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陌陌再戰短視頻,目標不是抖音、快手,而是再造出一個“陌陌”

郭靜的互聯網圈 2020-01-14

原標題:陌陌再戰短視頻,目標不是抖音、快手,而是再造出一個“陌陌”

最近,短視頻平臺抖音日活躍用戶數突破4億的消息引發人們的關注。抖音僅僅只用了3年多時間就達到了絕大多數互聯網公司完全做不到的水平,抖音何時會停止增長?抖音為何能成長的這么快?不少人對抖音都有此類疑惑。

事實上火爆的不只是抖音一個平臺,整個短視頻產業都很火,快手的日活超過3億,好看視頻、微視的月活都超過千萬級別。

學習抖音、快手的公司來了一波又一波,但學來學去,都沒能成為下一個抖音、快手,看似不高的護城河阻擋了一批批“投機者”追趕。

陌陌曾在2018年就有過短視頻的嘗試,一次性推出“誰說”和“超有梗”兩款短視頻APP,可惜這兩款產品都悄無聲息,轉機出現在2019年8月底。一款名為“ZAO”的短視頻App開始在朋友圈突然爆紅,跟以往的魔漫相機、臉萌、足記、天天P圖、啪啪等產品一樣,“ZAO”迅速登頂App Store總榜第一名。“ZAO”的背后正是陌陌。

隨著時間的推移,“ZAO”也沒躲過“火一把就死”的劫難。七麥數據顯示,“ZAO”App從2019年10月份開始后便開始走下坡路,目前排名已經位于App Store免費榜的1000名之后,泯然于眾。

“ZAO”的情況對陌陌來說并不是壞事,或者說并沒有超出預料之外,工具型產品要想持續火爆的概率極低。但是通過“ZAO”,陌陌卻能收獲不少,比如,對圖像、視頻的AI識別能力、公司對產品瞬時流量出現峰值的應對能力、對短視頻的理解等,這些都不是紙面上的貨幣所能體現的。

再戰短視頻

2020年1月8日,陌陌新的短視頻產品“對眼”開始上線,陌陌對它的定位是相機社交,通過“對眼”,陌陌再戰短視頻。

據郭靜的互聯網圈觀察,“對眼”的iOS版和Android版均已上線,支持手機號、微信、Apple ID三種方式登錄,用戶可修改頭像、昵稱、簽名、ID、性別、生日的相關信息。

從產品來看,盡管“對眼”也是短視頻產品,但它的目標并非抖音、快手。主要區別在于:

1.對眼的主屏是工具,而非feed流。用戶打開抖音、快手的App,主屏顯示的是來自其他賬號分享的各種短視頻內容,普通用戶在其中的價值是“看”。而對眼的主屏是相機工具,它會引導用戶創作視頻進行發布。

2.對眼可以對私聊天,抖音、快手則不支持。用戶在對眼上可以直接與視頻主進行私聊對話,而抖音、快手則需要對方確認。

3.對眼更強調社交屬性,用戶可以在視頻頁面看到視頻主的年齡、性別、距離、某時間內活躍。

4.對眼暫無用戶認證體系,這樣就很難形成擁有大量粉絲的“大V”用戶,而是更多的普通用戶,彼此就能進行社交互動,而不是訂閱式關系。

5.對眼主屏左滑會進入到“消息”列表,該列表頁可以添加其他好友,也可以查看與其他用戶的聊天記錄。

外界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對眼是在對標字節跳動旗下的視頻社交產品多閃,因為兩者都是短視頻社交。不過,對眼跟多閃也有本質的不同。

多閃的slogan是“抖音好友社交App”,它更傾向于跟抖音之間的連接,目前僅支持抖音ID登錄,用戶在主屏內看到的是“好友再看/好友多閃”,而且多閃還可以發起“群聊”。

對眼當前的版本并沒有體現出與陌陌之間的直接聯系,如果不是專門去用戶協議和隱私政策中,用戶很難知道這是一款陌陌旗下的產品。用戶想要添加好友/分享到其他平臺,都不支持陌陌。

對眼更加強調用戶與視頻主之間的互動關系,而不是分享者與訂閱者的關系,它更希望能產生社交價值。

當然,這款產品的基礎介質仍然是短視頻,而不是圖片/文字,用戶發布的以及瀏覽的內容都是以短視頻為主。

再造“陌陌”

對眼直到上線3天后,才有媒體關注,用戶對它更是陌生,這與ZAO形成鮮明的對比,ZAO App是因為先在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網絡上爆紅后才被媒體發現。盡管沒有成為“爆款”產品,但陌陌對對眼仍然是充滿期待的,如果對眼能夠成功,很有可能會再造出一個“陌陌”。

一方面,短視頻無疑處在最好的時候。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發布的《2019中國電視劇(網絡劇)產業調查報告》顯示,2019年短視頻用戶使用時長首次超過長視頻;在用戶規模上,短視頻也以32%的同比增速達到了目前8.21億的月活數(MAU)。

用戶習慣上,用戶已經接受了短視頻這種介質。而短視頻制作工具和相關通道也在不斷加速提升。一個是5G,一個是智能手機,中國移動預計,2020年5G手機市場規模將超過1.5億部,智能手機也在從基礎功能上不斷提升短視頻的相關能力,比如攝像頭數量、防抖功能、美顏功能等,這些基礎設施的完善,對于短視頻這一介質將大大有利。

另一方面,社交行業很有可能出現新的機會。自2019年起,社交行業不斷有新的產品推出,多閃、聊天寶、馬桶MT、狐友、聲波等社交產品絡繹不絕,就連擁有微信和QQ的騰訊也沒坐住,接連推出貓呼、輕聊、歡遇、朋友等7款社交產品。

大家都在做社交產品,說明兩個問題,一是當前的社交行業需要有新的變量,二是社交行業可能有新的機會,市場總有需求未被滿足,互聯網行業也不存在誰能永遠得人心。

陌陌并不是一家害怕競爭的公司。2011年初微信推出后,陌陌僅隔了半年就上線,其后,既有來自微信的競爭壓力,同時也有各種陌生人社交產品與陌陌競爭,但陌陌最終還是殺出了一條血路并成功轉型成直播公司。

如今,市場上同樣存在各種各樣的社交產品和短視頻產品,但是否市場就沒有機會了呢?關鍵還是要看最后是怎么做的。

陌陌對對眼的期待還表現在,陌陌并不希望它只是陌陌的升級版,或者只能從陌陌身上延展出來的一款產品,陌陌希望對眼能夠獨立發展。

據郭靜的互聯網圈觀察,對眼并沒有對眼并沒有套用陌陌的社交關系鏈,它的整個關系鏈都是全新的,就像曾經陌陌打造出的一套關系鏈一樣,對眼同樣是陌生人社交,但它跟陌陌App沒有任何關系。

如果對眼最終能夠獨立發展出一套社交關系鏈,它就是一款全新的社交產品,至于最終是靠游戲、電商、直播、廣告賺錢,有了用戶量和關系鏈,變現并不是大問題。

對眼的壓力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ZAO的爆紅讓它短期內獲得了大量用戶,而對眼沒有這種機遇,就意味著它必須依靠自己的方式來獲取新用戶,社交產品最大的價值便是用戶,只有足夠多的用戶通過復雜的社交關系連接在一起,整個產品才能活起來,否則,用戶流失率會奇高。

對眼當前的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用戶量、用戶留存率、用戶活躍度。陌陌2019年Q3季度財報顯示,2019 年 9 月,陌陌主App月度活躍用戶為1. 141 億,可惜的是,陌陌的這些基礎資源并不為對眼所用。也就是說,它會和所有市面上流通的新產品一樣,需要自己解決用戶增長問題。

還有一個現實是,短視頻確實很火,用戶規模、用戶習慣都很好,但最終這些用戶憑什么能成為對眼的用戶呢?它的產品價值又是什么?

如果僅就“相機社交”而言,目前市場上類似的產品也不少見,比如美圖秀秀,對眼的差異化又體現在哪里呢?

沒有陌陌助力,就意味著對眼一切都只能從零開始,當前的移動互聯網環境下,獲取新用戶的成本并不低,另外,很多時候并不是由成本決定的,而是產品和產品價值,就目前來看,暫時看不出對眼的優勢所在,它能為用戶解決什么問題。

另外,陌生人社交的天花板就是陌陌,對眼將來會不會成為跟陌陌競爭的產品呢?

對眼更想強調的是社交能力,而不是短視頻的內容,可沒有內容這個內核在,社交的誘因又沒辦法激發出來。

陌生人社交很有想象空間,但要想把它做大做強,難度卻越來越大。陌陌2019年Q3季度財報顯示,Q3季度營收增速下滑至22%,系歷史新低。與對眼這個創新業務相比,陌陌又該如何解決營收問題呢?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社交
  • 郭靜的互聯網圈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搜狐IT自媒體成員,微信公眾號:郭靜的互聯網圈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