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美團紅利在即,阿里難擋其勢?

花邊科技 2019-09-25

原標題:美團紅利在即,阿里難擋其勢?

2018年9月20日,美團在香港成功上市。

時隔一年,美團股價再次破上市新高,總市值上探4493.78億港幣,并成為了僅次于阿里、騰訊之后的第二梯隊互聯網公司領頭羊。

時隔一年,美團的腳步不由得加快了起來。

這一年來,從架構調整、人事變動,到不斷深掘的外賣餐飲護城河,美團的動作頻頻。從入局生鮮,到進軍交通出行,再到將勢力范圍鋪設到菜市場中。

在過去的幾年中,美團的外賣業務一直被外界視為是燒錢的行業之一,盈利能力也一直備受質疑。即使是收購了大眾點評后也不例外,2018年全年虧損1000多億元。

但很快,美團就用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給了質疑者一個響亮的耳光。

據財報顯示,美團當季實現營業收入227.03億元,同比增長50.60%;經調整后利潤為15.00億元;總交易額達到1592億元,同比增長28.70%。

為什么僅半年的時間美團就從巨額虧損中迅速盈利,不外乎就是,美團不斷增加服務品類,保持高效的獲客能力,從而加強活躍的用戶粘性。

投中網則認為美團的高歌猛進離不開:競爭對手阿里的不給力,競爭強度的松懈,給予了美團在本地生活服務上對商家的抽成溢價,進而實現了全面盈利。

而這些年來,為了打破與財力雄厚的阿里之間相對平衡,一路開啟戰爭模式走來的美團,實屬不易。

美團,無邊界

2017年,王興曾在《財經》采訪中表示,太多人關注邊界,而不關注核心……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們就會不斷嘗試各種業務。

過去,外界對于美團的打法不甚理解,認為美團過于沒有邊界。但事實上,美團縱橫交錯式的業務結構其實很清晰。

橫向發展的是以玩樂為主的電影、酒店旅行、門票等業務;縱向發展的則是包括自身業務護城河——外賣、到店等在內的餐飲領域,以及針對B端的基礎設施建設和末端食物供應鏈等。

這看似簡單的業務結構,實則是一張韌性極強的蜘蛛網。這張蜘蛛網,其實就是王興曾提到過的Food + Platform系統——美團真正的殺手锏。

通過吃來吸引、保留用戶,再延伸至其他品類,逐漸覆蓋了消費者的整個生命周期,從“吃”到“生活”,從外賣到出行、差旅、娛樂、購物,美團構建了“Food+Platform(食物+全生命周期)”的戰略核心,并實現了完整的線上線下閉環,形成一個超級平臺。

在這一系統的加持下,美團仿佛站在整個食物鏈的頂端,感知著整個蛛網上的細微變動。這是一個用百億美金堆砌出的系統,而且時間窗口美團已經搶跑了多年。

有人曾推斷:其實當時阿里之所以買下餓了么,看中的其實并不是它的團隊,也不是為了流量,而是想要餓了么歷經9年才錘煉出的這套系統。

上市后的美團,不斷擴張邊界,是美團此次捷報不可或缺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團創新業務逐漸擴展到共享單車、網約車、餐飲管理以及生鮮零售。

美團的「共享單車」的美夢幾乎覆滅之后,美團在網約車上采取了投入較少的聚合模式。此外,美團的小象生鮮、美團買菜,如今雖無法與同為生鮮零售的盒馬生鮮、每日優鮮正面硬抗,卻也為美團后續的路線布下陣腳。

畢竟,在外賣領域上,美團超了餓了么,收了點評;在酒店領域上,它照樣超了攜程等,這些都成為了美團證明實力的本錢。

聊到這里就會發現,幾乎對線下行業實行地毯式轟炸的美團,卻一直沒動如今線下的重金所向大多是房與車。為什么美團不做?沒錢沒勢沒能力?其實不然。

在美團看來,房與車「即租房、租車」屬于較低頻的行業,因此此類行業被放到了戰略部署上較靠后的位置。與之不同的是,交通與吃喝玩樂相似,屬于一種較為高頻的行業,因此美團打車就成為了美團的新嘗試。

對于擁有明確方向的美團來說,高頻與低頻分開處理其實是一個不錯的打法。類似這樣的嘗試,美團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后一次。在一場場游擊戰中,美團逐漸構建出自己的線下生活系統。

阿里,餓了么的外賣之爭

八年前,互聯網三巨頭「BAT」分別估值400億美金,是那個時代當之無愧的神話。

如今,阿里、騰訊市值已超4000億美金,再次成為這個時代的神話。反觀,百度手里握的還是當年的那400億,當真是「一念天堂」。

當然了,接下來要說的并非是「BAT」之間「曖昧關系」,而是國內互聯網公司估值最高的阿里,與美團之間的「感情糾葛」。就像上文說到的,阿里為了得到與美團相似系統,從而收購了餓了么,頗有些霸道總裁的感覺。

有數據顯示,作為一個人口基數大的國家,中國擁有近8億的城市人口,按照每日三餐計算,全國每天就有25億的餐次。就目前美團、餓了么的數據來看,兩者加在一起都不到2%,換言之,這個行業的體量很大,發展空間也很大。

美團與餓了么之間的競爭,其實可以分為兩點。

其一,是建立在Food + Platform系統上。食客在誰的手上,餐廳的B端就在掌握在誰的手里。

就目前來看,美團對于邊界的拓寬,使得服務產品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豐富,因此美團的用戶、商家和配送網點等都有明顯優勢。

其次,效率。眾所周知,餓了么的效率不及美團。有專家斷言,在餓了么的配送系統能夠服務阿里的盒馬鮮生等業務時,它的效率才能勉強與美團抗衡。

畢竟,多年來美團涉獵的行業一直很廣泛,構建出的網狀服務系統,并非是餓了么單槍匹馬就能匹敵的。阿里能否助攻餓了么億「錢」定江山?

與4600億美金估值的阿里相比,美團手中的4400億港幣的估值有些輕,卻也不是毫無分量。若是將「效率」兌入到「金水」中,當雙方互潑「金水」時,在阿里看來是得不償失的。

阿里收購餓了么并非是看中了「餐飲外賣」這一行業,就像上面提到的,阿里其實是看中了系統建立在「外賣」之上的系統,其主要目的仍然是借助系統的力量繼續鞏固護城河。

再加上,拼多多背后有騰訊撐腰,兩者之間的默契,與日漸增長的市值,都讓阿里分身乏術,無法全身心的投入到與美團之間的競爭中去。

因此,即使是財力雄厚的阿里,帶著餓了么和口碑,也無法與美團正面抗衡。畢竟阿里側重點不同。與此同時,今年7-8月美團的補貼比例下降,這也說明了美團的用戶黏性與護城河夠穩固,即使補貼福利比餓了么少也不會影響其用戶、商家的使用率。

前不久,阿里將高德、口碑與餓了么三個結合,得到了一個新的服務項目。

用戶在使用高德地圖時,搜索餐飲、親子等門店位置,或用「探索附近」功能搜索「美食」,將一鍵直達由口碑、餓了么提供的門店頁面,直接享受「排號、預定、外賣、預定自提」等服務。

其實早在幾年前,高德就曾試過這個戰略手法,但是效果并不好,如今經過阿里的手,仍未出現「回春」的現象。

各部分之間相互串聯,想法挺好,但是獨立出來的各生活部門,與美團融為一體的戰略相比,顯得有些繁瑣。因此,仍處于一個觀望期。

商家,口嫌體正直

羊毛出在羊身上,美團此番盈利最根本的源頭就是商家。

在過去,餓了么、美團兩個平臺打的是價格戰,商家吃著兩家的補貼紅利。到了2018年,美團上市,餓了么被收購,塵埃落定后雙方停戰,開始做起了盈利的生意,此時的商家開始過起了苦日子。

在過去,與餓了么相比美團給予商家的是更多的補貼和較少的抽成,而現在為了盈利,美團給予的補貼越來越少,抽成也從過去的8%,漲到了現在的20%-30%。

在外賣平臺行業內中,抽取傭金主要分為兩種模式,平臺配送和商家自行配送。目前,在美團上平臺配送的訂單占比近70%。

有相關數據統計:在餓了么上,平臺配送的商家抽傭率約為15%-25%,自行配送的商家抽傭率約為5%-8%;在美團上,平臺配送的商家抽傭率約為15%-25%「商家反映多為22%」,自行配送的商家抽傭率約為5%-10%。

這組數據上就可以看出,餓了么在優惠上就有著些許優勢,但是這并沒有動搖美團在商家心中的地位,為什么?其原因大致可以分為兩點。

其一,美團的價值觀是,消費者第一,商家第二。為了協助平臺拉新,美團會要求商家去做滿減活動。例如,滿30減5等。因此,美團的這個政策更吸引用戶。畢竟想要留住商家,除了降低抽成外,消費者的活躍度也是重要一環。

其二,美團豐富的服務品類。很多餐飲店為了節省成本,多開在人流量較少的地方,因此想要增加獲客量,只能借助美團和餓了么的平臺。就目前的局勢來看,美團的用戶粘性更強,品類服務也更豐富,因此,商家在上面的曝光度也更高。

在想要快速盈利的情況下,猛薅商家的羊毛是一個不錯的辦法。美團在自身緊密系統的加持下,商家一時也難以找到與之相抗衡的平臺,即使滿口怨言也只能排隊交錢。

結尾

曾被詬病「無邊界」的美團,逐漸放慢了開疆擴土的腳步;被視為虧損成癮的它,也用盈利財報和4000億港幣的市值證明了自己。

但美團的野心遠不止與為此,王翌曾提出的「萬億美團」才是它的目標。總的來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們仍需努力。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阿里
  • 花邊科技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花邊科技:八卦趣聞科技,閑評潮范互聯網;嘮嗑生活破事!每天為你速遞最新最新、最鮮、最活的互聯網科技尿點。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