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巨頭AI“四國殺”,最有底氣的為什么是百度華為?

侃科技王新宇 2019-10-12

幾乎沒有人會懷疑,這是人工智能的好時代。

頂級醫學期刊《柳葉刀》近日宣稱,AI對病癥的確診率高于專業醫生:AI深度學習可以正確檢測出87%病例的疾病,醫療專業人員則為86%。

去年,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融資達310億美元,包含“ai”的域名是3年前的兩倍;FDA已快馬加鞭批準了多項用于醫療保健的AI技術。《北京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白皮書(2018)》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人工智能企業高達4040家,幾年內翻了N番。

藏在數字變化中的還有意識的轉變。3年前,人工智能還意味著擊敗了人類世界最頂尖棋手、驚起一灘輿論的阿法狗。如今,它已從微博轉發上萬的酷炫效果變成了一個社會共識、一項國家戰略。如同擁有了一把名為AI的錘子,目光所及之處都成了釘子。AI的“DNA”,正在向各行各業輸送。

AI應用徹底從務虛走向了務實。理想主義的面紗被揭開后,人們期待AI如同互聯網串聯起各行各業,落實到每一個場景,接通商業,變得可感可知。

人工智能市場“四大巨頭”的身影也一點點在資本泡沫里變得清晰可見。梳理了德勤咨詢、光大證券等機構研報及各大企業的新聞后,人們驚奇地發現,互聯網三大巨頭BAT與華為,幾乎搶占了AI陣地近65%的戰斗力,如同四足鼎立的局面,他們在“戰場”上用金錢和技術打造了護城河,阿里系、百度系、華為系和騰訊系,幾乎構成了當前中國AI勢力的主要力量。完全“獨立發展”,沒有與這四家豪門產生往來的企業可謂少之又少。

阿里與騰訊:AI補強,加寬“護城河”

在盤根錯節的圖表里,能夠明確的是,中國AI產業被分為應用、技術、基礎這上中下三層,下一層是上一層的前提和保證,上一層是下一層的實踐和運用。

其中,騰訊系和阿里系整體席位分別為37席與31席,在四大巨頭里位列第二和第三。

從他們布局的方向上也可以清晰看出思路。兩大市值五六千億美金的互聯網巨頭在AI上的步調出奇一致,他們都選擇延續自己原本的企業基因,再將其進行對應的AI化。

這是性價比最高的商業抉擇。進行補強的同時更加寬了自身產業的“護城河”。

比如阿里在技術層的優勢是機器視覺。目前,在人工智能領域,機器視覺是當之無愧應用最為廣泛、商業化前景最明朗的方向之一,其見效非常精準,速度也快。機器視覺能夠直接賦能人臉識別、安防等項目,更可以輔助阿里的“無人零售”構想。

人工智能視覺識別市場的“四小龍”其中的曠視科技、商湯科技、依圖科技背后都有著阿里巴巴的身影,阿里對這一領域的戰略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事實上,這些基于AI技術層的優勢已經開始與AI應用層的優勢發生化學反應,進一步為阿里自營業務補強。例如,阿里在應用層最有優勢的AI領域為零售、金融和娛樂營銷,這明顯與集團主營業務有密切聯系。阿里無論是與銀泰、大潤發等傳統零售業態合作,還是扶持盒馬等新物種,都是希望證明淘寶天貓驗證過的線上電商模式,可以高效率賦能線下。而對娛樂營銷領域的AI投入,就如同當下大量短視頻、社交、直播應用可以無縫插入阿里媽媽和淘寶鏈接一般,更像是阿里對新流量的攫取嘗試。

騰訊的路子如出一轍。在AI技術層,騰訊攜搜狗一道,占據了機器翻譯領域的有利位置。機器翻譯可以直接用于騰訊系的社交產品上,更是騰訊在AI教育應用領域的天然搭檔。

在應用層,騰訊同樣將很多精力投向了教育領域。這當然也存在著某種路徑依賴:微信和QQ就如同無限的年輕用戶池,足以為AI教育輸送大量低價優質的流量,而這些用戶在“鍍金”后,又可以進一步反哺騰訊的社交及其它増值服務。

總結起來,阿里和騰訊選擇將AI這個DNA與自營業務發生融合,迅速改善各自的電商效率與社交效率,再進一步考慮賦能同一業態的其它企業。AI成為了業務補強與錦上添花的最佳利器。

電商與社交是C端受眾應用場景最廣泛、感知最強烈的觸角之一,阿里和騰訊的舉措不僅可以讓用戶最快最近距離與AI發生聯系,提升用戶的使用體驗,為產品增加科技品牌形象。同時,也進一步優化自身和伙伴的商業效率,并進而攫取更多流量,鞏固傳統優勢領域。

百度與華為:聰明人的“笨功夫”,步步為營扎根AI產業鏈

區別于阿里騰訊,百度與華為的布局分布顯得更為均勻,也同時有那么一絲意味深長。

比如百度,搜索起家的百度在應用層卻牢牢占據了自動駕駛、交通出行、家電和手機的優勢;在技術層,優勢領域則為操作系統、開放平臺和語言處理。唯一看得出和搜索強關聯的,也只有語言處理這一項。而華為,則把精力和優勢投向了“一直在路上”的物聯網。

從唾手可得的商業利益和C端美譽來看,這兩家公司似乎有點“笨”,但如果更深入地理解AI,就能發現百度和華為選擇的必然性。

業內早已形成共識,AI是新動能,它對國民經濟的改變不是像互聯網改變餐飲、改變銷售一樣的重新構建一種商業模式,而是像電能一樣重構生產力和生產關系。

換句話說,人工智能不僅對于消費端有著極為深遠的影響,更對于移動互聯網極少關照到的生產端和供應端,也有著不可小覷的意義。

美國《連線》雜志曾發表文章指出,“通過多樣化的技術應用,AI正在改變世界。而百度作為最早布局AI的科技巨頭之一,已經將人工智能技術與交通出行、智能家居、工業、制造業、教育、農業等多個領域結合起來”。

這正暗含了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彥宏所提出的:“AI雖然不能產生萬物,但正在‘喚醒萬物’。”

百度依靠在人工智能三大層面的長久布局,已拉開了產業智能化的序幕。這一點,在應用層百度的優勢上可以找到答案。百度是唯一一家既可以涉足農業,利用AI管理蔬菜生長與蟲害,結合無人機播撒農藥;又踏入工業,利用模式識別、計算機視覺助力質檢,改造挖掘機;更廣泛應用于第三產業,幫助視頻醫療、物流、教育等產業升級轉型。

中國互聯網已經進入所謂的“下半場”,以往巨大的人口紅利和移動互聯網流量紅利,讓互聯網企業只要簡單粗暴跑得快,就能夠成為天然的市場贏家。而如今中國消費互聯網日顯疲態,如何提高商業效率,成為了整個圈子共同的焦慮。

百度布局的產業因此在戰局中顯出了特色。百度系占據了圖中48個席位,占比近四分之一,位列第一。在棋局中,這些產業星羅棋布,同時也有著步步為營之感。待到這盤布局縝密的棋局完成,形成產業鏈全面合力,屆時將為百度帶來值得期待的正向效益。

還需要特意提及的是,百度與華為開放的平臺能推動的不僅是自身長遠利益的實現,更為全社會加速實現新一波的數字革新添了燃料。

要理解這一點并不難。百度在技術層更多優勢歸屬于開放平臺(如Apollo)和操作系統(如DuerOS)。華為則落腳在開放平臺和物聯網領域。

而在AI基礎層,可以清晰看到,百度手握中國唯一自主知識產權的深度學習開源框架PaddlePaddle,在算力領域,擁有中國最大也是最成熟的AI開放神經網絡百度大腦,而華為則擁有性能優于國外競品的AI芯片昇騰,已經成為國內當仁不讓的AI芯片大佬。

這些技術領域的投入,直觀來看不是能夠直接產生某種應用成果的,更不能直接賦能自身優勢項目。然而這種技術積累,能夠為其它企業或開發者,提供一整套成熟的AI解決方案,免去了很“重復造輪子”之苦。

這些AI“基礎設施”不僅直接決定著AI技術在上層建筑的應用與發展,更能幫助企業直接“AI化”——企業將AI技術和自身業務結合,免去了技術研發的難度與投入。當無數家企業完成了這場“AI”化后,那么結局必然是整個行業的迭代煥新與社會經濟的長足進步。

百度和華為更像是兩個聰明人卻日復一日地下著“笨功夫”,華為悄無聲息地研制著難度系數極高的芯片,幾次三番地因為限制“封殺”登上社會新聞,而百度則堅持推進著自動駕駛、操作系統、開放平臺以及整個產業的智能化。

沒人能準確給出收獲果實的時間。但可以肯定的是,AI是留給時代和企業的機遇,產業化、應用化將最大限度地激活這個DNA。四大巨頭的“戰事”正酣,且看風起云涌后,時代與產業何去何從,四大巨頭的站位又會有著怎樣的變化。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侃科技王新宇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侃科技由資深媒體人王新宇運營,文章可見于界面、虎嗅、艾瑞、博客中國、知乎、雪球等科技專欄,并同步發布在今日頭條、一點資訊、鳳凰號、搜狐號、網易號、企鵝媒體平臺、百家號等新媒體平臺,累積閱讀量過千萬!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