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珠江三角洲為什么沒有成為芯片圣地?

康斯坦丁 2019-09-02

原標題:珠江三角洲為什么沒有成為芯片圣地?

隨著貿易戰日益激烈,中美之間、韓日之間,使半導體產業鏈又添了幾分動蕩,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城市、企業開始懊惱:為什么不早早地做上一小塊屬于自己的芯片,不至于現在腹背受敵,特別是中國的珠江三角洲,他們曾經是電子產品的集散地,能搞到琳瑯滿目的芯片和電子零部件,含MP3、復讀機以及山寨手機,遺憾的是,迄今為止也沒有走出一家重量級的芯片企業,成為貿易戰的籌碼。或許,每個人都知道“長遠規劃”的好處,但在快餐生態中,很少有人能忍受孤獨、守住初心,同樣地,也很少有人能扛得住摧枯拉朽的產業革命,以至于,一個 iPhone幾乎就顛覆了整個珠江三角洲。

現在,回頭看看珠江三角洲的芯片歷史,我們仍可以感受到創業激情、生存彈性、濃濃的草根江湖氣息,恰逢電子產品百花齊放,如MP3、游戲機、照相機、復讀機都是單一的專業設備,那些先試先做者,所獲得的利潤,遠遠超乎了自己的想象,只是由作坊成長為企業,再成長為全球領袖的蛻變,總需要一些曠世奇才,有經天緯地之雄心,如喬布斯、比爾蓋茨、扎克伯格等等,但顯然,找遍整個珠江三角洲,尚沒有這樣的英雄。

耀眼的虛火,珠江三角洲贏在靈活多變

珠江三角洲做芯片給人的感覺就是一把虛火,單從銷量和利潤率來看,也是非常耀眼的,特別是談到超高性價比的時候,更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正是因為此類芯片的存在,才有后來大批的山寨玩家以及低端供應商。背靠強大而廉價的芯片產業鏈,一些有閑錢的人:深諳電子行業的老兵連同科研、煤老板、娛樂明星、相聲演員等,紛紛入局。

其實,珠江三角洲的發跡源于臺灣IC產業,比如自九十年代開始,很多臺灣企業為了隔絕設計和消費市場,紛紛把IC設計公司安排在大陸,彼時的MP3、復讀機等電子產品只在歐美發達國家以及臺灣地區流行,于中國大陸來說,還是比較陌生的,正是看中了這個潛力,一些嗅覺靈敏的創業者紛紛從臺灣IC企業離職,創辦獨具特色的個人企業,他們緊跟主流,通過高濃度的模仿技能,使得MP3快速走俏。事實上,80后上大學的時候,手機僅僅用來通話、短信、玩貪吃蛇,有錢人家的孩子,都會在手機之外標配一臺MP3,掛到脖子上,顯得非常時尚耀眼,彼時最大的感覺就是:MP3越來越小,越做越精美,存儲量卻越來越大,從256M到512M,到后來的“一個G”的狂妄。如此情懷背后,正是草根芯片創業者的努力,當然,他們也從“這把虛火中”輕松賺到上千萬的利潤。

此外,復讀機在21世紀初期也是非常時髦的產品,最耳熟能詳的品牌就是步步高復讀機,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們的正常供應渠道面臨產能不足、缺貨,危急存亡的時刻,又是珠江三角洲站了出來,某IC企業僅僅有13位員工,就保證了單年400萬芯片的出貨,凈利潤是千萬級別的,利率高達60%.或許,從那時候起,芯片業就已經被證明是徹頭徹尾的高利潤產業,不僅三星、臺積電們能夠賺大錢,作坊企業只要認真做、抓住機會同樣可以賺大錢。珠江三角洲雖然沒有走出全球知名的企業,但也涌現出不少的“芯片匠人”,在小小的作坊企業中,卻有著世界級的品質要求,如“99% OK的芯片也是不合格的”、“模棱兩可的區域一定是有問題的”,從這些標語來看,珠江三角洲在具體的戰術上是正確且成功的,他們也因如此“持續”的小努力,而收獲了自己的小確幸。

當然,珠江三角洲最輝煌的時代,還是山寨手機時代,有人調侃說:華強北的發跡是源于兩位匠人的“公車邂逅”,自此,聯發科源源不斷地向大陸提供“交鑰匙”芯片,而在珠江三角洲,一款手機從立項到試產,再到出貨,僅僅需要兩周的時間,客戶腦袋里的概念機型,可以快速地轉化成現實產品。相比之下,諾基亞、摩托羅拉可能要花費幾個月的時間,交出來的東西也不夠驚艷,消費者常常抱怨:新產品僅僅是換了一個殼而已。如此動蕩的年代,算是給了珠江三角洲最大的機會,現在看來,也是最后的機會。

疲于奔命,珠江三角洲為何沒能基業長青?

速度、彈性、靈活是珠江三角洲企業的最核心競爭力,他們之所以能做到這些,正在于專注“跟隨和模仿”,省去了創新的風險和投入,但顯然,如此“聰明”的做法并不能保證其基業長青,否則,誰還去創新呢?

作為業界的翹楚和電子業界的創新先鋒,蘋果在很多領域都有著非常棒的創新,這些創新給予珠江三角洲,一個又一個的效仿模板,大家忙的不亦樂乎,尷尬的是,蘋果作為革新者,拿走了大部分的利潤,蜂擁而至的模仿者,只能在一片紅海中慘烈廝殺。如果在技術、品質領域做競爭,大家尚可以保持底線,但價格戰是“無休止、無底線”的戰爭,有些人總妄想著“把對手熬死”之后,再把價錢漲回來,悲劇的是,珠江三角洲的芯片企業,特別是那些追隨者,只能如廁所里的蛆蟲一樣擠在低端市場,漲不回去了。

況且,很多企業在賺到千萬的利潤之后,往住失去了“擴張”的勇氣,死守現有的產品,但世界始終充滿變化,誰又能以不變應萬變呢?蘋果推出第一代iPhone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MP3、復讀機、照相機、游戲機等行業的沒落,緊接著,珠江三角洲的芯片企業也被逐一干掉了,而且是被一個跨界競爭者順便干掉的。相比之下,那些劍走偏鋒的芯片企業,如主打安防的IPTV芯片,或者背靠大樹走出國門的企業,卻得以擺脫紅海。(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文)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康斯坦丁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康斯坦丁:知名IT評論人,科幻星系、科技新發現創建人,多家知名媒體及企業特邀顧問專家。 科幻的視角 科普的態度 分享世界百態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