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互聯網巨頭紛紛涉足移動K歌,現實卻是“不是想唱就能唱”

侃科技王新宇 2019-12-07

當人口紅利逐漸接近天花板,互聯網邊界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塌。音樂,這一高頻、剛需內容,自然也就成為巨頭們的一塊心頭肉。

10月底,傳出字節跳動正在研發一款名為“音樂幫”的新產品;11月初,阿里巴巴旗下的國內首款彈唱APP唱鴨上線了和聲功能;在此之前,字節跳動孵化投資了音樂社交軟件音遇;近日又傳出抖音申請“抖唱”商標進軍移動K歌市場的消息…

在互聯網音樂上半場版權之爭基本結束的情況下,巨頭們開始押注音樂+社交賽道,試圖以所謂的新玩法撬動音樂市場。

然而,在這個賽道仍舊矗立著一個“巨無霸”的音樂社交平臺——全民K歌。

2014年,全民K歌上線。此時,于移動互聯網紅利時期創業的唱吧已經誕生兩年,并獲得了2億用戶。

唱吧收獲過億用戶的同時,也吸引了謝娜、何炅和汪涵的明星投資,這為唱吧引入了寶貴的娛樂資源。

關鍵的2016年,唱吧完成三次融資,累計激活用戶規模超過3億,活躍用戶約3500萬。

但也是這一年,唱吧被全民K歌反超。彎道超車,全民K歌只用了2年。

根據易觀千帆的數據顯示,目前全民K歌的數據已經大幅領先于唱吧,并且唱吧的整體增速已經明顯放緩。唱吧在商業、生態、增速、未來多方面都面臨尷尬問題,進入一個難以再突破的尷尬境地。

回顧全民K歌與唱吧的競爭,之所以前者能夠完成大幅度超越,核心在于三點:

1 注重用戶體驗

正是基于對用戶需求的持續洞察,不斷用心打磨產品并以最快的速度實現,全民K歌才能在短短5年時間內,成長為“移動K歌賽道用戶規模第一”。產品好用,這一步看似非常基礎,但卻成為了很多其他K歌產品老用戶遷徙到全民K歌的重要原因;

2 強大的社交屬性

依托騰訊龐大的社交關系鏈,從成立之初,產品的定位就是一款擁有“社交能力的K歌工具”,在K歌基礎上,推出了歌房、合唱等功能,滿足了好友線上K歌的社交需求,并通過“家族模式”深度挖掘了“歌友”們的社交需求;

3 不斷豐富功能和玩法

創新用戶對唱K體驗的全新認知,降低唱的門檻。全民K歌從最初推出的演唱打分競技、MV獨唱、合唱、直播歡唱等多種演繹歌曲的方式,到后來的KTV模式、多麥歌房、搶麥、快唱等玩法功能,都是讓用戶感覺到處處新鮮、隨時都隨地都能嗨唱起來。

以上三點,不僅是全民K歌超越唱吧的核心武器,也是全民K歌短短五年成為行業第一的關鍵。更重要的是,這些積累下來的護城河在后來的“戰事”中,也為全民K歌貢獻“彈藥”。

2018年末和2019年初,音遇憑借“音樂+游戲+社交”異軍突起,在巨頭林立的音樂社交分得一杯羹,但現實是經過2019年2月和4月的兩次全網下架,如今音遇的下載量已在AppStore社交榜單的200名之外。SensorTower的數據也顯示,今年9月到12月之間,音遇的排名也幾乎保持不變。

音遇的遇冷,一方面與它遭遇監管有關,另一方面,作為K歌行業“領頭羊”全民K歌也正在大力推廣自己的“全民搶麥”玩法。

借助百萬級海量原版領唱曲庫、多種模式切換、以歌會友、搶麥圍觀、好友社交等獨特優勢,收獲了眾多K歌忠實粉絲的青睞,除了趣味性地將“搶歌”與“記詞”結合,全民搶麥迅速走紅,碾壓音遇。

音遇的案例讓我們看到,互聯網音樂所謂的下半場,其實更多是一個噱頭。音樂產品們認為只要規避版權問題,通過新玩法就能開啟下半場的想法,并不現實。

全民搶麥之所以迅速走紅,沒有海量版權曲庫不成、沒有全民K歌的5億用戶積累不成、沒有成型的社交關系鏈不成,更主要的是沒有對用戶需求的深刻洞察不成,所以全民搶麥正是基于全民K歌過去五年的強大積累,才能在短時間內獲得成功。

所以說,移動K歌雖然看上去是一個門檻并不高的賽道,其實不盡然。之前快手也曾嘗試過相關產品,也沒有做起來。短視頻平臺對音樂賽道的渴望眾所周知,但音樂賽道的隱形門檻卻讓快手、抖音都栽了跟頭。

創業公司也試圖從社交層面突圍,從目前來看因為基礎太差成功率也不高。歸根結底,任何一個行業發展至今都已形成其獨有的生存技能。移動互聯網后期,邊界雖然不再清晰,但只有握有核心能力,高墻就不會輕易被攻破,移動K歌也不是誰想唱就能唱。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侃科技王新宇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侃科技由資深媒體人王新宇運營,文章可見于界面、虎嗅、艾瑞、博客中國、知乎、雪球等科技專欄,并同步發布在今日頭條、一點資訊、鳳凰號、搜狐號、網易號、企鵝媒體平臺、百家號等新媒體平臺,累積閱讀量過千萬!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