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網約車行業的轉機:Uber and Lyft轉型進行時

GPLP 2019-12-06

原標題:網約車行業的轉機:Uber and Lyft轉型進行時

來源:VentureBeat

編譯:李珠江

編輯:瓊涼

審校:周鶴翔

來源:GPLP犀牛財經(ID:gplpcn)

Uber改變傳統打車模式已經過去了10年之久。

對于網約車行業而言,2019年將成為網約車行業的噩夢。對于那些轉向利潤率業務的投資者來說,他們的擴張已經到頭。二級市場企業IPO的價格多數未達到預期水平,并且在過去一年中穩步下降。此外,Uber 和Lyft都宣布了各自公司創紀錄性的虧損。

同時,公共部門對這些網約車平臺不斷施壓,要求他們解決可持續性發展問題。今年早些時候,紐約市宣布了對空駛網約車的限制,加利福尼亞州也最終批準了AB5號提案,該提案要求公司在進行核心業務活動時將合同工視為雇員,這將對網約車平臺產生重大影響。(初步審查后,Uber和Lyft為每位司機每年額外支付一萬美元,以便為平均每周駕駛15小時的兼職司機提供20美元每小時的最低工資。)

此外,新澤西州勞工部已要求Uber 支付6.5億美元的未繳就業稅。最后還有一點,倫敦交通部近期表示,由于安全問題,Uber將不會獲得在倫敦運營的新許可。

雖然網約車行業已經發展壯大,但我們不能認為他們已經大到不能倒閉。

為了重新獲得地方信任并使網約車行業成為不可或缺的行業,這個行業需要將自己定義成能夠為社會解決擁擠和公共問題的行業,以此幫助社會減少私家車的使用和碳排放。解決這些問題,便可以約等于解決了價值數千億美元的生意。因此,網約車平臺和當地有非常明確的動機來共同來實現一價值。

這是實現15-20%未計利息(EBITDA)的路線圖,同時也能使司機的工資翻一翻。現在正是結束零工經濟和無序資產擴散時代的時候。

回顧過去十年

退一步說,我們應該承認Uber對我們所經歷的“新出行變革”有所貢獻。無可否認的是,在十年之內,這家公司改變了城市的交通格局,它擴大了按需出行的規模,實現了基于智能手機的移動化。我們可以說,網約車服務通過幫助人們更快地進入經濟和社會活動中心,對城市流動性產生了積極影響,尤其是在公共交通效率低下的地區。更重要的是,從數量上來看,這個行業毫無疑問增加了就業機會。

然而,這些積極因素在很大程度上被消極因素抵消了,而Uber和Lyft理應為此負責。多年以來,學術研究表明,網約車服務對城市交通擁擠和環境污染產生了負面影響。而且在創造就業方面,乘車服務確實已經創造了一個“自由職業司機的階級”,他們工作時間長,薪水低,缺乏社會保障。簡而言之,Uber的擴張并沒有實現其為社會帶來更大利益的承諾。

回到最初的愿景:“更多的人乘更少的車(人多車少)”

2016年,我們聽到Uber的口號是“更多的人乘更少的車”,現在它仍然是個很好的想法,而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值得關注。到目前為止,Uber的拼車服務Uber Pool還未取得成功,原因就是對司機的消極激勵,不完善的出行優化算法以及總體上的人員流動風險。

為了兌現拼車承諾,平臺必須雇傭司機以滿足顧客需求。這將使得車隊運營商(即乘車公司)充分優化所有行程,以最大限度地增加車隊總收入并更好的滿足需求。司機將不再能夠切換應用程序或拒絕載客,這將解決當前模式中最重要的低效率問題。

除了調度優化外,平臺還必須重新考慮如何用更少的車輛來滿足相同水平的需求。這將要求Uber將Uber Pool轉變為公司的核心業務。各個移動領域專家(學術界和專業初創公司)的最新研究表明,優化車隊調度和將乘客集中到車輛中,可能會形成一個比目前網約車公司規模小5-7倍的車隊。

將這些調整應用于Uber或Lyft的損益上,網約車可以通過大規模運營并優化車隊,實現15-20%毛利率。這僅僅考慮了有限的車輛租賃和保險的規模經濟,這是當前模型優化的第三個層次。由于司機不再局限于一輛車,平臺可以優化資產利用,并從車輛接入和基礎車隊服務的規模經濟中受益。

必要的模式轉變:將網約車作為公共交通

要達到這一優化水平,就需要管理規模化的車隊并限制競爭影響。在這些特定條件下,網約車平臺成為按需出行的大規模運營商。這將解決當前的網約車市場面臨的兩個最重要的問題:資產優化問題、乘客和司機方面的資金浪費。在這種新模式中,網約車運營商的盈利能力與公共利益相關的問題是一致的,比如減少城市的交通擁堵和污染。

通過向城市提供一流的技術功能以及龐大的用戶基礎,網約車公司甚至能夠走得更遠。城市管理人正努力實現交通運輸管理的現代化,例如,迄今為止還不太成功的數據平臺或MaaS的創建,這些平臺的創建旨在將多個運輸供應商整合到一個移動應用程序中,并且無縫地處理旅行和支付數據。像Uber和Lyft這樣的技術型公司就可以幫助他們用更成功的方法來搭建平臺。

除了他們的核心服務外,網約車公司還能夠為創建MaaS平臺,或者設計模擬工具提供服務來幫助優化城市規劃設計。這兩家公司在實施交通擁擠定價方面也將非常有用,并且可以利用其駕駛基礎(例如,為汽車配備空氣污染傳感器)提供其他服務。平臺和城市之間也能有很多雙贏的機會。

然而,為了實現與城市的協作,網約車平臺將不得不大幅度改變組織構架。城市需要量身定制的解決方案,而當前一刀切的方法將行不通。網約車公司需要強大的本地團隊并具有強大的決策能力,可以要求特定的功能,類似于公共交通運營商結構。

這需要觀念上的轉變。

因此,最大的問題是:在機會之窗打開時,Uber和Lyft是否準備進行轉變?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GPLP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GPLP是專注于創業、投資的專業的咨詢平臺,旨在為創業者以及投資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業、銀行等提供專業的內容、最新的行業形勢及最客觀的解讀,同時還包括組織線下交流活動,為行業發展貢獻力量。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