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從Uber裁員 看它不斷改變的商業愿景

GPLP 2019-10-21

原標題:從Uber裁員 看它不斷改變的商業愿景

編譯:李珠江

編輯:瓊涼

審校:周鶴翔

來源:GPLP犀牛財經(ID:gplpcn)

今年以來,Uber一直備受關注。這家共享出行公司于今年五月上市,并且公布了其極為大膽的增長計劃,然后在2019年第二季度發布了有史以來最大凈虧損:52億美元。

據悉,本周Uber又進行了新一輪的裁員,以期能在11月初發布第三季度財報之前大幅度削減成本。

無法繼續盈利的Uber

在經歷了投資者的嚴密監視和股票連續暴跌的情況下,Uber這頭看似猛不可擋的猛獸終于意識到,它已無法繼續賺錢。面對來自美國Lyft和英國Bolt等競爭對手日益激烈的競爭,Uber一直在積極地擴展新的產品和業務,包括Uber直升機,自動駕駛技術和外賣。

實際上,Uber第二季度的成本增長了147%,達到驚人的87億美元,其中包括研發支出的大幅增長。

五月份在紐交所上市之前,Uber承認它可能永遠無法盈利,當時它的負責人為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然而,六個月過去了,Uber正急切地向投資人證明,它的產品線和服務,包括它核心的打車業務,將推動營收的增長。

其中,前景最好的是Uber Eats,這個成立三年的業務在2019年上半年,為Uber帶來了10億美元的收入,收入同比增長80%。相比之下,打車業務僅增長了6%。與無人駕駛汽車計劃不同,Uber Eats是有希望在短期內增加利潤的。如果做對了,外賣將是一項有利可圖的生意。但是,這個領域的競爭非常激烈,為了贏得更多的市場份額,推廣成本會提高。

還沒有學會走路,就想先跑起來

和許多獨角獸公司一樣,Uber的根本問題在于:還沒有學會走路,就想先跑起來。

Uber野心太大,又想一口吃成胖子,想打造多個“現金牛”,但卻沒有建立一個適合未來發展的穩定組織結構。

他們過于關注短期內的擴張和增長,同時制定的長期戰略由于其無法控制等因素,可能在數年內都行不通。例如,無人駕駛汽車,雖然被廣泛地認為是汽車行業的未來,但目前全球基礎設施尚不健全,無法讓這些想法立刻轉變為現實。這個部門裁員的事實也未幸免,,這也就充分說明了問題。

Uber,是時候成長起來了

這家公司是時候成長起來了。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Uber解雇或者重新安置了 1%的員工,這是Uber最重要的時刻;它需要集中精力,剝離利潤較低、非核心的業務,包括精簡員工,作為平衡其賬目的嘗試。

霍斯羅薩西(Khosrowshahi)為Uber“新常態”的布局付出了代價。如今備受關注的戰略裁員表明,該公司正在為此付出代價,并糾正由于結構缺乏嚴謹而導致的意外性重復工作。

雖然宏偉的抱負和積極的創新是值得贊揚的,但如果沒有適當的業務配置和嚴格的中期規劃,那么這些想法終將難以實現。簡而言之,Uber發展得太大太快,招聘和擴張都沒有考慮其商業后果,到現在終于意識到它需要回歸到最根本的問題,并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從零開始,我們將會是什么樣子?”

然而,現在Uber終于成熟起來,但這對那些被裁的員工沒有絲毫安慰作用,只能希望被裁員工的犧牲沒有白費。公司的人員重組將不可避免地有助于消減支出費用,但是Uber需要記住,它的員工越優秀,產品才會越好。如果想要保持增長,它就應該把員工放在首位。先前對員工不夠重視,不僅打消現有員工的積極性,而且很有可能影響它吸納優秀人才,以幫助公司實現愿景。

總而言之,在追求成為日常生活的必備軟件的道路上,Uber要摘掉有色眼鏡,控制過度開支,以避免更多的人乃至產品,成為附帶損失。

顯然,Uber是一家有愿景的公司,但它是否能實現盈利尚待證實。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GPLP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GPLP是專注于創業、投資的專業的咨詢平臺,旨在為創業者以及投資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業、銀行等提供專業的內容、最新的行業形勢及最客觀的解讀,同時還包括組織線下交流活動,為行業發展貢獻力量。
    分享本文到