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面對美國“黑名單”禁令,國產數據庫能否翻過Oracle這座大山?

科技云報道 2019-10-12

10月8日,美國再次將28家中國高科技企業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限制這些機構從美國購買零部件。面對“禁用”的負面影響,所有的中國企業都在持續推進國產替代方案。

對于數據庫領域而言,Oracle一直是一座令國內廠商難以企及的高山,這一次禁令事件的發酵,能否讓國產數據庫迎來真正的爆發呢?

?

Oracle、IBM、微軟這三大巨頭統治著數據庫的江山長達20余年,但自今年5月Oracle中國研發中心被曝縮減規模以來,包括HAT(華為、阿里、騰訊)在內的國產數據庫廠商,似乎看到了彎道超車的良機。

?

目前,華為已于5月15日推出分布式數據庫GaussDB,阿里云于5月21日推出云原生數據庫PolarDB,騰訊云則在8月28日一口氣推出五大數據庫新品,中興通訊也計劃將GoldenDB數據庫應用于金融行業。一時之間,國產數據庫大有翻越Oracle這座高山之勢。

海外數據庫巨頭的衰敗

VS國內數據庫的崛起

1989年,Oracle進入中國市場依靠代理開賣數據庫產品,1992年在北京設立獨資公司。

1991年12月,Sybase進入中國大陸,隨后投資230萬美元正式設立賽貝斯軟件。

1992年,IBM正式進入中國,并啟動“發展中國”的大戰略,協助中國全面開放,帶來了DB2和Informix。

1992年10月,微軟在北京設立代辦處……

可以說,自90年代起,中國的信息技術市場便開始被美國數據庫產品所統治。

公開數據顯示,當前全球基礎設施軟件市場規模已經超過2000億美元,數據庫占據400億美元份額。數據庫是企業基礎設施軟件市場上最大的組成部分,在IT行業一直被視為“皇冠上的明珠”。

在全球數據庫市場,Oracle一直是當之無愧的老大,緊隨其后的是IBM和微軟,另外還包括收購了Sybase的SAP。

在中國,盡管出現過“去”(IBM、Oracle、EMC)浪潮,但中國數據庫市場98%的市場份額幾乎被海外巨頭占據,至于國產數據庫,只占到個位數的市場份額。

雖然現在最強大的數據庫還是Oracle,但在過去幾年,其看家本領還是過去的技術。隨著中國互聯網和云計算的發展,數據庫技術也相應得到快速發展,以前要想在這一領域實現跨越似乎難以實現,但現在看來完全有可能。

?

另一方面,本土廠商開始在中國市場得到進一步發展。如今,無論是銀行、保險等泛金融行業,還是國企、政府機構、公共安全等領域,國家政策都鼓勵從安全和自主可控的角度全面推行國產數據庫,這對國產數據庫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發展機遇。

過去40年,數據庫的發展形態基本上經歷傳統商業數據庫、開源數據庫、云原生數據庫的演進。隨著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的迅猛發展,海量數據的噴發,已經對數據庫提出完全不同的市場需求。

預計到2021年,云上數據量將超越傳統數據中心。因此,在全新的時代背景下,商業數據庫因為其價格昂貴、高運維難度、低擴展性等特點,讓其在新時代的可用性出現了挑戰。

兼具云計算的彈性能力、開源數據庫的易用和開放的云原生數據庫已經成為最佳選擇,而在云計算方面,中國已經走在了世界前列。

從自研自用到向外輸出技術

國產數據庫要與巨頭一較高下!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Gartner數據庫系列報告中,中國數據庫的比重不斷增加,繼2017年首次中國3家數據庫產品入選報告后,2018年總上榜數據庫產品達到了5家,包括阿里云數據庫、華為數據庫、騰訊云數據庫、巨杉數據庫SequoiaDB、星環科技數據庫。

目前,針對國內數據庫的解決方案主要分為兩種應用,分別為交易處理型和分析處理型。其中,前者處理的是大量的簡單、小規模且同時發生的交易,技術難度大、要求標準高,多適用于金融行業,是數據庫領域附加值最高的類型。

從整個數據庫發展歷程來看,中國的數據庫發展起步雖晚,但發展速度很快,并且中國有很多催生數據庫技術發展的場景是國外所不具有的,例如雙十一。

國產數據庫產業雖具有廣闊的市場前景,但發展過程中也面臨著諸多困難和挑戰有待解決。

比如從基于封閉的傳統式架構遷移到新的數據庫,投入和工作量相對是比較大的。尤其在關鍵系統、接口等方面,國產數據庫還有許多不足,遷移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數據庫廠商必須關注整個生態鏈的建設才能保證工作長遠和健康的發展。

從華為、阿里云、騰訊云等廠商的實踐來看,都是從自研自用開始,逐步拓展到其他客戶以及公開市場。

比如華為數據庫GaussDB并非一個產品,而是一系列產品的統稱,既包含面向OLTP的數據庫,也包括面向OLAP的數據倉庫,還有面向事務和分析混合處理的HTAP數據庫。

到2010年,華為數據庫研發團隊開始對2007年版本進行全面重構,也就是從此時開始,華為數據庫的定位不再局限于內存數據庫,而是向通用關系型數據庫轉變,就成了Gauss OLTP的前身。

2012年GMDB開始大規模商用,主要用于電信計費領域,同時華為內部與電信計費配套的解決方案也開始使用。2007年華為GaussDB開始在招商銀行應用,預計到2019年年底,僅招商銀行就有17套系統在GaussDB上應用。

?

一般來說,云計算廠商提供的數據庫服務都會相對比較豐富,比如阿里云是在Magic Quadrant中擁有最大服務組合的云服務提供商(CSP)。

正是因為云的出現,才給了中國數據庫突破現有數據庫格局的機會。云數據庫按需擴展、按需計費等特征使其獲得了中小企業及互聯網企業客戶。而這種客戶和行業的切入,也會反向推動數據庫技術的發展。

2005年,中國互聯網第一臺IBM小型機就落戶在阿里巴巴,此后阿里巴巴IT系統逐漸形成了IBM小型機+Oracle數據庫+EMC存儲的架構體系,但隨著業務迅猛發展,阿里巴巴逐漸看到了該體系的高成本、低靈活性的壓力,另外Oracle對于管理員的能力要求也非常高。

于是在2008年提出“去IOE”,并于2010年1月正式啟動這一計劃,逐漸在三年時間里完成了全部進程。

在2010年前后,以騰訊云為代表的云服務廠商開始進入數據庫行業,各大云服務廠商也開始提供云數據庫的服務,讓傳統的license服務加上運維服務的模式,變成了云計算模式,傳統軟硬件的采購成本轉變成了訂閱模式,讓用戶的成本大大降低,是商業模式的重大變革。

2014年底,騰訊成立微眾銀行,這是國內首個“去IOE”科技架構的金融機構。而經過內部實踐的錘煉,現在騰訊也加速了將這種能力向外部輸出。

?

在海量數據的時代,數據庫的重要性愈發突顯。雖然國內數據庫產業起步較晚,技術落后于歐美等國,但一批有技術、年輕的中國企業奮起直追,憑技術打破Oracle、IBM、微軟等企業的封鎖和壟斷,使得中國開始成為數據庫標準的制定者。

相信在國家政策、科技人才、企業升級創新等多重因素作用下,國產數據庫必將依靠后發優勢與全球巨頭一較高下。

【科技云報道原創】

微信公眾賬號:科技云報道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來源:科技云報道

標簽云計算
  • 科技云報道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有10年以上科技在記者、云計算專家傾情加盟,世界500強與4A公司營銷人所組成的前沿科技媒體,深入報道云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AR/VR等垂直領域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