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不要“神化”院士王堅

何璽 2019-11-28

原標題:不要“神化”院士王堅

這幾天,“院士”王堅很火熱!

“院士”王堅和他的阿里云“飛天云操作系統”

11月22日,中國工程院官方網站公布2019年院士增選結果,阿里巴巴集團的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成功入選。

中國工程院2019年共選舉產生75位院士和29位外籍院士,他們大部分來自高等院校、科研院所 和大型國企。王堅與他們的不同之處在于,他是一位來自民企的科技精英。所以,王堅也備受各界關注。

對于王堅的當選“院士”一事,業界的評論是實至名歸。但對于王堅何以能評選上“院士”, 非業界人士了解的并不多。中國工程院官方網站沒有發布增選院士的入選“業績”(貌似也不 會),只是將其劃歸工程管理學部,專業為新興交叉領域工程技術創新管理。

在新興交叉領域工程技術創新管理領域,王堅截止目前最為出名的“作品”是“飛天云”操作 系統。這是一個全球領先的云操作系統。它可以將遍布全球的百萬級服務器連成一臺超級計算 機,以在線公共服務的方式為社會輸出計算能力。

當前,“飛天”已經在多個領域成功應用,并產生了巨大的效能。

“飛天”的代表應用為阿里云ET城市大腦。從2016年開始,杭州市啟用了基于飛天操作系統的 阿里云ET城市大腦,將杭州打造成一座能夠自我調節、與人類良性互動的城市。目前,ET城市 大腦接管了杭州128個信號燈路口,試點區域通行時間減少15.3%,高架道路出行時間節省4.6分 鐘。在主城區,城市大腦日均事件報警500次以上,準確率達92%;在蕭山,通過城市大腦自動 調配紅綠燈,可以實現讓120救護車到達現場時間縮短一半。

除了城市大腦外,飛天還演化出ET工業大腦、ET醫療大腦等,用技術改變了工業生產、醫療健 康的方式,能夠有效提升生產制造的良品率,減少庫存損耗,精準預測疾病風險,輔助新藥研 發等。

實際上,我們經常用到的不少服務,背后也是“飛天”在支撐,比如我們常用的12306火車票服 務,雙十一期間的的購物等。

王堅和他的“飛天”正成為新經濟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院士”王堅和他的“在線”思維

璽哥認為,我們在祝賀王堅院士當選的同時,不僅僅只關注它過往中取得的成績,更應該關注 他做事的方式和思維,以及他對行業的思考。

3年前,王堅曾出版了一本名為《在線》的圖書。在書中,王堅用“在線”二字言簡意賅地對為 阿里發展方向進行了洞察。

在王堅看來,在移動互聯網大行于世之前,傳統的社會經濟是處于一種“離散”狀態的。也就 是說,包括制造業、金融也、教育、出行等各領域,傳統上互相之間都存在著嚴重的隔閡,以 數據為表征的各種資源,無法在行業間自由流動和共享,只能被各自的垂直行業束縛起來。所 謂“離散”實際上就是“離線”。王堅的“在線思維”強調,在整個社會經濟層面上,無論企 業還是政府部門,都不能把互聯網僅僅視作一個實現功能的渠道,而應將其作為根本模式來加 以重視。在互聯網模式中,包含網絡、數據、計算這三大要素。其中,網絡是滲透率超過水煤 電的新基礎設施,它的鮮明特征就是“在線”;而數據則是一切生產經營和管理活動的內容基 礎,數據必須是可流動、可共享的,因此數據也必須是“在線”的;計算則是使數據產生價值 ,從而能夠供各方使用的關鍵。計算必須是實時的、對用戶24小時開放的,所以,計算更必須 是“在線”的。

而把網絡、數據、計算這三大要素捏合在一起,形成聚變效應的,就是云計算。因此,所有希 望實現互聯網轉型的企業和組織,都應該滿足兩大特征:“一是要有云計算,二是要在云計算 的基礎上用數據來優化業務。”

此外,王堅還提出了“在線三定律”: 第一、每一個比特都在互聯網上;第二、每一個比特都 可以在互聯網上流動;第三、比特所代表的每個對象都是在互聯網上可以被計算的。

王堅的“在線”思維讓我們看到,互聯網是基礎設施,數據是生產資料,計算是公共服務。其 中,數據成為一種人類自己創造的資源,非從自然界獲取的資源;這種資源不是一種消耗品, 不會越用越貶值,反而越用越值錢。

王堅的在線思維遠不止這些,它值得更多的人去學習了解。

不要“神化”王堅

成功入選中國工程院院士后,王堅成了民營企業院士的先行者,也成了某些人心中的“神話” 。但璽哥要說的是,我們不要去“神話”王堅,他的今天和他個人努力有關,但也是時代發展 的必然。

多年來,我國一直在做科技樹的爬升,并制定了眾多的鼓勵政策。世紀之初,我國就制定了國 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并在“重大專項”中提出:對于以戰略產品為目標的重大 專項,要充分發揮企業在研究開發和投入中的主體作用,以重大裝備的研究開發作為企業技術 創新的切入點,更有效地利用市場機制配置科技資源,國家的引導性投入主要用于關鍵核心技 術的攻關。

而今年的院士“推選工作有關要求和說明”中明確要求,要特別關注在企業特別是集成和民營 企業技術創新中做出重大成就和貢獻的工程科技專家。

這些政策加上多年來全球和我國互聯網產業的蓬勃發展,為王堅的科研之路提供了發展的沃土 。這期間,還有阿里巴巴對王堅的支持。

實際上,在王堅獲選院士背后,還有眾多的協同人員。飛天的成功,也不是王堅一個人的功勞 。

2018年1月,中國電子學會正式公布了2017年中國電子學會科技進步獎獲獎名單,阿里云“飛天云操作系統核心技術及產業化”項目獲得科技進步特等獎。在獲獎說明主要完成人中,飛天操作系統主要完成人員就有10幾人。

除開王堅,還有唐洪,胡春明,武永衛,朱家稷,李超,姜進磊,馬帥,林偉,李俊,陳康,李博,菅驍翔,陶陽宇,楊任宇參與了飛天系統的研發。

應該說,在飛天的研發過程中,王堅是領路人,沒有他就沒有阿里云的今天。同樣地,沒有在背后默默提供艱辛勞動、敲出一行一行代碼的技術團隊,王堅也無法登上今天的高峰。

我們為王堅的堅持和努力點贊,但我們不要“神化”王堅。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何璽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自媒體人。智能硬件從業者,戴極客創始人。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