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Google創始人退位,劈柴兄一肩挑,美國科技公司為何青睞印度人?

冀勇慶 2019-12-05

原標題:Google創始人退位,劈柴兄一肩挑,美國科技公司為何青睞印度人?

12月3日,Google母公司Alphabet宣布,公司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同時離開管理層,印度裔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將同時擔任Alphabet和Google兩家公司的CEO。

在給員工的公開信中,兩位創始人表達了對皮查伊的充分肯定:“從Alphabet成立以來,我們沒有比他更適合的人選,也沒有更好的人來領導谷歌和Alphabet走向未來。”

這位經常被中國媒體稱為“劈柴”(還好不是“廢柴”,開個玩笑~)的印度人,其實年紀比兩位創始人還要大,他出身于印度窮苦家庭,憑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印度的清華”——印度理工學院坎普爾分校,然后去了美國,在斯坦福拿到了工程碩士,又在沃頓商學院拿到了MBA學位。

劈柴老兄是2004年加入Google的,最早做的是“Google Toolbar”,然后是Chrome瀏覽器,接著是Gmail、Google+、Google Search、Google Map。2013年安迪·魯賓被趕走之后,劈柴兄又接管了Android。總之,這位老兄的經歷就像是開了掛。

我們盤點一下美國的高科技公司就會發現,印度裔高管還真不少。除了Google的這位劈柴兄之外,微軟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也是印度裔,他早在1992年就加入了微軟,跟著這家軟件巨頭一起成長。

2014年,當納德拉被比爾·蓋茨推薦、被微軟董事會聘任為CEO的時候,很多人都覺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微軟沒多大戲了——Windows操作系統不再那么重要,移動市場顆粒無收……

納德拉上任之后,確定了云優先的戰略,微軟開始在企業級市場發力,幾年之后就走出了低潮期,市值一度重回全球第一。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微軟的管理層也開始了洗牌,一些重要職位都換上了印度裔。前不久,微軟執行副總裁沈向洋離職,華人高管已經所剩無幾了。

除了皮查伊和納德拉這兩位人中翹楚之外,美國科技公司當中的印度人還有很多,以至于大部分科技公司的食堂中,印度餐是必備的,咖喱也是必備品。

大家不禁要問:為什么在美國科技公司當中,印度人這么吃香,而且似乎要比華人吃香得多?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印度人去美國更早一些。以這兩位CEO為例,他們都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就去了美國,并且就讀于美國最好的理工科大學,畢業后進入美國大科技公司,一步步摸爬滾打上來的。

按說那個時間段去美國一流理工科大學深造的華人也不算少。例如,前微軟執行副總裁陸奇就是1992年去的卡耐基·梅隆大學,另一位后來也做到了微軟執行副總裁的沈向洋則是1991年去的卡耐基·梅隆大學,基本上跟皮查伊和納德拉是同一個時間段。

問題是咱們華人的基礎不夠雄厚,陸奇和沈向洋內力深厚,最終得以脫穎而出。而其他大部分華人,卻在公司里一群群印度人的壓制下沒有出頭之日。

為什么那個時候美國科技公司里會出現“一群群”的印度人?這個就說起來話長了。其實印度人大規模進入美國科技公司,最早起源于現在看起來不怎么起眼的一項業務——技術人才外包。

以印度最大的服務外包公司TCS為例,TCS早在1970年代就進入美國市場,干什么呢?美國科技公司和其他公司的IT部門需要大量的技術人才,卻苦于本土找不到那么多的技術人才,那是呀,那個時候搞IT的掙得可沒現在多,還是石油公司、汽車公司、銀行的天下。于是,像TCS這些印度公司就向美國公司“賣人頭”,他們從印度招募技術人才,送到美國公司總部去做軟件開發、系統維護等工作,這種業務也被稱為“Staffing”(人力資源外包)。

做著做著,很多美國公司高管發現其中有些印度小伙子干得不錯,就跟外包公司說,干脆也別外包了,讓他轉成我們公司正式員工吧,這也被稱作“Transferring”。

印度人確實也有他們的優點:一個是他們的母語是英語,與美國人溝通起來更順暢;咱們中華文化鼓勵自我批評,印度文化則鼓勵自我表揚;第二個是印度人普遍更抱團一些,也更喜歡提攜老鄉。

這么一來二去,漸漸地,美國公司的IT部門都成了印度人的天下,并且逐漸向其他業務部門滲透。老冀之前采訪過國內一家服務外包公司的老大,就問他:“你們日本業務做得很好了,為什么不去開拓美國市場?”老大苦笑著說道,以前也試過去了幾趟美國,結果發現美國公司中跟他們接洽的大部分都是印度人,而且這些美國公司大部分已經有了印度外包商了。

回想起上個世界七八十年代,咱們大陸在干什么呢?1977年剛剛恢復高考,還沒培養出大批技術人才呢。

因此,當勤勞勇敢的印度人在美國科技公司中一步一個腳印晉升到相當高的位置,并且培養出一大批高管的時候,去美國學技術的大陸人大部分還在大學里刻苦攻讀呢。時間長了,這個差距就拉得有點大了。

不過,咱們華人完全沒必要妄自菲薄。首先,美國科技公司當中,華人CEO其實也不少,比如NVIDIA的黃仁勛,AMD的蘇姿豐。當然,他們都是從中國臺灣去的美國,畢竟臺灣的科技產業起步要比大陸早一些。

其次,中國大陸和中國臺灣也涌現了大批世界級的科技公司,有水平的華人技術人才,已經完全沒必要給美國公司打工了。前不久,《福布斯》發布了一個“全球數字經濟100強”的榜單,雖然100強中還是美國科技公司最多,占到了38家;中國科技公司也不少了,有14家之多;至于印度科技公司,只有TCS和Infosys兩家服務外包公司而已。

因此,印度人要想在全球科技領域出人頭地,大概率還得去美國找機會;咱們華人以后就不用那么麻煩,直接在自己家門口就行了。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冀勇慶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自媒體”老冀說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