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快遞二次收費,為什么說是欺負農村人?

康斯坦丁 2019-12-08

原標題: 快遞二次收費,為什么說是欺負農村人?

中國的消費市場一直是神話般的存在,也催生出大量野蠻生長的行業,其中,快遞業是最典型的代表,圍繞這個行業也誕生了無數的傳說,比如快遞小哥月入1萬元、企業高管為普通快遞員強出頭、機器人送快遞、無人機送快遞也都有了一些不錯的進展,但依舊不能滿足中國消費者之于快遞的渴求。相關數據顯示,中國2018年全年快遞總量達到507.1億件,平均每人36件,超過美國、日本、歐洲總和。要知道,中國因為人口基數太大,計算總量的時候,還牛氣哄哄的,但只要一核對人均水平立刻萎靡不振,人均快遞量逆勢而行,可見這個行業在中國的發展是真的瘋狂又野蠻。我們驕傲于中國快遞業取得的成績,也不得不承認,野蠻成長會帶來一些亂象,如快遞小哥猝死、暴力分揀等等,更有結構性的運營問題,如市區內的惡性競爭,而偏遠的農村山區則覆蓋面不足、服務質量低下,最近又被媒體暴露出:一些農村地區,有快遞二次收費問題,更是引發大量關注,有媒體評論說:快遞二次收費,簡直就是在欺負農村人。

平心而論,快遞業在農村地區確實充滿挑戰,一方面,農村的快遞量遠遠不如城市和郊區,大家還是非常依戀‘趕集、廟會“等方式;另一方面,快遞業的主要成本就是物流運輸,農村消費者都有自己的村莊,自己的院子,不像城市消費者,一個小區就能擠進上千人,快遞小哥只需要跑一趟即可。顯然,我們理解農村快遞的難度,但中國快遞要想真正成熟,就必須要為農村市場量身定做經營模式,而不是欺負農村人二次收費。

我太難了:快遞業如何二次收費?

如前文所述,中國農村消費者還是比價喜歡趕集、廟會等方式來購買商品,這是農村市場的劣勢,但同時,也意味著農村市場有著非常大的潛力,是一片金燦燦的藍海。相關數據顯示,農村快遞的密集度雖然不及城市用戶,但就總量來說也有120億,占比超過20%,這些快遞被送往農村之后,卻經常被要求繳納額外的費用,項目也是紛繁復雜,如超區運輸費、保管費,或者干脆直接收取“服務費”,如果附近村莊只有一家快遞,二次收費的幅度往往非常囂張,個別貴重物品甚至會收取10元保管服務費,而那些競爭相對激烈的地區,則不會如此囂張,但也要收取1到2元的費用,有些快遞較多的用戶,整年下來可能要交幾百元的額外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面對快遞二次收費,農村消費者相對曖昧,不得不承認,老鄉們都是非常樸實的,而且也習慣性維護自己的面子,有很多人認為僅僅是一兩塊錢的事兒,太較真,有失體統,而一些在外工作的子女,雖然有較強的維權意識,但也常常懶得花費精力處理這些事情,久而久之,農村的快遞市場就形成了相對“穩定”的潛規則體系。

顯然,快遞業在農村市場有自己的經營困難點,同時,他們也深諳農村消費者的心理,努力維護一種“隨時會崩潰”的微妙狀態,說得直白點,就是欺負農村人。當然,如此欺負是基于農村信息不透明,維權意識差等基礎之上,但隨著時代發展,農村地區城鎮化進程加速,整個市場會發生巨大的變化。事實上,一些地區的新農村已經蓋起了小區,越來越多的農村人開始追求“在屋里上廁所”的生活方式,自然地,對于快遞業的要求也會改變,會逐漸放棄趕集模式,更多地選擇網購,如果大家發現網絡購物的成本,甚至比趕集還低,農村快遞的增長將會是爆炸性的。在這種背景下,真正有遠見的快遞經營者,絕對不會再欺負農村消費者,而是思考如何開發出新的經營模式,搶占高地。

創新經營,中國快遞如何在農村闖出一條路?

毫無疑問,快遞業在中國還有非常大的耕耘空間,隨著中國城鎮化進程加速,農村人之于快遞業的依賴將會大幅增加,況且,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從農村走向城市,大家依靠手機、視頻、圖片來傳遞精神情感,而快遞則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物質紐帶:城市里的孩子可依靠快遞,給家中的母親寄送一件不太時髦的衣服,一部iPhone5s以及一本毛澤東詩詞選,而母親又能給孩子寄來一筐咸鴨蛋或者只有家鄉才有的香腸,又或者直接寄來一麻袋仍舊帶著泥土的新鮮花生。顯然,面對如此具有潛力的市場,快遞巨頭絕對不會無動于衷,而一旦巨額的資本涌入,類似取件收費、二次收費等小伎倆就會快速消失,而真正能拿下這塊大市場的企業,一定是創新經營者,依農村特性定制服務:

首先,全世界的快遞業巨頭都在研究無人機送貨,包括順豐、京東以及國外的亞馬遜等等,相關的產品已經頗具雛形。媒體報道,順豐的無人機已經能帶著貨物飛躍一個大的湖泊了,安全有效。在城市市場中,無人機送貨難度非常大,因為消費者居住得非常密集,要實現精準投遞,簡直比登天還難,無人機沒有辦法先給15樓的李磊投送一個書包,然后,再給12樓的韓梅梅投送一個鉛筆盒,加之,城市環境相對復雜,林立的高樓對無人機“躲避障礙物”的要求非常高。相比之下,農村的環境則更適合無人機,每一位消費者基本上都有一個院子,無人機可以輕松地完成投遞,一個村子和幾個村子,對無人機來說都是一樣的,農村的高樓也不多,無人機可以飛行的路線非常之清爽。在可預見的未來,無人機送快遞、機器人送快遞,勢必會成為一個現實,而它們的實驗場很可能是農村;其次,快遞業要想在農村真正實現健康增長,一定是伴隨著互聯網發展以及信息的透明化,如果快遞業能把農村和外面的世界聯系起來,將會產生顛覆性變化。舉個例子,農村最不缺的就是新鮮的蔬菜、水果,但農民卻賺不到什么錢,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信息閉塞,錢都被中間商賺走了,更有甚者,因為銷路問題,導致白菜、甜杏都爛到地里,如果誰能率先解決這些農村的痛點,就能實現真正的市場深耕。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任何商業模式都要依靠誠信經營,快遞二次收費擺明了實在欺負農村人的樸實和信息閉塞,但在如今這個時代,誰又的智商也不低。(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文)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快遞
  • 康斯坦丁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康斯坦丁:知名IT評論人,科幻星系、科技新發現創建人,多家知名媒體及企業特邀顧問專家。 科幻的視角 科普的態度 分享世界百態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