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萬瓷王”常程離職,失去“話筒”的聯想手機,還能再響起來嗎?

郭靜的互聯網圈 2019-12-31

原標題:“萬瓷王”常程離職,失去“話筒”的聯想手機,還能再響起來嗎?

導語:聯想手機業務總經理常程離職的消息再次引發業界嘩然,常程執掌聯想手機業務的時間并不長,但是相比較之前的負責人,常程對聯想手機的盡職盡責讓人記憶猶新。他常常語出驚人,各種“碰瓷”,更是被網友戲稱為“萬瓷王”,只要他想碰的瓷,就沒有碰不到的。若沒有常程的數次“碰瓷”,大家估計都快把聯想手機給忘了,可惜,連他也走了,聯想手機的故事又將如何延續。

以下是正文

------------

“口水戰”在智能手機行業是一種非常常見的營銷方式,一方面,通過“口水戰”能夠把話題給引熱,從而擴大品牌知名度;另一方面,“口水戰”能讓普通消費者對品牌的感知度增強,消費者也喜歡看大佬之間的互懟。

曾任金立總裁的盧偉冰,在金立的時候并不熱衷于社交網絡,但一去小米,盧偉冰風格突變,迅速跟雷軍一樣,火力全開,“懟天懟地懟友商”。

每家手機廠商都至少有一位大佬長期在微博上保持活躍態度,要么爆料自家產品信息,要么充當跟其他手機廠商打“口水戰”時的“話筒”。華為的余承東、小米的雷軍/盧偉冰、OPPO的陳明永/吳強都有這樣的角色在里面。

與華為、小米、OPPO相比,聯想手機的存在感并不強。從2015年起,聯想手機在中國的出貨量便呈斷崖式下滑,GfK的數據顯示,2017年聯想手機在中國市場的銷量只有179萬臺,前十大手機廠商中,聯想排名倒數第一。

常程讓聯想手機再次“上頭條”

聯想手機的轉機出現在2018年1月。常程調任MBG中國業務產品組織負責人,負責聯想在國內的手機研發。

常程很快進入角色,多位手機品牌都被常程“光顧”過。

1.蘋果

2018年1月23日,常程上任后的第一把火燒向了蘋果。常程在微博上提到稱,“iPhone X成為最快被淘汰的一只iPhone”。

iPhone X是蘋果十周年的經典之作,外觀上拋棄iPhone 6的傳統樣式,改成頗具蘋果特色的劉海屏標志,iPhone X是蘋果第一款支持Face ID的手機產品,并且也取消了手機用戶熟悉的Home鍵,很多老果粉一開始都罵蘋果。

各大手機廠商大佬們一開始也對劉海屏各種吐槽,但意外的是,iPhone X的口碑和銷量卻很好,許多果粉一邊罵一邊買。其他廠商眼看著也坐不住了,而且要想支持人臉識別,劉海屏部分并沒有太多的解決方案,大佬們就開始收回了自己的話,也紛紛推出劉海屏設計的智能手機。

常程評價iPhone X的時候,劉海屏已經泛濫成災,iPhone X也是當時口碑和銷量的手機,常程在此時“唱反調”,很容易被外界認為是“碰瓷”。

2018年秋季,蘋果發布了旗下首款支持雙卡雙待的機型,常程估計是看了直播,2018年9月13日早上5點37分,常程在微博上提到:“iPhone終于要雙卡雙待了,好事就要接二連三,我們10月見”。

硬蹭iPhone XR熱度,常程也是沒誰了。

當天中午,常程更是發表了驚人言論:“一只Apple迄今為止都做不到的產品”,配圖是iPhone XR與聯想Z5的對比。

2019年秋季,蘋果發布了iPhone 11系列新品,常程又開始蹭熱度,他提到:“等了好幾個月,雙景Vlog終于迎來了對手”。

iPhone X、iPhone XR、iPhone 11這三代產品,都被常程給“安排”上了。

2.小米

蘋果畢竟是業界的標桿,懟的太過頭也不太現實,蘋果之后,常程又將苗頭對準了小米。

2018年6月1日,常程在微博上提到:“想看聯想Z5和米8對比的出來點個贊,轉發過萬即放懟米照”。

2018年10月,聯想S5發布前夕,聯想又開始懟小米。他提到:“沒有無損光學變焦,連黑板都看不清楚,更別說無敵美女老師了。這樣的青春不能忍”。隔天常程又來了一條,“什么技術會比‘底兒大一級壓死人’更黑”。背景圖上是顯示小米8相關字樣。

2018年11月,常程繼續懟小米,“杭州,整個江湖都在說‘聯想手機性價比已經全面超越小米’”。

另外一條微博上,常程懟小米的意圖也很明顯,背景配圖是“顫抖吧,小米”。

2019年初,常程又開始了跟紅米Note7的性價比對比。

2月22日,常程轉發了網友將小米9與聯想Z5 Pro GT對比的微博,并表明聯想憑的是哪兩點勝出。

小米9發布的時候,曾提到過“超級能打”,4月30日,常程也在微博上宣布,“超級期待,又一個超級能打的產品下個月就要發布了”。

3.華為

常程并沒打算華為這個熱點。

2018年6月8日,常程發布了一條手機對比微博,微博圖上對比的產品是聯想K5note、榮耀暢玩7C、紅米S2、華為暢享8,最終結果是聯想K5note完勝。

2018年618前夕,常程發布了聯想手機在京東上的排名,“44分鐘保持第一,力壓小米和榮耀”。

2018年10月中旬,華為發布mate20系列,它的外觀圖很早就流傳出來了,因為背部攝像頭原因,被網友戲稱為“浴霸”。9月30日,常程在微博上也發布了新機的宣傳圖,而背景圖的文案是,“十月,浴霸不能”。

2018年11月1日,常程又開始發手機對比圖,對比對象分別是聯想Z5 Pro 和小米MIX3、榮耀Magic2,毫無疑問,又是聯想Z5 Pro最突出。

2019年9月26日,有網友發布了華為Mate30 Pro和聯想Z6 Pro超廣角硬件對比的微博,常常善意地評論,“Mate30加油,聯想下一個新品目測45+”。

2019年9月,小米和榮耀開始互懟,常程轉發了盧偉冰的微博評論稱,“別爭了,都沒有”,潛臺詞是他們都沒有實用價值。

你以為常程只是懟友商嗎?他狠起來連自家產品都懟。2018年1月23日,有數碼博主吐槽OPPO不更新,常程轉發后稱,“貌似聯想手機才咔咔不更新...”,吐槽自家手機產品的大佬,常程算是第一個。

常程在任上,聯想在國內發布的手機產品有聯想K5 Pro、聯想Z5 Pro、聯想Z6 Pro、聯想Z6青春版、聯想Z6。僅就產品而言,這些產品都不算出色,但若非常程不斷安利,網友們怕是不太會記得聯想手機的存在。

2019年3月20日,常程發布了上任后的成績單,一年前的今天S5發布,聯想手機銷量,市場排名第32位,一年后的今天,聯想手機銷量,市場排名第9位,其中線上銷量,市場排名第7位。

常程離職,聯想手機失去“話筒”

常程既是聯想手機在中國區的負責人,但同時也充當著聯想手機在微博上的“話筒”角色,就像雷軍、盧偉冰和余承東一樣,既能不時地“泄密”自家產品信息,也能不時地跟消費者互動。

如今,常程離職,誰又能填補常程的角色呢?

常程宣布離職消息的同時,聯想方面也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常程的工作將由聯想集團副總裁、聯想移動亞太新興市場負責人趙允明代管。

這意味著此時聯想手機在中國區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首先,需要有相對應的產品能夠接上聯想Z6 Pro、聯想Z6,很有可能在常程離職之前,聯想團隊就在打造相對應的新品系列,但這個過程需要時間。

其次,業界對常程相對熟悉,常程身上貼著濃濃的“聯想”標簽其他人物上臺的話,新面孔很難有吸引力。

最后,常程在社交網絡上有著非常龐大的影響力,他在微博上的粉絲量達316萬,系聯想手機業務線最大的“大V”,新人上任要想打造出常程的影響力非常困難。

沒有一個to C的“話筒”存在,聯想手機很難貼近消費者,跟消費者站在一起。實際上常程除了經常安利聯想手機產品外,他還經常跟網友們進行互動,這大大加強了網友對聯想手機的好感度,現在都需要從零開始。

聯想手機還能再響起來嗎?

沒有常程這位靈魂人物在,聯想手機在一眾手機廠商中如何保住自己的位置呢?聯想手機還能再響起來嗎?

聯想公布的截至2018年12月31日第三財季業績顯示,MBG(移動業務集團)在中國市場營業額四倍于去年同期,稅前利潤率大幅增長。顯然,常程執掌聯想手機的這段時間,聯想手機還是有成績的。

2019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頭部效應加劇,中尾部手機廠商市場生存空間越來越小。IDC的數據顯示,2019年Q3,聯想、三星、諾基亞、魅族等手機廠商加起來在中國的出貨量僅510萬臺,百度指數手機行業排行榜中,聯想手機未進榜單前20名。

這意味著聯想手機需要解決當下的問題:

1)打造出足夠好的爆款產品;

2)保持足夠多的產品更新迭代速度,像華為、小米、vivo、OPPO的新機推出速度遠遠高于聯想;

3)重新將聯想手機品牌給打響;

4)打造出完善的手機零售供應鏈;

5)保持接地氣。

郭靜的互聯網圈認為,上述問題并不是單獨存在,而是相互連接,需要所有的都做到最好,才有可能讓聯想手機在中國市場重新立起來。

信通院的數據顯示,2019年1——11月,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同比下降5.4%,智能手機的高增長時代已然結束,行業競爭的壓力不僅在聯想身上,也在華米OV身上,誰都不敢說輕松。此時聯想手機負責人換帥,無疑會讓聯想手機的未來更迷惘。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聯想手機
  • 郭靜的互聯網圈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搜狐IT自媒體成員,微信公眾號:郭靜的互聯網圈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