉。

如今這個問題又擺在了盧偉冰面前。

當然,realme也并非一點問題沒有。雖然價格層面realme X50比Redmi K30 5G硬件性價比稍微高一點點,但是對后者構成的威脅有限,因為外觀、品牌、系統體驗等等顯然還是Redmi K30更好。

realme畢竟還是一個新品牌,在很多方面與紅米存在不小的差距。同時因為它自身主打性價比的特點,也為其埋下了隱患。

首先,事實已經證明,性價比是一條不歸路,國內手機市場這么多品牌真的靠性價比闖出一番天地的只有小米,而目前小米的性價比打法都遇到瓶頸,大量性價比品牌煙消云散,說明這條路很難走了。

其次,因為專注性價比,目前realme完全沒有做出自己的特色,小米有MIUI和生態鏈帶來一定的粘性,realme除了硬件性價比目前暫時看不到這方面的優勢。當然,在7日的發布會上realme也宣布要開發自己的IoT,不過這不是可以速成的業務,需要大量時間。

最后,上個月發布的Color OS7,OPPO機型和realme機型的待遇大家都看到了,一個親兒子一個干兒子。系統上如果realme不擺脫OPPO,后續將很難向上再探一步。不過,之前李炳忠也透露,如果2020年realme業績突出可能會從OPPO徹底獨立,那么也就意味著屬于realme自己的OS必須出現,參考一加。

中低端市場競爭加劇

作為一個新品牌,雖然背后有OPPO的全力支持,但realme所處的市場環境比9年前更為激烈。

一方面,智能手機已是存量市場,國內人口紅利幾乎殆盡,這也是為何realme在印度、東南亞市場主打性價比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realme的出現與OPPO遇到的困境有關。

Canalys數據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國內市場除了華為其他品牌均出現了同比下滑,其中OPPO下滑了20%、vivo下滑了23%,小米下滑了33%。

在銷量下滑的前提下,OPPO將realme召回國內目的自然是通過性價比搶占中低端存量市場份額。

但與印度、東南亞等海外市場不同,國內中低端的存量市場已是紅海,realme無法輕松獲取市場份額。

不過,將中低端市場視為大本營的紅米,日子也不好過。IDC數據顯示,小米(含紅米)2019年第三季度國內手機出貨量大幅下滑30.7%,成為小米智能手機業務遭遇上市以來首次營收下滑的最主要導火索,相比之下,小米在全球市場的出貨量下滑幅度為4.7%。

和蘋果能用手機均價大幅上漲來維持營收增速不同,小米目前的均價漲幅無法抵消國內出貨量大幅下跌對營收造成的負面影響,想要扭轉手機業務營收頹勢,小米需要在兼顧出貨量的同時努力提升手機平均售價。

所以,與紅米需要扛起出貨量和提價雙重任務相比,realme的唯一任務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搶占份額。而且,中低端市場的一大特點即門檻較低,用戶對價格極其敏感,也意味著品牌忠誠度不夠,realme可以更低價格去撬動紅米的市場份額。

但這并不意味著realme可以輕松攻破紅米的防線,事實上在“生死看淡”與“穩健經營”一年后,品牌獨立的紅米已經較好地完成了組織交給它的任務,全面接手原小米品牌的高性價比市場,紅米Note系列全球銷量不俗,K系列也拓寬了紅米品牌的市場區間。

realme在國內市場的這場仗,并不好打。但除了死磕紅米,它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侃科技王新宇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侃科技由資深媒體人王新宇運營,文章可見于界面、虎嗅、艾瑞、博客中國、知乎、雪球等科技專欄,并同步發布在今日頭條、一點資訊、鳳凰號、搜狐號、網易號、企鵝媒體平臺、百家號等新媒體平臺,累積閱讀量過千萬!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